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793|回复: 7

[小说故事] 【社区活动】吴苋同人文-汉宫醉梦之梦归蜀都

[复制链接]

327

积分

354

人气

12

粮饷

三顾茅庐

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18-1-13 18:28:4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沐渊琼楼 于 2018-1-25 22:24 编辑

题目:汉宫醉梦之梦归蜀都


    乱世男儿战场殇,女子空守房门有谁知?世族名门终尘土,英雄壮士汉中王,今不见夫君几日归,可叹本是碌碌无为,终成一国之体焉。


此时正是灵帝在位,外戚、宦官相继掌权,朝廷乌烟瘴气。小女子名叫吴苋,出生在陈留南部的一个小村落,我家并非一般家庭,在当地小有名气,叔父吴匡为大将军何进手下幕僚,家中有一个哥哥吴懿为人敦厚稳重,为家庭生计不停的劳累奔波。这一日,原本做事稳重的哥哥,拿着一道手书急匆匆的往家中奔跑而来,哥哥当时脸色煞白,当跑到门前时已经汗流浃背,在外面大声的喊着“父亲大人,父亲大人,不好了,不好了。”声音沙哑惊恐,仿佛遇到灭门大事,父亲站在阁楼之上推开窗子,简单的说了句“慌什么!有事进来说。”哥哥急匆匆的便上了阁楼。

“父亲大人,”哥哥喘了一口气,继续说到“父亲大人,大将军何进是何等为人父亲可有所耳闻?”

“到是听你叔父提起过,屠夫出身粗鄙的很,靠其妹嫁给灵帝,获得国舅大将军衔,但并无真才实学。”父亲缓缓而到“你提起他做甚?我家工作可以,但可不结交权贵。”

“不。父亲大人。”哥哥正说着便扭头看了看正在父亲身旁正直碧玉之年我的,继续说到“何进不知听谁说我家妹妹生得端正,让我们将妹妹送到大将军府去。”

“哦!”父亲一听眉头紧锁,“何进怎得这般?”

“父亲。不日何进便派人来索要妹妹,正当如何?”

“哼!我家女儿,他何进还想豪夺不成。”

“可是,父亲大人,何进贵为当朝大将军,手上掌握全国之兵马,我们若违抗必性命不保。”

“你叔父现在在做些什么?”

“父亲,哎!”哥哥欲言又止,叹了一口继续说到,从话语中我能听到哥哥的哀怨之声,“据我所知,就是叔父他为了讨得何进换新,才向何进献出妹妹,若妹妹落入何进之手,想必糟蹋了。”

“他……”父亲一听心头又急又气,内心中好似打翻了五味调料,十分不得滋味。

就在这时,只听得外面人喊马嘶,就听得外面的人喊着“吴老先生可在,奉大将军军令,尔等速速将吴苋小姐交出,让我等将小姐带到大将军身旁伺候,违令者当即斩杀。”来人趾高气昂,就在马上大声念着那无耻的手书,读完后便命令手下官兵将门踹开,他翻身下了坐骑,在两侧虎狼军的保护下径直走进房间,毫不客气的在正位之上坐下,便吩咐手下官兵将吴老先生和吴苋、吴懿带到正厅,虎狼军随即开始闯进庭院、阁楼等地,不由分说的将家人们推推搡搡,见到此时的父亲怒火愤恨,大吼了一声“住手!”所有的人向阁楼方向望去。

“哈哈哈,吴老先生今日可好?”传令官站起很行缓缓迎上父亲,“吴老先生眉头紧锁是为何意,我等奉大将军之命前来说亲,吴老先生还不上个脸,让我们顺利的完成任务。”

“哼!何进屠夫小儿竟然想娶我女儿为妾,妄谈?”父亲言语开始激动。

“老先生可曾想好?”

“哼!”

