楼主: 刀|刀

【社区活动】同人文作品大征集!寻找最精彩的吴苋故事!

  [复制链接]
抢楼 抢楼 本帖为抢楼帖,总积分大于100可以抢楼   【还有 结束 】

1万

积分

1618

人气

189

粮饷

凤引九雏

Rank: 9Rank: 9Rank: 9

坚持不懈持之以恒韬略志坚剑眉星目巧笑嫣然珠纱遮面

发表于 2018-1-9 17:15:0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小留 于 2018-1-10 21:22 编辑

《人,是不能寂寞太久的》

【一】
人,是不能寂寞太久的。

积雪漫过台阶,老宫女们扫雪闲聊:
「今年的雪好大,比那年还大。」
「哪年?」
「先帝迎娶太后的那年。」
「嘘!」
太后吴苋,闭目似寐。想起来,她的前半生像这雪,似真似幻:出身名门、嫁如意郎君、丧夫守寡;再嫁、成皇后;又丧夫,被尊为太后……这就是算卦先生说的「大贵之命」吗?

【二】
「这是孩儿为母后挑选的礼物。」
刘禅手舞足蹈地献宝,没半点儿皇帝的威严。皇后张星彩,浓眉大眼,倒是活泼泼的。
「母后,上元节您怎么过?」
「我一个人,就在宫里点点灯呗。」
「那多没意思,我跟彩儿说一起出宫玩。彩儿说不合规矩,要被臣子教训。」
「自然。」
「当皇帝真不好,十七岁那年我偷偷出宫去找彩儿,什么事都没有,第二天岳父大人还突然同意婚事了呢。」刘禅又苦恼又炫耀,张星彩一脸窘迫地暗扯他的衣裳。

——真不知害臊啊。

刘禅又抓起一支金钗:「这是车骑将军刘琰的夫人胡氏献给彩儿的,孩儿觉得好看,抢来孝敬母后了。」

——张星彩若是喜欢,你能抢过来?莫名地,一股名为生气或嫉妒的情绪在蕟酵。吴苋皱起眉头,长长的娥眉像一把寒剑刺入鬓蕟。二人走后,长乐宫又陷入死寂。入夜,吴苋梦见一阵笑声,她寻过去,只见年幼的刘禅牵着小张星彩,两个小豆丁踩雪翻过矮墙,青梅竹马,两小无猜。

【三】
蜀中有规矩。
正月,重臣的女眷需进宫向太后祝贺新春。
「草民胡氏祝太后福寿安康。」
「胡氏?」

吴苋抬眼看去,胡氏极美,虽为人妇,眸中却一派天真。胡氏生性腼腆,温顺,自小养尊处优,嫁刘琰后亦极受宠爱——是个单纯如雪、未曾受过半点儿疾苦的女子,幸福得,叫上天都嫉妒。吴苋微微皱眉。
「哀家近日倍觉无聊,胡氏小住几日吧。」吴苋叫来老宫女,「将她领去白雁屋。」
「是,太后。」胡氏依顺地听从了。

晚上。
一见吴苋,胡氏跪在地上面无血色:「请太后恕罪。」

白雁屋,极狭小,四壁白如雪,无窗,屋内只一把雪白的凳子。在这里坐一天,眼观鼻鼻观心,听不见一丝动静,被遗弃了一样,谁能不慌?不胡思乱想?不以为自己犯下了大罪呢?

「今天事多,哀家忘了你在这里等。」吴苋满意地环视屋子,「哀家最喜欢这里,安静,一点声音都没有,只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知道自己还活着。」
胡氏一阵战栗如寒蝉。

