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5669|回复: 34

[小说故事] 【姜维*诸葛亮同人文】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

[复制链接]

6993

积分

621

人气

165

粮饷

八斗高才

Rank: 8Rank: 8

翩翩儒生勾唇嫣然韬略志坚剑眉星目心悦君兮舞态生风

发表于 2017-12-21 12:37:1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





10.png     11.png



       窗外,雨依旧下着,姜维就只在淅淅沥沥的雨声中望着窗外的天。看夜由浓墨般地黑过渡到死寂的苍蓝,直到最后fa灰的白色。往日种种,一幕一幕交替出现在脑海里。仿佛昨日丞相还在春日暖阳中轻唤他一声伯约,而今日,就只剩他一人躺在冰冷的床榻上听着窗外的雨声,“丞相,我好想你。”  

       建兴六年(228年)        
       那是姜维投降丞相的那一年,那日,周围是各种埋伏,姜维只有一条路可以走。一路向前,远远地,姜维就瞧见诸葛亮坐在轮椅上,亮老了,老了很多,是啊他已经四十八了,眼角有了皱纹,可这好像并不影响他的风姿,他手持羽扇,一身白袍,气定神闲,嘴角还噙着一丝捉摸不透的微笑,像是仙人,仿佛天下的一切尽在他的掌握之中。而姜维,相较之下就很是狼狈了,满身血迹,灰头土脸,人困马乏,像是逃荒的难民。
       他对他说:“伯约此时何尚不降?

       姜维在原地愣了半晌,才翻身下马。单膝跪地,“维愿降丞相。”
       诸葛亮并不知道,姜维谋划这一刻,有多少年了,他还是一个少年时,因逃难而流落蜀中时,在街头不经意的一瞥,诸葛亮便深深吸引了他,从那时起,他就一直渴望有一天他能站到诸葛亮面前。但是他身在曹魏,而亮忠于蜀汉,国籍的不同是最大的拦路虎。而姜维深知诸葛亮终有一天会兵临天水城,让诸葛亮看到他的才能,诱亮用计劝他降蜀,一切自然就不同了。        
       从那日起,姜维便一直跟随着丞相,身为降军的他,是魏人眼中的叛徒,没有住所,很自然地,他住进了诸葛府里,每日跟着丞相学习。
       庭院内,姜维在认真的练习舞枪,练毕。“好!”“丞相。”维满脸红通红。“伯约。”诸葛亮伸出手,拍了拍姜维的肩“不愧是我诸葛孔明看中的人啊。你我一定能一同兴复汉室,克复中原。”维抬起头,盯着丞相的脸,不由得失神了片刻。他抬起手,快要抚上诸葛亮眼角的细纹。“报!有姜维将军的信。”送信小肆的声音传来,这才让他回过神来,姜维忙低头拱手“多谢丞相称赞,维定不负丞相心愿。”        

       “看信吧。”       姜维接过信,拆开,原来是姜维的母亲寄来的劝他回魏的信。回去是不可能回去了,从投降丞相那日他的一跪起,他便下定决心献上一生的忠诚与信仰。不是对刘禅,也不是对蜀汉,而是对他的丞相。
       “是母亲的信。”
       “想必是想你了。”
       “回丞相,母亲劝我归魏,不过,请丞相放心,维早就下定决心今生今世只忠于丞相一人。”

       于是他选择了背弃国家,抛弃母亲,成为一名蜀人,为丞相尽一生之力。那个曾被天水人人称颂的孝子姜维不存在了,回信的时候,他咬咬牙,狠了狠心,提笔回了母亲“良田百亩,不在一亩;但有远志,不在当归。”其实哪有什么远志,不过是为了能永远待在丞相身边罢了。        
       ……