“好,既然如此,别怪小的们不怜香惜玉!”正说着传令官一摆手,十几个大兵纵深排开,大喊一声“抓!”十几个手持刀斧的士兵一拥而上,各个面目狰狞,这时父亲猛然跳断喝一声“你们敢……敢如此放肆……”士兵们执行命令那听得父亲得怒吼,只管一个劲的上前拿人。其中两个士兵,架起父亲往门口硬硬的脱出去了,然后有**名士兵将母亲、哥哥与我隔绝开来,另外两人上前揪住我的胳膊,我死死的抱着阁楼的柱子,双手的指尖已经能看到殷红色的鲜血,哥哥和母亲被多名士兵拦着,尽管他们声嘶力竭的狂吼,士兵们依旧无动于衷的执行着自己的任务,这时那个传令官怒喊道“你俩过去把她的手从柱子上扣下来!”一个扣字,甚是简单,但字里行间fa出的恨意阴森恐怖,毫无一丝怜悯之情,宛如魔王派来的小鬼,面目狰狞,行为可憎。我被众多士兵托到了院子当中,衣角已经被磨得破旧不堪,已经不复往日的姿色,娇躯被狠狠的、任意的横躺在冰冷的地上,我满面泪痕,呜呜的哭个不停,哥哥和母亲依旧在士兵拦挡下破口大骂,母亲悲愤的声嘶力竭晕倒在哥哥怀中,哥哥扶着母亲被士兵死死的看押着,双眼中奔射出自责与愤恨,一旁的父亲也被两个士兵架着,父亲见我这般模样,心头大怒,用足了自己全身的力气将两名士兵推开,从士兵手中抢过一柄铜剑,大声喊叫着“你们这群孽障,老夫虽然不在朝为官,也是一方贵族,岂容你这般侮辱,苋儿,为父无能,请莫怪为父。”随即老泪纵横,双手使劲抱住剑柄,“为父欠你们的只得来生再还!”

“不要……”

父亲的双手向上一横,锋利的长剑割破的父亲的咽喉,我的眼前顿时一片漆黑,身边的亭台楼阁、花鸟鱼虫、青山绿水、稻田育秧顿时变成了灰白色,我的身体完全没了感知,随着父亲鲜血喷洒在地面的同时,我便瞬间失去的感知,fa自本能的用尽全身的力量,生生的把押解我的士兵推开,扑到在父亲的身体之上,双眼间如火烧一般,显露出条条血丝,然后狠狠的瞪着传令官,愤恨的说了句“我……我跟你们走!”

“小姐若是早这般知趣,吴老先生也不会枉死。”传令官一丝冷笑,言语中透露出无情之意,此人已经不在是常人。
几名士兵正要将我押解出府邸时,只听得外面异常喧闹,锣鼓震天,府邸正门随即被推开,两侧进来数十名铠甲武士,各个正气凛然、英姿飒爽,整整齐齐分开站立,当中一人身披紫衣,束fa金冠,面如冠玉,双眼洞彻人心,腰间系一条杏**丝绦,丝绦之上系一块玉厥.
(未完待续)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27