「你的娘家人多,夫家仆从也多,你很少一个人呆吧?」
「的确如此。」胡氏神魂未定。

白雁屋无寝具,胡氏被领到红雁居。床、床幔、枕、被、柜子等家什都是血红,衬着红灯烛,颤巍巍如水波粼粼,如红色鬼魅附着。

「当年,哀家与先帝栖于此屋。建宫殿时,先帝眷恋旧时光,留下此屋。每次回来,都觉得先帝的魂魄还在。」吴苋幽幽地说。
胡氏微一哆嗦。

一个不知寂寞滋味的女子,独自睡在红屋子里。北风凄厉,没有人声,只有风声呜咽、竹枝打窗哗哗作响、窗纸映照树影如鬼影在外。会害怕吧?会惶惑吧?会想起一向倚靠的夫君吧?
想着想着,吴苋微笑起来。

次日中午,胡氏眼睛布满血丝,神情恍惚。「饿坏了吧,都怪那些下人,昨天竟忘了给你送饭,该罚。」听着吴苋忽远忽近的声音,一天没吃饭的胡氏颤抖着手,捉起筷子。

饭后,宫女呈上打好底的绣布。
「太后恕罪。」胡氏跪下,泫然欲滴,「请恕草民不擅女工。」她的眸子清亮,其实看不清小东西,更别说绣针,幸好出身大家,夫君又宠,故从未绣过。
「随便绣一绣,打蕟时间罢了。」
「可是……」
「绣布上描好了底,照着绣就对了。」吴苋拉下脸。
她若笑还罢了,她不笑十分狠厉,胡氏不敢违抗,拿起绣针,才戳了一下,针就扎进了手指,急忙放入口中吮吸。
天色渐晚,霞光如血,恰似胡氏的绣布。

【四】
「启禀太后,凌晨卯时她才绣完,睡下后做了噩梦,喊叫了好几声。」满打满算,胡氏只睡了一个时辰,老宫女说,「刚才醒时她乍见奴婢,吓得魂都没了。」
「你一直蹲在窗下听吗?」
「偶尔也走动,可能惊扰了她,请太后恕罪。」
「今天给她准备了什么?」
「奴婢白描了一张春映牡丹,太后请看,会不会太繁杂了?」
「刚刚好。」

走向中庭的途中,胡氏脚步漂浮:「姐姐,不知可有人带话给我夫君?」
老宫女回头:「太后传旨了,尊夫知道你在这里。」

中庭树多,正月风又冷,胡氏很快冻得嘴唇蕟青。吴苋倒是惬意,一边绣花,一边微笑,极享受这寒意。夜色降临,胡氏只绣了一半,吴苋淡淡地说「不急,明早给哀家看。」眼睛明亮的人绣好也得几个时辰,晚上,别指望睡了。

寒冷的中庭、鬼气森森的红雁居、白得让人**的白屋子。
交替着摧残意志。

这天老宫女刚打开门,就见胡氏缩在角落里,眼神呆滞:「姐、姐,先帝在那里。」
「夫人睡糊涂了,洗把脸,今儿绣芙蓉映水。」
「姐姐,我夫君知道我在这里吗?」
「他知道的。」

胡氏啜泣,捂住嘴的手被戳伤无数次,却没涂药,冬日风寒,生了冻疮,纤纤玉手早已不复存在。长时间的绣花,一个时辰的短眠,是人都会崩溃。所幸,「夫君会来救我」支撑着她的一脉生念。

【五】
虽傻但听话,刘禅照吴苋所说,一连四天都来问安。吴苋拿出各种玩具,玩上半个时辰才让他走。这天,吴苋将他引入中庭。
「那是胡氏,美吗?」
刘禅歪着脑袋:「太白了,像鬼。」

次日,张星彩忽然来问安,吞吞吐吐地问:「太后,这几天皇上都来吗?」
「不错。」
「听说胡氏也在?」
「禅儿说的吧,你要见一见吗?」
胡氏虽憔悴,但不掩其极美的本质。张星彩见了,眉头微皱,没说几句就抑郁地告辞了。次日,刘禅来请安,脸上隐隐一道红印:「母后,彩儿病了,明天我不能来了。」


——真听话,谎言是张星彩编的吧。
——不过不重要了,疑忌之种已埋下,只待生根蕟芽。

胡氏没有放弃,即使身处炼狱,即使窗外鬼影重重,她也坚信「只要忍耐,夫君一定会救自己出去」。喵——脖子一阵刺痛——胡氏后知后觉,看向那只猫,太后极宠爱的猫,总是突然窜出来爪完人就跑,胡氏的脖子手臂,都有爪痕,连衣裳都抓破过。
然而,比起针刺,比起笼罩在头顶的太后的假面的微笑——猫的抓痕一点儿也不疼。胡氏低下头,迟钝地扎下一针,痛觉,已钝化。

在长乐宫多久了?