评分

参与人数 3人气 +15 收起 理由
初蓝 + 5 精品文章,给你点个赞!
大魏男神张春华 + 5 wuli肥棒棒哒!
潇水寒沙 + 5 为伯约顶

查看全部评分

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6993

积分

621

人气

165

粮饷

八斗高才

Rank: 8Rank: 8

翩翩儒生勾唇嫣然韬略志坚剑眉星目心悦君兮舞态生风

 楼主| 发表于 2017-12-21 12:38:23 | 显示全部楼层

       建兴七年春。
       季汉再度起兵fa魏,亮遣陈氏攻武都、阴平,维前往助之,遂克定二郡,雍州刺使郭淮退走。这场胜利扫清了前两次北fa失利留在朝野中的阴霾,皇帝刘禅立刻下令因街亭之败自贬三等的诸葛亮重掌相印,与他同返成都的姜维也得到了召见和正式的封赏。
       这次见面让皇帝对这位二十七岁的魏国降将产生了不错的观感,而受到皇帝青睐,免不了的便是参与宫中各类集会的次数与日俱增,姜维也不例外,有几次是代政事繁忙的诸葛亮前去,而这一晚竟是单独召见他一人。
       将近子时,诸葛亮放下手中的竹筒,合上眼揉了揉眉心,轻轻叹息了一声。这些天,他总是有些周身乏力,又来不及好好休养,眼下倒像是越fa严重了。他抚着胸口深吸了一口气,手掌之下立刻传来隐约的刺痛,像是有什么硬物阻塞在那里,郁郁不得解。想着不久便将返回汉中筹备下一次出战,他决定早些睡下,养足精神,于是喊来侍从收拾了笔墨书筒,回寝间准备安寝。
       姜维进来的时候他刚刚换了寝衣,屏退了服侍他的贴身侍从。姜维虽已是奉义将军,却也尚无自己的府邸,从初降后住在丞相府后来也就一直住下了并没有再寻其他住所。他的居所本在别院,但侍从们都知道他是丞相心腹,故而并没有阻拦。听到叩门声,诸葛亮一时间还以为宫中出了什么急事,赶忙让姜维进来,然而,接下来的事情全然超出了他的预想。
       年轻人手扶门框抬脚迈入,随及在身后阖了房门。诸葛亮留意到他身上仍是傍晚进宫的锦袍,步fa似是颇为不稳,愈fa地忧心起来,不禁上前几步问他究竟何事。不料对方一言不fa,也不行礼,径自踉跄着来到他跟前,诸葛亮只觉得一股浓郁的酒气扑面而来,未及开口整个人就被姜维一把抱住,半拥半拖地推向身后的床榻。
       后背撞到榻上时诸葛亮抽了口气,铺开的锦被化解了大部分的冲力,他没有感觉到疼痛,只是被压在身上的重量骇得手足无措,一时间失了言语。匆忙地定了神,他挣动四肢想把对方推开,结果姜维却像是fa了狠似地不理不睬,强健的两臂紧紧地钳着他,硬是分毫也挣不脱。
       “姜伯约!!你……?!?”
        灼热的吐息带着酒气吹在颊上,诸葛亮直感觉耳根fa烫,又羞又恼。本来想fa声责问,话一出口又担心外面的侍从守卫听见,传扬出去害了姜维前途,于是刻意放低了声音,在他耳边呵斥道。
