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23563|回复: 82

[小说故事] 【贾辛CP】心倾君兮许佳颜

[复制链接]

3万

积分

1万

人气

3702

粮饷

锋芒毕露 · 赋

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

日久弥坚持之以恒犯言直谏无尽的巅峰上网的曹丕结伴而行荐言献策高山流水百战不屈文稻武略翩翩儒生勾唇嫣然佳人美眷舞态生风珠纱遮面心悦君兮初出茅庐坚持不懈剑眉星目韬略志坚巧笑嫣然金璧之才桃园三杰

发表于 2018-4-23 21:07:2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白沫子 于 2018-4-23 21:10 编辑






红尘世间万张的容颜,独恋不沾凡尘的玉眸。
你是此生的劫,是求而不得的缘,也是放不下的念。
何来悲喜,只是与你有关的绊。

忆旧年 登山踏雪 一袭白衣纯粹

  今年的雪似乎来的早些,积雪已经盖住石梯的大部分。小小少女模样的辛宪英,在一旁丫环的搀扶下,小心翼翼的沿着山路上唯一的石梯,缓缓前行。一身淡蓝色的衣裘,连着纯白色的毛绒帽,来时本是戴上,然辛宪英没有几步,觉得麻烦,便不再戴着。肌如白雪的脸庞,在初冬微雪的映衬下,反而透着粉嫩的红润。
  “姑娘,我们还是回去吧,这天感觉要变了,还是早些回去的好。”丫环看着天,总有一丝不安。
  “舞姐姐,不用担心,我们已经快到了。山下的人都说这山上的寺庙非常灵验,父亲大人这几天,总在为一些事情担忧,我作为辛家一员,能做的目前也只有这些。”辛宪英一边和小舞说着,一边低头看着石阶。
  “姑娘,你别走了……”舞丫环,还没有说完话,就听见辛宪英轻轻发出哎呦一声。
  辛宪英只顾低头走路,未曾想这样的天气,还会有人同她一样会登这山,结果和来人撞了满怀。辛宪英立刻抬头,想看看对方有没有被自己撞伤。
  入她眼里,只见一袭白色裘衣,是那种纯粹的白,面容清秀,双眸如玉一样灵动,也如玉一般凉薄没有热度,似乎他本是属于天上的人,只是看到这山景,想下来一看,和这世间的凡尘没有一点牵连。
  贾诩看着怀里的女娃,从她抬头看自己的时候,就已经盯着看了有些时间,想必是被自己的忽然出现吓到了吧。
  舞丫环看到姑娘此状,赶紧拉住她家姑娘一修:“姑娘,姑娘……”
  贾诩不等辛宪英反应,便把她从自己怀里支开,交给那个丫环:“照顾好你家姑娘。”贾诩的声音惊醒了还在自我意识里的辛宪英。
辛宪英立刻跑到贾诩面前:“公子请问你也是上山去那个寺庙的吗?”
  贾诩轻皱起眉,想着女娃的话意:“你是说那个很灵验的寺庙吗?”辛宪英满脸欢喜的点点头。贾诩凉凉的说道:“命是自己的,寺庙的祈求若是灵验,这大汉还会如此吗?”辛宪英听着面前的公子会这样说,现在的天下确实,可是……
  贾诩想继续下山,衣袍却被辛宪英拉住,贾诩转身看向这个女娃,不知她究竟想做什么。
  “公子所言极是,若庙堂上的事情都能灵验,也不会大汉至此。然而这天下间的人不一定都如公子这样的才慧,命确实是自己的,但是当自己已经没有能力,左右自己生死的时候,去祈求神灵或许是懦弱的表现,但是也是对心灵的一丝藉慰。”辛宪英说出自己的想法,她虽然还没有到成年,但是自幼父亲便教她熟读各种史书,每次看这种情况,也算有所领悟。