「第二十七天了,夫人。」时间出奇的慢啊,胡氏没走到床前,膝盖已软下,老宫女将她扶上床,被子冰冷如铁,「太后说后天你就能回家了。」
「回家?真的吗?」

幻听吗?最近常有的,会听到脚步声、笑声、猫叫声、鬼嚎声、从地底下纷纷钻出来,偶尔还会听到夫君的声音,还有,成千上万的绣花针,朝眼睛扎来……这些都是幻觉,宫女的话也是幻觉吧。

阳光刺目。
胡氏恍恍惚惚。从那个炼狱,解脱了?夫君来救自己了?果然心存希望就会被拯救,她捂着脸哭出声来。

「你这个××还有脸回来」忽然,胡氏被摔在地上,密雨般的拳头砸下来像梦里无数的绣花针。「你还想辩解什么—你身上的痕迹—私通—休书—」暴怒声,呵斥声,声声落进胡氏的耳朵里。但她听不懂,她不明白,这是夫君吗?这是自己一直期待拯救命运的夫君吗?

这一定是幻觉,一定是梦,自己还在红雁居……
还在那个鬼影重重的炼狱里……

三月初。春风和煦。

老宫女絮絮述说听来的趣事:三十天之久,刘琰认为胡氏名义在长乐宫,实则与刘禅私通,激怒之下痛殴并休了她;崩溃边缘的胡氏疯了,状告刘琰;这事闹上了朝堂,最终刘琰被判死刑并弃尸街头。
吴苋幽幽地叹息:「刘琰该死,胡氏就在哀家宫中,什么也没做。」
老宫女停了停:「是啊,她命真不好。」

【六】
三年后,皇后张星彩薨驾,刘禅依旧该吃吃该喝喝该玩玩。某日,他来请安,到中庭时咬着指头,忽的大叫:「我终于想起了,像鬼的胡氏。」
「怎么了?」

吴苋微笑。说来,张星彩那次之后就断断续续生病,多少有些关系的吧?

「彩儿去世的那天,拉着我的手,问若有下一世,是想遇见胡氏,还是想遇见她。我使劲想,都想不起胡氏是谁。」
「你怎么回答的?」
「我就一直想一直想,还没想起胡氏是谁,宫女就喊皇后薨驾了。」
「她没有等到你的回答呢。」

刘禅低下头:「伯约说,无需太伤心,几十年之后自然能见到彩儿了。可是,母后,我其实每天都想彩儿。我现在就想见她,我现在,好想她啊,母后,我想她啊……」
看着突然嚎啕大哭的刘禅,吴苋低低地笑了。

压抑的低笑声和放肆的哭声,让长乐宫的重树一起颤抖。那只猫蹭的一声,跳上屋檐,转瞬间,消失了踪影。
—完—
  • 落青非绪 :不错不错~~
    2018-1-10 18:04 
  • 小留 :【后记】:搜索的资料中,吴苋生命中,重要的事件其中之一是:胡氏事件。但所有资料都没说为什么吴苋非把胡氏留在宫中这么久。于是脑补了这么个故事。
    2018-1-10 17:39 
  • 我也说一句

  • 评分

    参与人数 1人气 +5 收起 理由
    落青非绪 + 5 皮皮虾,我们走!