       “酒后失态,成何体统!倘若被人知道,你的名声还要不要了?!快放开我!”
       说着他又推搡了姜维几下,指望他能松手容他起身,可姜维仍然置若罔闻,依旧死死地抱着他不放。诸葛亮皱了皱眉,知道他醉到如此地步恐怕说教也无效,正在一筹莫展,突然fa觉对方样子有异,下意识停止了挣扎,凝神屏气。姜维的脸埋在他颈边,肩膀一下下地抽动着,粗重而断续的呼吸声中隐隐夹杂着尖锐的鼻音,诸葛亮不由心神一凛,拽住他的衣领,扳起他的脸看过去。
       姜维果然在抽泣。就着榻边的烛火,诸葛亮看到他两眼通红、双颊沾湿,俯视他的神情里尽是说不出的凄楚悲凉,不禁又是一惊。姜维一贯品性刚毅,自得他以来诸葛亮从未见过他露出如此情态。转念想到他作为降将弃国而来又被迫母子分离,已是不可避免地要担上不忠不孝之名,此刻于季汉拜将封侯,在朝者亦多有不满,虽不敢当面置喙,背地里却不知道要受多少委屈排挤,今日失态恐怕是也有着不少苦衷。这样思忖着,心下里开始不忍,话音便跟着柔和了下来。
       “伯约,你怎么了?”
       “丞相……”
       姜维失了神般地喃喃唤道。诸葛亮温和地看着他,暗自想着无论他说什么也要想方设fa替他解忧。姜维这是略略放松了对他的禁锢,手肘撑在他脸侧抬起上身,一手握住诸葛亮的手腕,拉下他仍旧攥着他衣领的手,贴在自己**烫的颊上。
       “维思慕丞相已久,求而不得,进退无路,日日心如刀绞。”
       这话自他口中说出,带着醉酒的含混,却是一字一句,斩钉截铁。诸葛亮瞬间睁大了双眼,而姜维并没有等待答复的意思,放开他的手,转而扣住他的下颌,低头便吻了上去。
       对于情,诸葛亮承认姜维一向掩饰得很好。他几乎成功地瞒过所有人,却唯独无fa瞒过诸葛亮本人。他还如此年轻,而诸葛亮长他二十有余,就体察人意而言,姜维还远非比可。不过尽管相识时日尚浅,他却始终坚信姜维已能知他懂他,由此便该明白他想要的恰恰是诸葛亮永远无fa给予的,因而既未想要做出任何回应,更是未曾料到会有这一刻的到来。
       寝衣的腰带被解开时,诸葛亮便是怀着这样的心思沉默着,不动声色地看着那件薄薄的织物顺着床榻边缘静悄悄地滑落到榻前的软垫上。姜维的动作有些笨拙,褪尽自己的衣衫、拥着他潜入锦被时候还扯到了他的头fa,让他吃痛地皱起了眉。姜维的身体如火般炽热,覆在他身上仿佛要将他一起点燃。诸葛亮合上双眼,在姜维又一次碾压上来的唇下柔顺地开启了唇齿,将一声叹息藏在了彼此交缠的舌尖。
       若能借此为你带来稍许的慰藉,那就那去吧。
       毕竟,我于公义以外能够给予你的不过仅在这一身,和这片刻的欢愉罢了。
      “亮亦心悦于你。”只是这句话淹灭二人的粗喘中。
   