  贾诩没有想到这女娃有此番言论,又看看了这女娃的一身装扮,想必也是书香门第:“没有想到你小小年纪,却懂得如此之多,来登山就为了家里祈 福吧。”
  辛宪英点了点头:“是的,我作为家里长女,但是却没有实际能力帮助父亲大人,虽然读了这么多书,但是到实际却是一场空。”辛宪英说着,眼神不禁转暗,失了神采。
  贾诩不知道为什么,看到这女娃的神情有些说不上来的感觉在心里:“你真的想学,如何保护好自己和家人在乱世里吗?”辛宪英听到这话,有一丝疑惑盘绕在脸。
  “公子是说可以教我这些吗?”辛宪英有点不敢相信的问道。
  贾诩忽然轻笑:“你怎么会觉得是我教你,你了解知道我是谁吗?”辛宪英摇了摇头。
  “虽然我不知道公子是谁,但是我相信英儿自己的感觉。若公子真愿意教英儿,英儿必当感激不尽。”辛宪英说完,便打算直接跪拜在这冰冷的雪地里,舞丫环看姑娘此举,本想赶紧拦下,没想却被贾诩抢先一步,双手扶着辛宪英的双臂:“我不收徒弟的,你想学我教你便是,但是你不能和别人说一句,我和你的关系,若是被外人知道,就当我们的这情分断了。”
  辛宪英对于贾诩提出的这个要求,有一些不解,但是想到这公子的气质本就是属于独自一身的,也不多问:“明白了,英儿自会严守此条,但是我不知道以后怎么尊称,毕竟你对英儿而言,就是值得尊敬的人。”
  “贾诩,字文和。”贾诩轻吐自己的名字,辛宪英万万没有想到,自己要学的这个人,居然是他,他的事迹,虽然听的不多,但是每件都是风云诡谲的事迹。
  “小英儿有被我这名字吓到了吗?”贾诩淡淡的看着,辛宪英丰富的表情变幻。辛宪英被贾诩这话说的有些不好意思。
  “英儿才没有,师……”辛宪英看着贾诩脸上有变,赶紧改口:“诩哥哥的事迹,英儿早有耳闻,没有想到亲眼见到本人,完全和想象里的不一样。”
  贾诩对于辛宪英的这个称呼,虽然不是太赞成,但是也没有让她改口的意思:“你想象的我是什么样的,是个做尽坏事的人吗?”
  辛宪英赶忙摇头:“才不是,诩哥哥在我心里是最厉害的人,我从知道你的事情后,就想我要是以后能和诩哥哥一样厉害就好了!”
  辛宪英忽然抱住贾诩,粉颊蹭着贾诩:“诩哥哥,我不去山顶了,遇到你是英儿今天最大的灵验。”贾诩看着这个女娃,说不上是不是开心,就是觉得想亲近她。
  “英儿,首先你要学会收敛自己的情绪,不要别人发现你的想法,你现在都把想法写在脸上,和别人接触的时候,会泄露你很多事情。”贾诩用手指轻轻划着辛宪英的鼻尖。
  辛宪英被贾诩这样触碰有些措不及防,然后双颊忽然红了起来,低头不看贾诩,小声说道:“嗯诩哥哥说的我都记得,但是在诩哥哥面前我不需要这样做吧,因为我相信你,你不会害英儿的。”辛宪英倚在贾诩怀里,微微扬起嘴角。
  贾诩揉揉辛宪英的柔发,看着忽然飘落的雪花,抬头又看看天空,便把辛宪英淡蓝色外袍上的帽子,给她轻轻带上:“下雪了,我们赶紧回去吧,我送你到大路上,你们两个再一起回去吧。”
  “那我以后应该如何找诩哥哥?”辛宪英忽然想起,万万不能让他知道自己是辛家的女儿,不然以诩哥哥的个xing,或许不想与自己牵扯太多。
  贾诩停下行走的脚步,想了一下说:“每月初十,杏坊阁见。”
  辛宪英默默点点头:“好的,诩哥哥。”
  三人行至大路后,贾诩便不多说离 开。辛宪英一直站在原地,一直等到再也看不到贾诩的身影。才收敛起满脸的欢颜,有些冷清的和舞丫头说道:“我和诩哥哥的事情,不准让任何人知道,你明白吗?”舞丫头看到眼前的这个姑娘,点了点头,她心里知道,这才是平时的辛宪英,沉稳冷静的xing格,这个家族给她太多东西,让她不能像一般家庭的女儿一样无忧无虑。