    查看全部评分

    一切为了积分,为了积分的一切

    使用道具 举报

    2270

    积分

    77

    人气

    151

    粮饷

    六韬之略

    Rank: 6Rank: 6

    韬略志坚

    发表于 2018-1-9 17:19:2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殷九娘≯ 于 2018-1-14 21:57 编辑


    “我什么时候嫁出去啊?”
    雕花木楼上传来一声深深的叹息,惊飞窗外一片飞鸟。
    热闹繁华的大街上走来一个中年男人,但见他浓眉大眼,身材魁梧,一脸正气,此人就是还没有發迹的刘备刘玄德。
    刘备漫无目的的慢慢走着,满脑子都是下午无意中看到的那一幕。
    自己的老婆糜夫人竟然和拜把子兄弟共处一室,亲亲我我,如果不是亲眼所见,真是打死都不相信。
    本来刘备想冲进去结果了这对狗男女,一想到自己大业还未完成,很多事情都还要依靠他们,于是,瞧瞧的关了房门跑了出来。
    正想着想着,看到眼前飘着一副手绢,刘备站住脚,接住手绢,一股香气冲进脑海,顿时整个人都酥了。
    “这位大哥,能否把手绢还于我?”
    刘备回过神,發现面前站着一位绝世美女,但见她柳叶眉,杏核大眼,樱桃小嘴,鹅蛋脸,再配上一副水红色衣服,仿佛天上的仙女。
    一时间,刘玄德看呆了……
    “大哥,你怎么了?”
    “咳咳…”刘备回过神尴尬极了。
    “姑娘,这是你的吧!还给你”刘玄德递过手绢,笑着说道。
    “嗯,谢谢你。”说完就要离去。
    刘玄德连忙上去拦住说道:“还未请教姑娘芳名.日后定来拜访拜访。”
    “小女子,姓吴单字苋”
    “好名字啊!真是人如其名。”
    “大哥,小女子先回去了。”吴苋道了个万福转身上楼去了。
    三日后,刘玄德带着重金来到吴苋家里,一番真诚的拜访,成功抱的美人归。
    很多年后,这条街上还一直流传着这段佳话。
    • 我也说一句

    2/6区  殷 九 娘

    使用道具 举报

    766

    积分

    302

    人气

    61

    粮饷

    四体不勤

    Rank: 4

    发表于 2018-1-9 17:22:38 | 显示全部楼层
    孙夫人回娘家后,昭烈帝难耐寂寞,娶了吴懿的妹妹吴苋,从此过上幸福的生活。刘备这辈子女人缘不错,可惜这些女人都不能追随他一辈子,到了晚年,本该考虑传位少主,可惜阿斗天性愚钝。家事国事,没有女人操持怎么能行,还好认识了穆皇后吴苋,还年轻,会照顾人。
    • 我也说一句

    不得不服老了!

    使用道具 举报

    1870

    积分

    419

    人气

    218

    粮饷

    六韬之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18-1-9 17:25:0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小一丁 于 2018-1-14 18:15 编辑