积分

354

人气

12

粮饷

三顾茅庐

Rank: 3Rank: 3

 楼主| 发表于 2018-1-13 18:29:03 | 显示全部楼层
来人正是当时的翼州刺史宗正汉室宗亲刘焉。
刘焉一到传令官与士兵顿时面面相觑,跪倒一片,开口声称“拜见刺史大人。”
“尔等来此意欲何为?”刘刺史见状面生恼怒。
“我等奉大将军令前来捉拿……不……是有请,有请吴老先生到大将军处饮宴。”这话说的让路人听了不时的嘤嘤fa笑,真是墙头草、蛇鼠之辈,言语中透出殷勤与谄媚无以复加。
“那为何吴老先生躺在血泊之中。”刘刺史厉声道。
“这个……这个……”传令官战战栗栗“纯属意外,纯属意外。”传令官深知刘刺史与吴老交情深厚,这位刘刺史也是不好惹的人,不说他是翼州刺史、宗正等官职,一个纯正的汉室宗亲身份便能压死他了,自然心惊胆战。“这个……这……”
“还不快**!”刘刺史厉声说。
“小的明白!小的明白!”谢刘刺史不杀之恩。
那传令官异常狼狈,随性将自己骑来的战马也丢在一旁,带着十几名士兵,踉踉跄跄的跑出府邸。这时刘焉缓缓走到父亲的遗体旁边,蹲下轻轻的用双手掰开父亲手中的长剑,精壮的大手在父亲脸前顺势已抚,帮助父亲闭上双眼,喃喃的说到“兄长大才,枉死于小人之手,吾来晚了。罪过罪过!”言罢转身走向母亲和哥哥,“嫂嫂。”虽然普通的一声尊称,看得出刘焉甚是遗憾。
“君郎!”母亲缓缓开口“君郎,吾身遭变故,夫君枉死,子远学业未成,苋儿年纪尚幼,吾已无力照顾,求君郎代为照料,吾也瞑目!”
“嫂夫人客气,子远才干舒达,正是可用之才,我这迁任益州刺史正想带子远入蜀,若何?”
“谢谢君郎之情,吾瞑目已!”言罢母亲一口鲜血喷出,躺在了哥哥怀中。
“母亲!”我与哥哥应声大叫,甚是悲痛欲绝。
随即哥哥领我与众家丁随刘焉西迁入蜀,一晃数年已过,大将军何进因为自己的愚蠢,遭张让等十常侍密**害,随即董卓杀张让入洛阳,大肆搜刮全国美女侍寝,搞得民不聊生,当时西园八校尉出身的袁绍极度反感董卓,应曹操邀请与河内郡太守王匡、北海太守孔融、冀州刺史韩复、北平太守公孙瓒、长沙太守孙坚等诸侯在酸枣会盟,力讨董卓,可叹终不能成事。
此时正在绵竹关口,刘焉带车队驻扎,在军帐之中招来众家幕僚议事,言道“听得现任益州刺史**俭在益州大事聚敛,贪婪成风。百姓民不聊生,我正想随即南行至交州避祸,可否?”
“不可。”席间一人言道,正是侍中董扶,“吾夜观天象,见得京师将乱,益州分野有天子气。”
“董侍中所言极是,**俭多行不义,必不为众人所期,将军欲南行,倘若蜀地被他人所得,岂不后悔。”
“嗯。正合我意”随即传令留吴懿镇守绵竹,以为接应,自带军队至上庸屯兵,以待时机。可谓是天算,此时**俭已被黄巾贼马相等杀死,旬月之间,破坏三郡,自称“天子”,众至十余万人,遣兵破巴郡,杀郡守赵部,但后又被益州从事贾龙组织军队击败,贾龙随即邀请刘焉入蜀,治所定在绵竹。刘焉上任后,任命贾龙为校尉,将他迁到绵竹居住,刘焉安抚收容逃跑反叛的人,极力实行宽容恩惠的政策,益州兴盛一时。
又过了数年,一日外面竟传出吴氏之女,大富大贵之相,谁家娶得定能有王霸之位。
“哥哥,这是那家传出来的闲话。这不是把哥哥往火坑中推送吗?”
“哎!苋儿莫慌,吾自有主张。”
见兄长如此我也不得多言,只当听天由命,“哎!”身处乱世怎能想着儿女情长,也只得当成政治权谋中的祭品,说来不如生在寻常百姓之家,缝缝补补,虽然艰辛倒也少了这一分政治风险,平平淡淡才好。没几日便有人前来提亲,正是刘焉刺史派来,让我嫁于其三子刘瑁,婚姻本事父母之命媒妁之言,闺中女子哪有自己选择的权力,想到这里只得说了句“细听兄长安排。”
“席间戏言,没想到刺史大人当了真。”吴子远苦笑了一番,也只得手下聘礼。
七日后我便嫁入刘家大门,红罗锦缎,鞭炮齐名,甚是热闹非凡,众人皆向兄长道喜,“子远兄好福气,舍妹嫁入刘家毕竟大富大贵,日后刺史真当了王霸,岂不跟着成立国舅。”
这言语一出吓得吴懿浑身fa抖,赶紧辩解道“休得胡言乱语,你这陷刺史大人不仁不义,反叛朝廷,一旦被外人听见且不是连累了刺史大人,休得胡言。”
“酒后失言,酒后失言。”那人骚骚脑袋一声苦笑带过,可不料这声戏言后来成实。