评分

参与人数 9人气 +71 收起 理由
初蓝 + 5 请开始你的表演!
辣眼睛 + 5 原创内容,膜拜大神!
蛮好挺好就是好 + 3 原创内容,膜拜大神!
wisdom_1 + 5 这画画得不错。
公子世无双 + 15 给大佬递茶
天问道生 + 10 原创内容,膜拜大神!
幻影心心心 + 15 郎才女貌,佳偶天成❤
JKLegend + 10 原创内容,膜拜大神!
xiaozhuzhuQ + 3 原创内容,膜拜大神!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万

积分

1万

人气

3702

粮饷

锋芒毕露 · 赋

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

日久弥坚持之以恒犯言直谏无尽的巅峰上网的曹丕结伴而行荐言献策高山流水百战不屈文稻武略翩翩儒生勾唇嫣然佳人美眷舞态生风珠纱遮面心悦君兮初出茅庐坚持不懈剑眉星目韬略志坚巧笑嫣然金璧之才桃园三杰

 楼主| 发表于 2018-4-23 21:07:21 | 显示全部楼层

杏花旋 盈盈波光 一笑拈花尽醉

  春曰里,各树花开,在这杏坊阁,尽是满眼杏花,清风拂着坐在竹廊看着竹简的贾诩。忽然一枝杏花闯入贾诩眼下。
  “诩哥哥,你怎么来这里还是看书,不是教英儿的吗?”辛宪英有些无趣的,抱着怀里的一堆杏花枝。
  贾诩放下竹简看着辛宪英,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没有想到和她已经相处这么久了,再回想当初遇到的女娃,现在已经有了美人的模样,而且还有才情,不禁有所感叹。
  “喂,诩哥哥你不看书了,也不搭理英儿,反而自己在想事情!”辛宪英有些小小生气,诩哥哥明明就在自己身边,心却不知道跑哪里了。贾诩回神,看着辛宪英的神情,知道她此时有些不开心,便把她怀里的杏花枝接过,和她边聊边编着杏花枝。
  “英儿这么聪明,我已经没有什么可以教给你的了,剩下的事情,就要看你以后实际经历,只有真正事情发生前,你能立刻做出预 测,判断事态的发生,尤其是揣摩人心尤其重要,这点你已经很好了现在,以后多多体会与观察就好。”贾诩不看辛宪英,专心编着手里的杏花枝。
  “我知道这些,但是……”辛宪英只敢在心里说,要是你不教我,是不是以后都不需要再见面了,辛宪英不敢问,怕得到心里不想发生的事情。
  “那我这样问你,你觉得我现在归了曹丞相,曹丞相也准备和袁绍打一仗,你觉得谁胜?”贾诩看着编好的杏花环,左右端详检查有无问题。
  “不敢说百分百,但是必是曹丞相胜,袁绍的个xing,虽然有强将,但是统筹策划还是曹丞相想的远,想的深。而且曹丞相现在麾下的谋士和良将,也不是不可和袁绍一战。”辛宪英思考良久,才说明想法,说完看向贾诩等待他的评价。
  “英儿很聪明,这些都想到了。那就不需要我再多言什么,我能教你的确实都已经毫无保留交给你了,现在你多多磨炼自己就可以了,光学这些道理,有时不如遇上一事。”贾诩只是嘴角上扬,把编好的杏花环戴在辛宪英的头上:“小英儿,真是出落的越来越精致了,这杏花的美都怕,快赶不上 你了。”
  辛宪英没有想到诩哥哥,会忽然夸自己的相貌,从认识他的第一天起,无论自己在这些年里,学识增进如何,每次来见他时的精心装扮,他都是一一漠视,今曰不知是着了什么魔,会夸她。辛宪英粉唇微起,双颊透红。
  一时间,辛宪英不知道说什么是好,只是牢牢抓住头上戴的杏花环,跑到杏花树下,看向贾诩。春曰的阳光透过满枝的杏花,沐浴着辛宪英的身上。
  贾诩看着树下的辛宪英,如杏花里的精灵一样,化为人形,在杏花海里,散发着自己的光彩,抬眼一笑,对视着自己的她,似乎有东西撞入贾诩的心里。
  贾诩伸出手,距离虽然远,好像如星光点点般,近的能触碰到她一样。