       一夜缠绵。
       ……



  • 我也说一句

评分

参与人数 1人气 +5 收起 理由
大魏男神张春华 + 5 诶诶诶?一夜啥?

查看全部评分

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6993

积分

621

人气

165

粮饷

八斗高才

Rank: 8Rank: 8

翩翩儒生勾唇嫣然韬略志坚剑眉星目心悦君兮舞态生风

 楼主| 发表于 2017-12-21 12:39:09 | 显示全部楼层
       姜维缓缓地睁开了眼睛。
       他昏沉沉地翻了个身,一时不知此间何处。揉了两下惺忪的睡眼,怔忡片刻,他定了定心神,只觉得四周陈设十分熟悉。待到越fa明白了几分,突然浑身一震,慌乱不迭地推开锦被跳将起来,霎时间彻底清醒。
       天已大亮。他赤着上身坐在榻中,鬓fa凌乱,双目红肿,太阳xue处泛着涩涩的酸痛,滑至腰间的锦被之下寸缕未着。
       而这是诸葛亮的寝间。
       姜维感觉头疼不已,昨夜似是fa生了些什么。可是实在是难得回忆起来。
       他记得,傍晚时分他独自进宫飨宴——虽然比起宴会来,那更像是一场附有酒肴的君臣会谈。
       当晚却没有歌舞助兴。年轻的季汉皇帝端坐于正中龙榻,下方除了姜维,便只有几位斟酒布菜的侍女。席间大抵是刘禅问话,姜维作答,而话题只有一个,不是国事战事,而是围绕诸葛亮。
       “相父平日吃的好吗?几时入睡?……”
       “先帝在时,每有战事必亲自奖率三军,但几乎从不准相父上阵临敌,卿以为何?”
       还未等姜维接话,他径自继续了下去。
       “非为相父不晓军事。只是一则大军出动,须得庙堂稳固、足粮足兵,方可保前线无忧;二则一入疆场,生死莫测……先帝那是舍不得。
       “其实朕又何曾舍得!但朕实在可以说是无能了,才不得不使相父代为驱驰。”
       说罢他叹了口气,微微摇了摇头。
       “相父待卿甚重,朕亦愿相信相父的眼光。朕知相父不久将再赴汉中,故而今夜召卿前来,欲以公私二事相托。公者,为倾卿之力助相父讨贼兴复;私者,则愿卿追随相父,不离左右,时刻为相父分忧。这两件,卿可能做到?”
       “陛下之意正是臣之本愿。臣敢竭微末之力,不负陛下之托,除死方休!”
       “朕知道相父治军甚严,平日里怕是不得痛快。今夜既有朕的谕旨,卿且开怀畅饮吧。”
       然后他竟真的不负圣望地醉了。
       散宴以后,姜维已无fa骑马,刘禅派马车送姜维回去。及至相府时却又好似清醒了不少,干脆拒绝了侍从的搀扶,一个人走了进去。他也并不是醉得不识方向,但他没有走向自己的居处,而是径自去了诸葛亮的寝间。
       世间万物,唯有这情之一字最难自抑,何况所思所想之人又是多年一直倾慕之人。
       这样的相思是十分辛苦的。平日里他极力隐忍,不曾有过半分逾越之举。他不惧抛家弃国的骂名,亦不惮朝堂之上的非议,只怕一时情动失了分寸,毁了那人对他的信赖和依托。
       可这一夜却格外难耐。他与别人整晚对酒相谈,谈到的却都是此刻思而不见的爱慕之人,无疑像是在他竭力**的相思之火上狠狠浇下一桶清油,一口气烧断了所有的约束。他急切地想要见到他,一刻也不肯等待。而且,也似乎的确见到了他。
       他垂首看向自己的双手。尽管记忆不成章节,但指尖还残存着温润肌肤的触感,唇齿间亦留有甘美的余香。相拥时那人颤抖的喘息和低吟依旧回荡在耳畔,恍惚之间仿佛还记得听到他说了什么,这真的是梦吗?还是真实?若是梦,未免太过真切,可若不是……
       “将军醒了?”
       年轻男子的声音将他从凌乱的思绪中唤了出来。姜维抬起头,原来是诸葛亮的贴身侍从抱着几件衣服来了。

       于是点了点头教他进来。这时他才想起自己连一件寝衣也没穿,登时感觉有些难堪。
       侍从将怀中衣物放在床头几案,笑着对他说道:“将军睡得可真沉,辰时都已经过半啦。”
       “啊?!”姜维心神一凛,转头望望窗外,又望向侍从,方欲开口,目光却落到了几案的袍服上。聪明的侍从明白他想说什么,不等他出声,兀自接上去说道。
       “将军的衣服里外都沾了酒污,丞相已命人取走清洗。这是从您房里拿来的,请将军更衣洗漱。”
       沉默的将衣服逐一穿好。侍从又拿来了他的靴袜。这时他犹豫了些许,还是问了出来。
       “昨夜我……”
       “昨夜将军进宫赴宴,大醉而归。您不记得了吗?”
       “……丞相呢?”
       “丞相在书房,您收拾好以后便可去见。”
       “不,我是说……丞相昨夜,在何处安寝?”
       话一出口他马上便有了悔意,但侍从依旧面带微笑,大大方方地答道。
       “丞相见您醉得厉害,令我等把您安置在此,便返回书房去了。近日公务繁忙,丞相常在书房留宿,昨夜亦是如此。”
       姜维登时怔在原地。细看年轻侍从的表情,竟是毫无半点异色。
       匆匆洗漱后,姜维便去书房拜见诸葛亮。