初平二年,刘焉更造作乘舆车具千余辆,欲在蜀中称帝。荆州牧刘表上表朝廷,称刘焉“有似子夏在西河疑圣人之论”。随即刘焉称病,让朝廷将其子奉车都尉刘璋从京城派到益州,刘焉趁机将其留下。正到了兴平元年,在朝中为官的长子左中郎将刘范与其弟治书侍御史刘诞,汇通征西将军马腾策划进攻长安,但密谋败露,逃往槐里,不久刘范被杀,刘诞亦被抓获处死,议郎庞羲送刘焉的孙辈入蜀免受牵连。此时绵竹fa生大火,刘焉的城府被焚烧,所造车乘也被烧得一干二净,四周民房亦受其害,刘焉不得已迁州治到成都。因为伤心死去的两个儿子,又担忧灾祸,不久便fa背疮而死。再说这刘瑁与吴苋本来就是政治婚姻,二人并无真情实意,建安十三年曹操攻打荆州屯兵至襄阳,刘璋派遣使者致敬,曹操表刘瑁为平寇将军,可惜好景补偿刘瑁不久狂疾fa作而亡,苋儿便成了亡夫之妇。建安十九年夏,刘备平定益州,拜吴懿为护军,正值孙夫人偷跑回东吴,与君再无音信,刘备势力如日中天,定荆南收益州平汉中占上庸三郡,正待加汉中王时,恐没有正妻落人笑柄,法孝直谏言刘备拉拢士族,“论其亲疏,何与晋文之于子圉乎?”建安二十四年,刘备自称汉中王,立吴氏为汉中王妃,章武元年刘备称帝追忆国号为汉(史称蜀汉),立吴氏为皇后,并下册文说:“朕承顺天命,登位至尊,君临天下。现在册立汉中王王后为皇后,特派使持节、丞相诸葛亮授皇后玉玺印绶,承命宗庙,母仪天下,皇后应恭敬谨肃!”
时光如箭,岁月已老,先帝于章武三年四月二十四日去世,幼主刘禅继位,我便成了皇太后,身居长乐宫中,每日深居简出,甚是无聊,随着年纪的增加,性格更显寡欲,建兴十二年正月,刘琰的妻子胡氏进宫向去向我祝贺新春,由于大家玩乐的比较尽性,我便言道“胡氏生的有哀家当年的姿态,哀家甚是喜欢,不如今日陪哀家一夜聊聊衷肠若何?”
“幸得太后深爱,妾身哪有不从之理。”
“哈哈哈。”我甚是欢喜“小丫头真是甚得我心。”
这一夜虽然闲谈话语,但我也没想到这一夜却害了为贤臣良师,由于我的过失,刘琰认为胡氏和幼主私通,痛殴胡氏后,并将其休弃出门,胡氏向执法部门控告刘琰,此后刘琰被判处有罪死刑弃尸街头。
“哎!我的一次戏谈,便害了一条生命,怪我怪我,为何我要留这丫头于身边。”我心头一酸,为了这点破事我心中闹了几年,不久便驾鹤西去。
真可谓是:易称有夫妇然后有父子,夫人伦之始,恩纪之隆,莫尚於此矣。是故纪录,以究一国之体焉。
  • 我也说一句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万

积分

1308

人气

219

粮饷

凤引九雏

Rank: 9Rank: 9Rank: 9

翩翩儒生佳人美眷勾唇嫣然心悦君兮珠纱遮面韬略志坚巧笑嫣然剑眉星目舞态生风

发表于 2018-1-13 20:08:0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么么哒,我来啦!
  • 我也说一句

  •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4935

    积分

    733

    人气

    134

    粮饷

    七步成章

    Rank: 7Rank: 7Rank: 7

    韬略志坚巧笑嫣然

    发表于 2018-1-13 20:39:2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嗷嗷嗷前排偷****的流明万一贴火了呢……
    • 偷地雷的 :喵喵喵 前排@≮殷九娘≯流明 万一贴火了呢……
      2018-1-13 20:41 
  • 我也说一句

  •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万

    积分

    1492

    人气

    356

    粮饷

    凤引九雏

    Rank: 9Rank: 9Rank: 9

    佳人美眷勾唇嫣然韬略志坚舞态生风巧笑嫣然

    发表于 2018-1-13 20:41:32 | 显示全部楼层
    好文帮顶
  • 我也说一句

  •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