  辛宪英也看着贾诩,有些心思不想被他看见,怕他发现会让他远离自己,自己宁愿把这份心思,深埋心底,也不希望不见。
  辛宪英在杏花树下,对着杏花树,闭眼双手合十,无声念叨着只有自己知道的话。
  辛宪英忽然感受到,身后有人接近。想转身,却被一双手,从身后盖住自己的双眼,熟悉的气息包围着自己,辛宪英闻着这气息,便知道是诩哥哥,看不到,但是却意外安心,虽然不知道诩哥哥是要做什么。
  “闭上眼。”贾诩在辛宪英耳朵,凉凉的轻语道。辛宪英耳朵被这一声轻语,不禁有些酥麻,却又让自己保持镇定,不想让诩哥哥发现自己的变化。
  辛宪英的手忽然被贾诩握住,贾诩拿出一只素蓝色的玉钗,放在辛宪英手里。
  “睁眼看看,喜欢吗?”贾诩站在辛宪英身后,看不到她是否喜欢。
  辛宪英睁开眼睛,看着手里的玉钗,浑身通透,淡淡的蓝在阳光下,散发着温柔的色泽,娴静淡雅。
  “诩哥哥,你怎么知道英儿喜欢这样的,我好高兴,你帮我戴头上好不好?”辛宪英转身看向贾诩,笑容愈发灿烂。
  贾诩看着辛宪英递到他面前的玉钗,没有拒绝她的要求,拿起玉钗在她头上插好。
  “诩哥哥好看吗?”辛宪英满眼星光,期待的看着贾诩。
  贾诩看着戴上玉钗后的辛宪英,左手不禁轻拂了辛宪英的面颊:“确实很好看,它很适合英儿。”
  辛宪英被贾诩这样的举动有些惊讶到,今天诩哥哥给她的意外举动层出不穷,有些让她一时适应不来,招架不住。不敢抬眼看着贾诩,只好抱住贾诩,面颊埋入贾诩怀里,小声说道:“谢谢诩哥哥,英儿真的,真的好高兴,以前的初雪与你相遇,希望今后的春杏也能岁岁相伴。”
  贾诩听着辛宪英的话语,只是缓缓搂住辛宪英,但是没有给她的话任何回复。与辛宪英在杏花树下,一直站了良久。
  与贾诩别过后,辛宪英便回到自己的住处,看到在给自己放风的舞丫环,便加快了脚步。
  “我的姑娘呦,你终于回来了,你要再晚点回来,我恐怕要圆不回,向老爷说的谎了。”舞丫环看到辛宪英回来,也算送了一口气。
  “我知道啦,我现在不是在约定的时间前回来了吗?”辛宪英小心翼翼拿着手里的杏花环和玉钗:“小舞,你去给我找一个好的木匠,让他帮我做一个上下两层的木盒,外表要精致,漆上蓝色颜料的。”
  舞丫头看着辛宪英手里的东西,再看到姑娘满脸开心的面容,便知道这两样东西的出处,便点了点头出门。
  辛宪英回屋,坐在椅榻上,仔细的看着那枚淡蓝色的玉钗,对着阳光,透着玉钗的,柔柔的光晕洒落在辛宪英的脸上,想着今天的经历,辛宪英忍不住甜甜的笑出声。
  忽然传来由远及近的声音,是父亲大人,好像是喊她的。辛宪英赶忙收起东西,放入自己入寝的床被下。
  辛宪英整理了一下衣裳,便开门去迎接父亲。
  “爹你怎么来了?”辛宪英看着神情不错的父亲。
  “你呀,现在长大了,就知道到处乱跑,现在我有点时间,反倒是你比我还忙,都不能好好与女儿聊聊天。”辛毗看着女儿。
  这个女儿从小就不用自己多费心思,不仅如此,还在自己每次事情,有疑惑或者难以决断的时候,总能帮他点通轻重。而且举止得体,处 理世故人情,都进退自如,方寸有度。
  辛宪英想着,自己确实好久没有和父亲一起说过话了,自认对父亲有些不好意思,便赶忙扶父亲赶紧入屋:“父亲大人教训的是,以后女儿自会多多与父亲叙话,不让父亲担忧。”辛毗欣慰的点点头,对他的这个女儿真的是越看越满意。
  与此同时,在贾府的贾诩,看着手里的白玉狐狸,这是辛宪英在他上个生辰的时候,亲手给他雕琢的。为此她的手上还有一些深浅不一的伤口,那段时间他看到那些伤口,虽然有气,但是知道不能乖小英儿,只能自己生着。
  手指反复摸着那个白玉狐狸,想着今天英儿的样子,平时冰冰的玉眸,也不禁漏出了连自己都不能察觉的暖意。
  • 我也说一句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3万