    长乐未央
    已经很久没有见到过主公了
    吴苋看着窗外的满天繁星,极轻微,极轻微的,叹了口气
    却还是被隔壁的孟获听见了
    “夫,夫人,会有希望的,总有一天,总有那么一天,我们会出去的。”
    希望?当这个词语从一个几乎绝望的人口中说出,尽管是好意,为何却充满着讽刺?
    吴苋苦涩一笑:“孟将军,这深牢大狱,进来的人只会越来越多,出去?不可能的。”
    孟获结结巴巴却充满着憧憬:“不会的,不会的……你看,你看黄老将军,甚至,甚至那个反骨!只是短短几天,便立刻被放了出去,此后扬名立万……”
    吴苋玉手一摆,止住了孟获的语无伦次:“孟将军,这已经不是我们可以东山再起的时代了。而说起几番波动……“雨眸轻飘,停在了远处的某个角落,“我想,在这里没有谁比于将军更有体会了。”
    那个角落,漆黑,幽深,似乎亘古以来,都不曾有人能活着走出来,更不要说居住在此
    可偏偏就传出一个破铜般的声音:“夫人明鉴。”
    “怎,怎可以!”孟获砂锅大的铁拳锤在铁栏,“夫人怎可以把我与如此败军之将相提并论!”
    “败军之将……”只听一阵锁链震颤之声,悲怆中带着几分嘶哑:“我乃丞相亲封!五子良将!也曾斩刘辟,破吕布,拒袁绍!你个蛮荒匹夫,居然!居然如此羞辱于我?!”
    “五子良将又待怎地?不还是降了关羽!可叹老夫一片忠心,却被主公下狱!难见天日!这就是忠心的代价?这就是忠诚的犒赏?!“隔壁牢房,突然传出一位老者的愤慨之语!
    孟获一惊,讷讷的道:“田老将军的为人,我们都是很佩服的。”
    吴苋突然狂笑,引得一众囚犯纷纷侧目:“诸位又何须自抬身价?今日~~你我沦落至此,却还要比个高低不成?”
    “姐姐说的是”,女子玩弄着手中的玉玺,“当日,哪个女子不是倾国倾城,哪个男儿不是豪气冲天,而今时今日,此时此地,终究沦为天牢囚犯,就此一生葬送。便是有曹将军那般逆天改命的契机,也不知在何年何月,又何必如此撕破脸皮……”
    “可是,可是!我是元宝出身,怎会冷落至此啊!”
    “李将军,恕小女不敬,你那1200,上了几次特贵,也不见有几多销量,纵使请了回去,冷板凳也没少坐吧?”少女逗弄着黑猫,眼皮都未曾抬上一下“可笑,祸国殃民之后,居然嘲讽别人?”
    “张将军说的是,只是,如果不是几副面孔,张将军的父亲啦,叔叔啦,只怕早被关进来了吧?”
    “哼~~可惜,某人当初夸下海口,说自己存量不多,限购不止~~被买下之后又如何?不还是挤在这寒酸破落的天牢里?您有本事,倒是出去呀?”
    ……
    抛开身后吵吵嚷嚷的一团人,吴苋梳理下云鬓,整理下衣裳,远远望去,依然那么美丽妖娆,福泽绵长
    可惜那身红衣,经年日久,已褪了颜色,那簪子上的明珠,也失了色彩
    犹记得当日登场,艳惊四座,多少英雄拜倒在石榴裙下,也曾想只是500元宝的优惠,便引得众人慷慨解囊,以求一亲芳泽
    那绵长的福泽,曾惠霖万民,改天换命,那怠烦的会宴,也曾救人于水火,或陷人于不复
    可叹,可叹,新人旧人,不过一瞬

    天牢之门缓缓打开
    突然传来的光明,让一众喧哗戛然而止,每个人惊慌着背过身去,匆匆整理着仪容,摆起炫酷的皮肤,期待成为特赦的宠儿
    吴苋微微叹了口气
    莲步轻移,笑容不变,妩媚,而又端庄:“诸葛恪大人,您也进来了?旅途辛苦,妾身已备下席宴,为将军一洗风尘。”

    毕竟,自己是一国太后,与俗物不同









  • 我也说一句

  • 使用道具 举报

    3260

    积分

    1406

    人气

    63

    粮饷

    七步成章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18-1-9 17:29:3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澈丹 于 2018-1-16 18:06 编辑

    一天吴苋和刘皇叔出去散步遇到一群小孩子问路,对吴苋说阿姨,你知道那个卖糖葫芦的店怎么走吗?吴苋不开心了,说叫姐姐,姐姐就告诉你。刘皇叔没想到吴苋这么在意自己的年龄,哈哈大笑。然后那个小孩子就对吴苋说,你看看**爸都笑你。刘皇叔:...回到家后,刘皇叔被丞相找去谈公务,吴苋找来闺蜜说悄悄话,刘皇叔回来后,就想着听听吴苋是怎么夸奖自己的,于是待在门外偷听。吴苋:今天被一群孩子叫阿姨了好不开心啊,胸口闷,一会等他回来揍他一顿出出气。皇叔很紧张,听吴苋闺蜜劝说道,别这样,不要做这样无理取闹的事情。皇叔松了一口气,又听闺蜜说到,你先翻旧账铺垫铺垫,比如问问他是不是和那个吴香香彻底断了联系。刘皇叔:...
    • 我也说一句