       “伯约,头可还疼?”
       “尚有一点。”

       “饮酒本无过,但多饮误事,以后可不能如此般毫无节制,阿斗尚还年轻,他许你一醉方休,你便真的喝得酩酊大醉?”
       “丞相恕罪,姜维知错,再无下次了。”
       “行了,你去忙你的吧。”随手拿起桌上的竹筒翻阅,半晌,fa觉姜维仍站在一旁没有出去。“伯约还有何事?”
       “丞…丞相,昨夜…没有fa生点什么吗?”
       “你昨日大醉而归直接去了我的寝间,还弄脏了我的寝间。”诸葛亮佯怒道。

       和侍从所说一致,果真是我做梦了吗,可也太真实了。“丞相恕罪,维昨日可是真喝太多了。”都出现幻觉了。
       “罢了罢了,下不为例。”
       “臣告退。”
        ……



  • 我也说一句

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6993

积分

621

人气

165

粮饷

八斗高才

Rank: 8Rank: 8

翩翩儒生勾唇嫣然韬略志坚剑眉星目心悦君兮舞态生风

 楼主| 发表于 2017-12-21 12:39:38 | 显示全部楼层
       建兴十二年(234年)      
       这是诸葛亮生命的最后一年。

       他说“哪怕是死,我也要死在北fa路上。”许是,他早料到自己的时日不多了,他想在他离开人世之前,了却这一桩心愿。诸葛亮做了充分准备,出兵十万攻魏。蜀军到了渭水南岸的五丈原后,诸葛亮一方面构筑营垒,另一方面屯田耕作,以作长期对峙的打算。与此同时,东吴孙权被诸葛亮派去的使者说动,也分兵三路对魏fa起了猛烈进攻。
       那时,魏文帝曹丕已经病死,继位的魏明帝曹叡亲自带兵与东吴交战,派司马懿在五丈原防守蜀军。魏明帝对司马懿交代了四个字:“只守不战。”司马懿果真闭门不出,只管牢牢守住营垒,任丞相百般千般侮辱也无动于衷,哪怕诸葛亮派人给他送去一套女人的衣服,嘲讽他像女人一样胆小,不敢出营应战。可这并没有激怒司马懿,他一笑了之,识破了这是诸葛亮的激将fa。姜维暗自佩服,不愧是跟丞相斗了这么多年的人,他的忍耐力确实非同一般,至少,姜维觉得比他强大多了。
       不管怎么样,诸葛亮还是照旧派使者到魏营去挑战。司马懿每次都很客气地接待使者,而又不露声色地了解诸葛亮及蜀军的一些情况。当他听说诸葛亮每天忙于公事,胃口不太好后,就想:“这卧龙日理万机,却吃得很少,这样身体能撑多久,不累垮才怪呢!” 真像司马懿所预料的那样,诸葛亮由于操劳过度,终于病倒了。
       是夜,五丈原。      
       姜维在丞相的军营外徘徊,看到侍卫原封不动地把晚膳端了出来。摇了摇头叹气道,“再去做一份端来。”姜维吩咐了一句,便进入营中,丞相卧榻在暖帐中,两眼无神。      
       “丞相。”      
       “咳咳…伯约,你来了。”      
       姜维为他掖了掖被子,床边坐下。      
       “伯约,我的时间不多了。”他的声音很轻,“抱歉,兴复汉室的重任就落在你的肩上了,以后的事只能你一个人来面对了。”      
       “丞相,请别说抱歉,维很感激丞相的知遇之恩,只要是丞相的愿望,维定万死不辞。”姜维顿了顿,“还有,丞相,其实我一直…”      
       “嗯?伯约怎么了?”      
       “哦,没什么。丞相想起来坐会吗?”姜维手忙脚乱的扶起丞相,给他后背放了靠垫,好让他舒服一点。      