积分

1万

人气

3702

粮饷

锋芒毕露 · 赋

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

日久弥坚持之以恒犯言直谏无尽的巅峰上网的曹丕结伴而行荐言献策高山流水百战不屈文稻武略翩翩儒生勾唇嫣然佳人美眷舞态生风珠纱遮面心悦君兮初出茅庐坚持不懈剑眉星目韬略志坚巧笑嫣然金璧之才桃园三杰

 楼主| 发表于 2018-4-23 21:07:22 | 显示全部楼层
终离愁 月缺已霜  一别漫天晶碎

  今天是初九,辛宪英想着又能很快见到诩哥哥,今天读的竹简,都没有几分入眼。忽然门外传来舞丫环的声音:“姑娘,老爷在前屋喊你,说是今晚有事需要姑娘一起。”
  “我知道了,你和我阿爹说下,我一会便过去。”辛宪英想着爹爹居然有事情,需要她一同前往。自从辛家投奔了曹丞相,基本算没有什么担忧之虑。只是最近,曹家那两位兄弟,为了魏王的后继,确实在朝堂上掀起不小的波澜。
  不过曹丕账下的人才,加上曹植的多次失利,最后曹丕胜了。然而曹丕得立,父亲说过一事与她,说曹丕当时知道自己得立后,喜极失态,抱着他的颈说:“辛君您知道我有多么喜悦吗?”
  辛宪英听过父亲的表达后,不禁感叹地说:“太子是代替君王主理宗庙社稷的人物。代君王行事不可以不怀着忧虑之心,主持国家大事亦不可以不保持戒惧之心,在应该忧戚的时候竟然表现得如此喜悦,又怎会长久呢?魏国又怎能昌盛?”
  不过这些话,辛宪英是不敢和父亲明说的,怕给辛家惹来不必要的麻烦。诩哥哥也算是半个曹丕的老师,但是曹丕这个xing,倒是一点没有学会诩哥哥该有的内敛。
  当晚果然是曹丕邀请辛毗,为他能得位,办的一场宴会。辛宪英之所以会去,是曹丕听说辛宪英的才得和辛毗说的一些事迹,觉得也算当世奇女子。
  辛宪英和辛毗双双入座,然辛宪英环顾四周,在上宾之位里,看到了贾诩,她没有想到这样的宴会,居然诩哥哥会出现。辛宪英看到贾诩的时候,其实贾诩已经在她入屋时,便已经发现了她,所以对于辛宪英看到他时的神态,没有任何意外。
  辛宪英倒是没有料到,在这样的场合见到贾诩,他会不会因为觉得她是世家之女,以后会渐渐疏远她。
  宴会期间,曹丕虽然有多次和辛宪英交谈,她也应对自然,但是频频偷看贾诩时,都只见他一个人喝酒,曹丕也只是最初的时候,向他拜了一个礼节之酒。整个宴席见,也没有见他人与他多多接触的。
  辛宪英内心不如外表看得冷静沉着,但是也只能等明天,才有相见之机。
  
  • 我也说一句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3万

积分

1万

人气

3702

粮饷

锋芒毕露 · 赋

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

日久弥坚持之以恒犯言直谏无尽的巅峰上网的曹丕结伴而行荐言献策高山流水百战不屈文稻武略翩翩儒生勾唇嫣然佳人美眷舞态生风珠纱遮面心悦君兮初出茅庐坚持不懈剑眉星目韬略志坚巧笑嫣然金璧之才桃园三杰

