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335|回复: 4

[滕芳兰同人文]此生若只如初见

[复制链接]

1994

积分

697

人气

934

粮饷

妙笔丹青

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紫云西来 于 2022-9-19 20:04 编辑

 
此生若只如初见(上)
大区:三国杀OL
作者:Luckysunday6

--------------------❉--------------------


      晋太康五年(公元284年),洛阳。
      从那场震动天下的“洛阳之乱”算起,时间已悄然过了近百年。人都是健忘的,市井中来来往往的人们,已很少提及那场惨绝人寰的浩劫,然而乱世,真的结束了吗?
      时近黄昏,深秋的落日撒下一片黄色的微光,照亮了洛阳天街一侧的一处宫室。在宫室的廊下,一个侍女打扮的少女正在回廊上匆匆行走,由于步伐过快,她的鬓角甚至隐约可见晶莹的汗水渗出。
    “皇后!”,人未到,声先至,随着少女急促的喊声,她推开了回廊末端一处静室的门,落日的余晖随之射入,把室内的一切映的纤毫毕现。
       静室里的陈设并不多,几个书架,一张矮几,矮几上放着一张白帛,边上散落着几卷竹简和几轴书卷。静室四周有着铜灯和烛台,一侧挂着一张古琴。这些陈设虽然看着有些陈旧,但却没有太多的积尘,显然,这个静室的主人是个爱洁净的人。
   “芷儿,莫要大惊小怪,自乱方寸,我没事。”一个温柔的声音从矮几后响起。
      此时,一位女子在矮几后缓缓起身。她看上去三十多岁,朱唇粉面,明眸皓齿,着一身素色襦裙,此刻虽未带首饰,也未施脂粉,但依然掩盖不住她秀雅绝俗的独特气质,不过,从她鬓边隐约的白发和唇边的血痕可知,她当下的境况令人担忧。
    “皇后,你已经咳了三天了,刚才又突然晕倒,宫里已经传了医官来诊治,还请移步前厅!”这名叫芷儿的少女趋前禀报,却因为刚才走的太急,腿一软打了个趔趄,险些摔倒在地。幸好被那位被称为“皇后”的女子伸手扶住。
   “宫里来人了?还说了什么?”
   “宫里还说,归命侯新丧,滕氏切勿思忧过度,彻夜不眠……”,芷儿一边努力回想着,一边回复。
   “宫里竟知道我滕芳兰彻夜不眠?果然,就是郎君已然故去,宫里也是对我孙家照顾有加啊!”,话至此处,女子神色中竟露出一丝罕见的狠厉。
   “也罢,芷儿你自去把医官送回宫中,就说吾等身体无恙,谢宫里时时挂念,改日必去宫里拜谢。还有记住,以后要叫我夫人,宫里对这个可是在意的很呐!”
      芷儿见夫人无事,不再说话,只是喏喏退下,自去前厅回医官不题。

    (滕芳兰,原吴国皇后,天纪四年(公元280年)吴国灭,随吴国主孙皓迁居洛阳。此时正是她来洛阳的第四年。)

      滕芳兰打发走了芷儿后,回到了那张矮几前,面对着矮几上一张白帛提起了笔,像是要写点什么,但是,她的视线忽然在那张古琴上定住了,接着,身边的矮几、墙面的书架慢慢消褪不见,一切都变得混沌起来……