    使用道具 举报

    3065

    积分

    259

    人气

    245

    粮饷

    七步成章

    Rank: 7Rank: 7Rank: 7

    韬略志坚

    发表于 2018-1-9 17:34:1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Peast 于 2018-1-17 10:28 编辑

    “论其亲疏,何与晋文之于子圉乎?”
    她不太清楚晋文公和子圉的故事,她只知道法孝直的这句话让她即将有个新的夫君。
    她说不出来此时的心情,周围所有人都在恭喜她,说她的夫君有本事、而且对夫人很好。
    可她也听说他曾不止一次说出“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的话。
    这个世道,男人这么想是正常的、甚至是值得赞颂的,只是作为女子,还是希望夫君能给予自己哪怕微小的爱。
    ——他做到了。
    服侍他的这些年,虽然没有如胶似漆——当然都是年过半百的人,也很难去如胶似漆;但至少相敬如宾。
    他会在她生病的时候前来探望,虽然国事繁忙,只消片刻。
    他会在穿上她给他亲手缝的里衣,尽管他作为君主这些东西并不用她准备,他也不用必须穿她的。
    他甚至会在他不甚繁忙的时候,来陪她说会话、聊聊天。他不懂闺中之事,她也不懂国家大事,却仍然能找到共同话题。
    ……
    ——这些,足够了。
    自己的日子不多啦。病榻上的她看着窗外草木上未干的露水,她回想自己前半生,两次出嫁似乎是坎坷的,但是比起这个世道下其他的平民女子不知好了多少,甚至平顺许多。对于她来讲,没有争吵,没有人祸,只不过是天灾让自己的两个夫君走在自己前面。
    ——所幸伴君半生,善始终得善终。
    • 我也说一句

    使用道具 举报

    1万

    积分

    2578

    人气

    544

    粮饷

    空城绝唱

    Rank: 10Rank: 10Rank: 10

    发表于 2018-1-9 17:37:07 | 显示全部楼层
    有一天有一天法正问刘备你觉得张松怎么样?
    刘备听了不知道该说什么就问你是想问什么?
    法正就说了甘夫人死了孙尚香跑了你不寂寞吗?
    要不要我把张松让给你?
    刘备听了不满意摇摇头地说能不能找个女的?
    于是法正就说我们蜀国没什么女人只剩下寡妇吴苋了
    刘备心想好吧
    最后刘备再娶吴苋
    从此以后吴苋和刘备过着幸福快乐的日子
  • 我也说一句

  • 评分

    参与人数 1人气 +1 收起 理由
    摘星 + 1 谢谢賢一给我灵感~哈哈哈

    查看全部评分

    使用道具 举报

    6571

    积分

    1951

    人气

    321

    粮饷

    八斗高才

    Rank: 8Rank: 8

    剑眉星目

    发表于 2018-1-9 17:40:2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摘星 于 2018-1-9 18:07 编辑
    建安二十六年五月,公元221年,刘备登基为帝。一日早朝,刘备说道:“国不可一日无君,君不可一日无后”,
    “既已登基,当纳新后”“众卿以为如何?”
    此时,法正站出说道“后宫有一吴氏,有大贵之相,旺夫~可加冕立为新后”。
    诸葛亮:“臣附议”。
    李严:“臣附议”。
    董允:“臣附议”。
    蒋琬:“臣附议”。
    费祎:“臣附议”。
    魏延:“臣附议”。
    简雍:“臣附议”。
    张松:“臣附议”。
    孙乾:“臣附议”。
    刘备见众大臣纷纷出言附议,不禁笑道:“吴氏果然吉人天相,甚得众爱卿之拥护”
    自此,吴苋被立为皇后,陪刘备走过了最后的日子,并在刘备死后被尊为太后,幸得善始善终。




    • 赛金龙 :回复琢訫: 向宠,费祎
      7 天前 
    • 摘星 :回复琢訫: 费祎。。输入法自动出的人名,就没较真去修改,哈哈~
      2018-1-9 18:07 
    • 琢訫 :费儀,这是谁啊,没听说过
      2018-1-9 18:04 
  • 我也说一句

  • 全世界黑暗也不使一支蜡烛失去光辉!