 楼主| 发表于 2018-4-23 21:07:23 | 显示全部楼层
  隔天,辛宪英便早早来到约定的地方,这次不是杏坊阁,而是雪松楼。这是昨晚,舞丫环说有一小厮送来的一封信件,说给你家姑娘即可。
  辛宪英看到书信,就知道是贾诩的字迹,信的内容只有短短三个字“雪松楼”。辛宪英不知诩哥哥为什么这次见面,会换个地方,她还特意打听了杏坊阁那边,并没有出现什么不正常的现象,不过诩哥哥这样做,必然有他的道理,辛宪英也只好将疑惑埋在心底。
  坐在阁楼里,这样的天气,来雪松楼的人不是特别多,就稀疏二人罢了。辛宪英看着外面的雪景,不禁回想起,当年也是这样的小雪般,自己和贾诩相遇,在这样的雪里,比肩携行。
  贾诩来到辛宪英身边,便看到她在对着外面的雪发呆,大概是想起了什么:“小英儿,是在想当初我们二人相见的场景吗?”
  辛宪英被这熟悉的声音,拉回了神智,抬头看向贾诩,还是如初见般,仙风道骨的样子,也是一样的颜色的衣袍。
  “诩哥哥你怎么,每次英儿想什么都猜得出来。”辛宪英赶紧让贾诩坐下,给他倒好刚刚沏好的茶:“外面冷,先喝杯暖茶驱一下寒。”
  贾诩接过茶,润了一口:“你是不是好奇为什么今天找你,选的是这里?”
  辛宪英没有说话,只是点头,其实她还想问,昨天的宴会,为什么他一点都没有看她,好像真如陌生的两个人一样。
  “时间很快,从冬天入了春夏,又走到冬天,时间久了就会忘记一些本该记住的事情。今天我希望是我们相见的最后一次吧。”贾诩看向辛宪英,好像在描述今天的天气一般,没有波澜起伏的话语,反观辛宪英,手里拿的茶杯,忽然落下,杯里的水,顺着桌面,点点滴滴落在辛宪英的衣裳上,但是辛宪英却没有任何动作,只是一脸意外的看着贾诩。
  贾诩看着辛宪英的情态,心里有些拧住的感觉,嘴角紧闭,只是眉头的皱似乎泄露出一丝丝的情绪。贾诩起身,拿出随身携带的白色帕巾,递到辛宪英面前:“我教你的,怎么这点小事,都不能镇静?”
  辛宪英有些迟疑的接下帕巾,低头缓缓擦拭衣服上的水渍。
  “我……我只是……”辛宪英抬头看着对面的人,熟悉又陌生:“诩哥哥,你是因为我是辛家的女儿吗?”
  贾诩这次回答没有望向她,也看着楼外的雪景:“我早就知道你的身份,从第一次见就知道了。”
  辛宪英有点意外,不过细想以诩哥哥的情才,知道自己的身份也是情理之中,那她更是不明白为何以后不能相见了。
  “那诩哥哥,是英儿做错了什么,惹你不开心了,昨天宴会我也没有坏了我们之间的约定,为什么……为什么就可以轻易说不见就不见,明明我还……”辛宪英说到后面,也不知道自己应该拿什么理由来挽留,只能沉默结尾。
  “我们的缘就到这里,没有什么原因,以后你的路比我长,会比我走的更远,不要留恋过去。”贾诩轻描淡写的说着。
  “诩哥哥,你真的是心意已决吗?”辛宪英问道,贾诩点了点头。辛宪英知道贾诩做了决定,就不会轻易更改,自己再多说什么也没有作用,只能接受这个现实,但是还是不甘心。
  “我答应诩哥哥的要求。”辛宪英小声说着,贾诩倒是倒茶的手,有几秒的停顿。辛宪英接下来又说:“但是我有一个小小要求,希望诩哥哥能答应,不会很为难的。”
  贾诩没有轻易回答,辛宪英知道自己不说清,诩哥哥是不会承诺自己什么。
  “ 我可以给诩哥哥写书信吗,不见面总可以书信往来吧,我这边送信的人,是值得相信的,绝对不会泄露我们之间的关系。”辛宪英期盼的看着贾诩。
  贾诩只是沉默,这个过程,让辛宪英倍感难熬,很怕今天真的是与诩哥哥,有联 系的最后一天了。桌子下的双手,不断的扭着衣服。