       永安元年(公元258年),建邺城郊。

      一辆马车飞奔在城外河堤的驿道上,驾车的马跑得很快,但是车上的御者却不知所踪——这是一匹惊马!马车车厢随着惊马的拖拽吱嘎作响,显然是快要散架!果然,没过多久,只听“咔嚓”一声,车轴断裂,整个车厢彻底失去平衡,在惊马的拉扯下,竟是把车里的人甩出车厢,直接飞向河心!
      说时迟那时快,正在此时,一个身穿赤衣的骑士疾驰而来,借马势腾空而起,一把抱住空中的人,只可惜身在空中无法转身,转眼间两人双双落入水中,“嘭”的一声,溅起一大蓬水花!
       好在骑士颇有身手,凌空救人时卸掉了部分力道,河堤又不高,两人虽落入水中,却并无大碍,只是时值初春,春寒料峭,待到出水时,两人不由自主的同时打起哆嗦来,此时这名骑士才发现,自己救下的,宛然是个女子!
       再看这名女子,朱唇粉面,明眸皓齿……却正是前面提到的滕芳兰,此时她正值豆蔻年华,姿容颜色更胜一筹。只是当下浑身湿透,又被寒风一吹,哆嗦不止,所幸此时衣衫尚厚,不致有露羞之虞。
       那骑士却是心细,不顾自己全身透湿,先将滕芳兰扶到一棵树边坐下,又去自己马上取了件裘衣给滕芳兰披上,再拿出燧石火镰,点起一堆篝火,给滕芳兰和自己晾衣取暖。
       滕芳兰骤逢此难,心神未定,此刻只是呆呆的盯着篝火看,却是半句话都说不出来。最后还是骑士开口打破僵局:
    “你可是那太常滕氏族女,滕芳兰?吾乃孙皓,长沙王孙和之子,吾非恶人,勿忧。”
      滕芳兰仍是定定的看着孙皓的脸,只是眼神中多了一丝迷惑。
    “太常滕氏在建邺名气甚大,其马车制式也较他人不同,更何况建邺城内均传滕氏族女芳兰有西施貂蝉之容,如此大名,吾等又岂会错认?”
       孙皓说到这里展颜一笑,这时滕芳兰才注意到,由于全身湿透,孙皓健壮挺拔的身姿被展露无遗,加上他俊朗刚毅的面容和开朗的言语,这个年方二八的少女心中突然有一丝莫名的悸动……

(未完待续)



 
--------------------❉--------------------
                                                                                

®Luckysunday6|2022.9

评分

参与人数 1人气 +5 收起 理由
全军一起偷菜 + 5 原创内容,膜拜大神!

查看全部评分

携剑御风,一念苍生!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994

积分

697

人气

934

粮饷

妙笔丹青

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

 楼主|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紫云西来 于 2022-9-19 20:20 编辑

 
此生若只如初见(下)
大区:三国杀OL
作者:Luckysunday6

--------------------❉--------------------



永安七年(公元264年)九月,建邺皇宫内。

      七年的时光没在滕芳兰身上留下任何印痕,她还是那么美艳动人,只是这一刻,她的身份已不再是那个落水的少女。此时的她,身穿华服,头戴凤冠,而她身旁,正是月余前刚刚继任帝位的新主孙皓,纷乱繁复的封后礼已然落幕,大臣和宫人们也早早退下,此时正是她和他不被打扰的时光……
    “梓童……,朕……”已然身登至尊的孙皓说起话来已不复七年前的开朗直爽,一句一词都要斟酌许久。
   “陛下,天时已晚,待妾身伺候陛下休憩,还望陛下以龙体为重,勿要晚眠伤身……。”那个七年前说不出话的少女,此刻已是识礼知体,虽然今日得封皇后,却并未欢喜失态,反倒是更加恭谨如仪。
      然而孙皓却一如既往的明察秋毫,心细入发,他抬起滕芳兰的右手,缓缓从她右手中取出一样东西——一张小巧的白帛,他打开白帛,上面只有十六个字。
「淮水之滨,静水流深,茕茕处子,窈窕佳人」