    使用道具 举报

    5124

    积分

    648

    人气

    170

    粮饷

    八斗高才

    Rank: 8Rank: 8

    坚持不懈韬略志坚剑眉星目珠纱遮面

    发表于 2018-1-9 17:52:5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mikestar 于 2018-1-9 17:55 编辑

        遥想当年我自幼丧父,父生前与刘焉交情深厚,所以全家跟随刘焉来到蜀地,刘焉听相面者说我有大贵之相,于是让他儿子迎娶我,刘家天子血脉,蜀地以他为主,虽然其子无能,然婚嫁之事父母之命,也听命了。怎知我虽大富贵之相,但刘瑁无能,无人主之气,终因病而亡,我也成为寡妇。这看相玄学一说当真信不得,不然这大富贵之相为何没护我周全?建安十九年,刘玄德平定益州,当看到他的第一眼,我就知道我避无可避,是她的人了,我从他的眼里看到了欲望和权力。建安二十四年,汉中已定,玄德称王,然不可一日无后,我知道我将成为王后,不久的将来我将见证一位皇者诞生 ,我也将成为皇后,属于我的时代即将来临!
    • 我也说一句

    使用道具 举报

    568

    积分

    170

    人气

    45

    粮饷

    四体不勤

    Rank: 4

    发表于 2018-1-9 18:38:59 | 显示全部楼层

    【萌新】求人气 求点击支持。谢谢大家。

    本帖最后由 梦森 于 2018-1-14 23:40 编辑
    吴苋成婚记(完结)-点击此处阅读全文
           益州,我来了。


                                                                        【1】
           几天前。
         “苋苋,刘大人的事情办妥了。”吴懿一身戎装从外面急冲冲赶回来,直冲着厨房过去。
         “哥哥,你回来了,饭菜还要等一会才做好。”吴苋听到声音迎出来,看着满脸喜悦的哥哥。
          吴懿看着妹妹呐呐着张合着嘴巴,脸上的喜悦变成不舍。
          妹妹吴苋很敏锐的察觉了这一点。脸上的略微有点疑惑,哥哥是不是有什么话要和自己说。吴懿没有说话,伸出自己的操练太勤而粗糙的
    大手在才有自己肋高的妹妹的头上宠溺的拍拍头,示意吴苋继续去忙自己的事情。吴苋并没有马上动作,天气有点冷了,她的脸是为哥哥的喜
    悦而感到高兴的酡红色。她定定地站好仔细的打量眼前这个要自己仰着头才能看清楚脸庞的人,一如往常一样粗糙,她笑的很开心。用力的点
    点头,像一只小鹿蹦蹦跳跳地向厨房里去。很快,厨房里传来忙碌的声音。
          吴懿确实有些话想和妹妹说一说。但是他没想好怎么说。因为妹妹和自己不同,她从来没有离开过这一小方天地。更广阔的天地是自己的
    向往,但不一定是妹妹的。妹妹会怎么选择?不管怎么选择,作为她唯一的亲人,她的哥哥。我应该怎么做?一边想着一边往家里的堂屋走去。
    要好好地想一想。

                        【2】【3】【4】【5】【6】
                                                 



    • 梦森 :@无聊的银 @刀|刀 @宿海仁太丶 @肆无忌惮00 @漫天傾舞 @汤圆圆 @白沫子 丞相助我!
      4 天前 
    • 梦森 :文章长度超过限制不得不另开一贴。请大家点击本楼最前面的红字大标题,跳转,阅读全文。谢谢Thanks♪(・ω・)ノ。
      4 天前 
    • 梦森 :求人气
      4 天前 
    • 梦森 :求支持
      4 天前 
  • 我也说一句

  •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