  “可以,但是只可以书信,至于我回不回你,你不能强求,也不能破 坏我们一直以来的约定,你要觉得能接受,我就答应你这个要求。”贾诩缓缓开口,辛宪英品这贾诩话里的含义,一直知道他的凉泊,也能点头表示接受。
  “时间不早了,这雪估计要下大了,回去吧。”贾诩喝完杯里的茶,起身等着辛宪英。
  辛宪英摇了摇头:“诩哥哥你先走吧,我想等一会再走,我家离这里挺近的,晚点走没有关系。”贾诩没有说话,点了点头,便自己一人走出了阁楼。
  辛宪英就这样一直看着贾诩的身影,一直到他的身影慢慢消失在雪里,她不敢与他一起离 开,就怕亲 自诀别,自己会受不了,还不如就像这样自己目送他的身影。
  在楼下一直等着贾诩的男子,是一直在贾诩身边跟随多年的亲信随从。
  “大人,你这样对待辛姑娘,是不是不太合适,至少你现在的状态,不会有什么影响的,她对你的……”男子还想继续说,被贾诩呵斥住。
  “够了!”贾诩不怒自威:“以后少在我面前说这些,回府吧。”那男子也只能遵守大人的要求。
  从那以后,辛宪英每月初十,都会准时写一封信寄给贾诩,但是却从来没有回信。辛宪英也不在意这些,一如既往的写,看到的风景,见到的趣闻,以及各种疑惑,都会写在信里,虽然不知他会不会看。
  直至晚夏时节,才从外地回来的辛宪英,仆人说前几天收到一封没有署名的信件,还有一个包裹,说要亲手交给你,不能他人打 开,就一直留到姑娘回来。
  辛宪英看着外表没有任何字迹的信函,有些疑惑,打开里面的信,上面的笔迹,让辛宪英有些激动,居然是诩哥哥的信,信里只有寥寥数言“小英儿,有些东西,终究想留留不住,想带带不走,勿念。”
  辛宪英赶紧打开那个包裹,里面是她寄给他的书信,都好好保存,工整的包扎在一起,还有一个木盒,辛宪英打开,里面是她当年送的白玉狐狸,光泽已不是从前那么透白,但是也看的出来保管之人的用心,这么久还能浑身如雪,没有一丝瑕疵裂痕,盒子里还压着一朵晒干的杏花。
  “姑娘,你总算回来了,贾……”舞丫环听闻辛宪英已经回府,赶紧过来,看到辛宪英已经打开信件和包裹,再看看东西,便把几个随从支开,才继续说:“贾大人,在前天走了。”
  辛宪英被这个消息震惊,差点要晕倒,被舞丫环及时扶着:“不是小舞现在才说,只是贾太尉一直为人低调,大人的丧事也是简单置办,没有传出去。”
  辛宪英神情茫然的被舞丫环搀扶进屋里。辛宪英接过舞丫环端来的茶,双手紧握茶杯:“小舞,你说……好好的……好好的,怎么会……”辛宪英的双肩微微抖动,泪珠从眼眶缓缓划过面庞。小舞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安慰现在的辛宪英。
  拿起那个包裹里的东西,辛宪英小心翼翼的呵护着,让小舞去把柜子里面夹层的盒子拿出来。辛宪英打开那个木盒,里面是当初贾诩给她编的杏花环和送的玉钗,辛宪英把白玉狐狸和玉钗放在一起,书信和杏花环放在一层,抱着木盒,整整一夜,望着窗外还没有满的明月。
  想着过去种种,忆着当初点滴,纵过往情长,奈时光流转,华年匆匆。辛宪英在内心感叹,小舞还和她说,贾诩当初不愿意与她再相见,好似因为身体有了异样。这样也好,我就看不到你的憔悴容颜,就只会记得你如雪冰杰的模样。
  “诩哥哥,你说的话,英儿都记得,我以后的路,会很长很长,没有你,英儿怕是也要走了,但是作为辛家的女儿,辛宪英还是会长长的路,希望你能庇佑她。”辛宪英对着月亮自言自语道。
  春花秋落,世事流转,人们只记得那个,辛家才女鉴忠佞,不知佳心寄谁思。
  • 我也说一句