      字是用汉隶书写,字形端庄大方,显然是出自男儿之手。但孙皓看到以后却是展颜一笑:
   “梓童,七年间你一直就带着这个?朕当年的轻狂之作,实不足以拿出见人。”
      滕芳兰抬起了此前一直低垂的头:“陛下,虽然今时已不同往日,然妾每日视及此物,念及往昔,总不能忘。妾自觉虽已位及皇后,但仍觉……仍觉……”
      她又像七年前一样,明明想要说什么但是说不出来了。
    “仍觉今时不如昨日,且有薄厚之别是否?”
      孙皓忽然话音一变:
    “妇人之见!梓童可知晓,此乱世中,惟强,惟战,惟不败方可安身立命!汝且看那城内的黔首村妇,若无朕的大吴遮护,早已身死财丧,遑论其他?朕为大吴天子,自当体恤万民,梓童亦当有母仪天下之念,岂可如这般做小女子态!”
      孙皓一番慷慨激昂,滕芳兰却只是默默的取回那块小小白帛,珍视的放入袖中。孙皓见滕芳兰如此,却也心有所触,话音一软:
   “梓童,不必如此,今朕身居至尊,只需假以时日,即可富国强兵,待到那时,定偿梓童心中所愿!”
     滕芳兰听得孙皓承诺,只是看着他嫣然一笑:
   “陛下挂念妾身,妾身谢过陛下,国事繁冗,还请陛下以天下为重,早些休憩。”
      说罢,滕芳兰转到孙皓背后,为其宽衣解带,只是一行清泪悄然滑落。

      晋太康五年(公元284年),洛阳。

      混沌的景物在滕芳兰眼前又渐渐清晰起来,那些曾经的影像已消失不见。
      静室里的灯不知何时已被点亮,矮几的边上是芷儿那焦急的面容。
    “夫人……你又晕倒了。”
    “我没事,你先退下吧,芷儿。”
     遣走了芷儿,滕芳兰摇摇晃晃的站起身来,走到那张古琴前,拿起琴猛地一摔!
       琴身四分五裂,露出里面的暗格,里面赫然有一把长剑!
       此剑长三尺三寸,刃三寸,通体泛着苍蓝寒光,正是当年蜀地蒲元打造,姜维佩戴,后不知所踪的宝剑【赤血青锋】!
       琴里还放了一些书信简牍,上面的人名,滕芳兰认识一些,那是随孙皓降晋的一些吴国将领和宫里的一些侍卫,此前也曾来过几次。
    “所以说,陛下,你是要效法荆轲、高渐离……”
      然而,这张古琴是随着孙皓的遗体从宫里送回来的,晋帝口谕有云:        “归命侯欲奏新曲于朕,然心疾突发,太医救之不及,朕深痛之……”
       后面还说了什么?滕芳兰记不得了。大概是劝自己好自为之?
       她扶着墙壁,慢慢的回到矮几前,开始为自己曾经的爱人,曾经的陛下写一篇悼文,她又开始咳嗽,声音很大,一滴滴鲜血,溅到衣衫上,白帛上,混合着她脸颊上落下的晶莹的泪珠……
……
……

2022年,杭州

     “后来呢?后来怎么样了?”一个格子衫眼镜小哥端着咖啡好奇的问道。
     “后来?后来就死了呗,怎么死的不知道,史书里一共也没几个字,跟你们简单说点背景故事而已,不用那么细致。”一个主管打扮的中年人说道。
     “哦……”格子衫若有所思。
     “这么悲伤的结局啊,我知道了,把【哀尘】的回血效果去掉吧,毕竟她哭了没多久就去世了。这样的武将设定更符合历史。”

全文终
 
--------------------❉--------------------
                                                                                

®Luckysunday6|2022.9



  • 我也说一句

携剑御风,一念苍生!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5万

积分

9442

人气

1408

粮饷

妙笔丹青

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

舞态生风巧笑嫣然韬略志坚珠纱遮面剑眉星目心悦君兮能言善道坚持不懈持之以恒制霸天梯

发表于 6 天前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嗯嗯。。。。
  • 我也说一句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369

积分

410

人气

1083

粮饷

妙笔丹青

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腻害!
  • 我也说一句

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938

积分

719

人气

447

粮饷

妙笔丹青

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

舞态生风韬略志坚制霸天梯一代枭雄结伴而行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太强了大佬
  • 我也说一句

年少时一人执黑金角银边分毫必争
遇你后甘心执白岁月对坐落子无悔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