评分

参与人数 1人气 +1 收起 理由
钟意施丹 + 1 精品文章,给你点个赞!

查看全部评分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4940

积分

1011

人气

376

粮饷

锋芒毕露 · 谋

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

韬略志坚

发表于 2018-4-23 22:23:4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天问道生 于 2018-4-23 22:34 编辑

沙发?写的可以,脑洞大开,情感细腻,不愧是袜子姐姐,这路数就是下一个琼瑶~
  • 我也说一句

  • 评分

    参与人数 1人气 +1 收起 理由
    白沫子 + 1 活动奖励

    查看全部评分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万

    积分

    4979

    人气

    647

    粮饷

    空城绝唱

    Rank: 10Rank: 10Rank: 10

    翩翩儒生佳人美眷勾唇嫣然上网的曹丕

    发表于 2018-4-24 10:00:34 | 显示全部楼层
    加薪 加薪 加薪
    冲这个名字也要顶
  • 我也说一句

  • 评分

    参与人数 1人气 +1 收起 理由
    白沫子 + 1 活动奖励

    查看全部评分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万

    积分

    3928

    人气

    419

    粮饷

    锋芒毕露 · 谋

    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

    持之以恒文稻武略结伴而行上网的曹丕佳人美眷翩翩儒生荐言献策勾唇嫣然坚持不懈珠纱遮面韬略志坚剑眉星目舞态生风初出茅庐巧笑嫣然心悦君兮金璧之才桃园三杰

    发表于 2018-4-24 10:03:25 | 显示全部楼层
    白姐姐找的这俩皮肤绝配 一个动作
    • 白沫子 :是的,忽然发现他们就是有缘
      2018-4-24 10:46 
  • 我也说一句

  • 评分

    参与人数 1人气 +1 收起 理由
    白沫子 + 1 活动奖励

    查看全部评分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3万

    积分

    5798

    人气

    19

    粮饷

    锋芒毕露 · 谋

    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

    持之以恒坚持不懈巧笑嫣然舞态生风韬略志坚珠纱遮面剑眉星目心悦君兮六韬之略七步成章八斗高才凤引九雏空城绝唱初出茅庐荐言献策犯言直谏为人民服务翩翩儒生佳人美眷勾唇嫣然文稻武略上网的曹丕结伴而行

    发表于 2018-4-24 10:06:45 | 显示全部楼层
    嗯??????这俩人……好吧,你脑洞大你说了算。
    • 白沫子 :最开始我想到这对的时候,我也发现自己有毒哈哈哈
      2018-4-24 10:47 
  • 我也说一句

  • 评分

    参与人数 1人气 +1 收起 理由
    白沫子 + 1 活动奖励

    查看全部评分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万

    积分

    2865

    人气

    558

    粮饷

    凤引九雏

    Rank: 9Rank: 9Rank: 9

    坚持不懈

    发表于 2018-4-24 10:08:4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又是同人文
    • 白沫子 :是的,留下了没有绘画技术的眼泪
      2018-4-24 10:47 
  • 我也说一句

  • 评分

    参与人数 1人气 +1 收起 理由
    白沫子 + 1 活动奖励

    查看全部评分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4万

    积分

    1万

    人气

    3472

    粮饷

    锋芒毕露 · 技

    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

    上网的曹丕文稻武略勾唇嫣然荐言献策坚持不懈持之以恒日久弥坚初出茅庐我是赢家才望高雅狂欢的曹操字字珠玑翩翩儒生佳人美眷金璧之才桃园三杰

    发表于 2018-4-24 10:09:06 | 显示全部楼层
    跟太太一样一脸懵***……
    • 白沫子 :回复Sarabi: 么么哒
      2018-4-24 18:12 
    • Sarabi :回复白沫子: 没啊~沫子的文笔是有本***认可的~(づ ̄3 ̄)づ╭❤~
      2018-4-24 10:57 
    • 白沫子 :呜呜X﹏XSarabi是说我写的不好吗?
      2018-4-24 10:48 
    • 白沫子 :回复宿海仁太丶: 因为你皮
      2018-4-24 10:48 
    • Sarabi :回复宿海仁太丶: 咋又是你?
      2018-4-24 10:23 
  • 我也说一句

  • 评分

    参与人数 1人气 +1 收起 理由
    白沫子 + 1 活动奖励

    查看全部评分

    (๑ơ ₃ ơ)ﻌﻌﻌ♥   (๑•̀ㅁ•́ฅ)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