       “伯约,”他看着他的眼睛,四目相对,说,“你很像亮的一个故人。”      
       “是谁?”        
       “丈夫处世兮立功名,立功名兮慰平生,慰平生兮吾将醉,吾将醉兮fa狂吟!”他缓缓念出几句词,望着案上的烛台,那一双黯淡无神好久的眼睛忽然亮了起来。
        原来是周公瑾!当年誉满江东的美周郎,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文韬武略胆识过人。这几句是他当年群英会戏蒋干时所唱,姜维恰好知道。他还知道,赤壁之战大败曹军是瑜亮二人合作的结果,周瑜的计策,加上诸葛亮夜观天象,算准最佳时机,借着东南风,烧尽曹魏百万雄兵。之前我还听说,周瑜死后,诸葛亮再未抚琴。果真是这样吗?说起来,丞相一看便是懂音律之人,而且丞相的手那么好看,姜维却未曾见过丞相弹琴呢。难道,丞相心中的人是他吗?怎么可能呢,姜维失笑摇头,仍记得,周公瑾最后是死在丞相手的。
       “是周瑜?我哪里像他?”      
       “眼神,你和他看我的眼神,几乎一模一样。”        
        姜维心里大惊,一个人的眼神会表露出什么,他在清楚不过了。他对丞相的心,骗得过天,骗得过地,骗得过所有人,却骗不过他自己。这种心情可以刻意掩瞒,但有时候会不自觉地从眼中流露出来。他以为他不会明白,可好像,他又有些明白。但是,竟然有人用同样的眼神看着他,而且,那个人是周瑜。      
       “没想到我竟会像东吴的都督大人,维就当作是丞相对我的赞美了。”        
       他也笑了,爽朗地说道:“我诸葛亮的徒弟,那是当然不会比他周瑜差!”        
       难道,在丞相的心里一直装着周瑜吗?姜维一边很惊讶,很嫉妒,一边又释然了,丞相于姜维,大概就是周瑜于丞相了吧。乱世之中能得一知音,这种感觉,维懂。      
       “伯约,我又累了。”      
       现在的他是这样的容易累,姜维也跟着很难受。这次,姜维没有马上扶他躺下,而是坐得更靠近他。让他靠在他的肩膀上,“靠靠吧,维陪丞相聊聊天,维命人又做了晚膳,估摸着马上要做好了,丞相好歹也要吃点东西。”      
       “嗯。听伯约的。”        
       姜维偏头第一次瞧见丞相如此乖巧的样子,多希望能一直这样拥着他,
       “丞相还记得第一次见维的时候吗?”      
       “记得,那时你还小,很是稚嫩。”丞相虽没有笑出声,姜维却能明显感觉得到他在笑“当年你还是个脏脏的小娃娃,转眼间,就成长为能独当一面的大人了。我啊…我也就……”      
       突然没了声…姜维心里咯噔一声,仿佛意识到了什么
       “丞相?丞相!”  
       “伯…伯约以后不会日日心如刀绞了吧。亮…亮亦……”彻底没了声。
       “亮亦心悦于你。”姜维不自觉的说出来,脑中的记忆纷至沓来,原来,那一夜,是真的存在,眼泪不自觉的落下,姜维已无fa分辨痛觉从哪来,仿佛有针在他的心脏上一遍一遍地刺着,这感觉,比他在战场上被利箭射中,还要疼上几千几万倍。      

       “你为何忍心离我而去?”      
        侍卫端着刚出锅的饭菜回来了,“拿走吧,丞相再也不会吃了。”
        ……   
       诸葛孔明逝世,享年五十四岁。



       “丞相,你还记得我们初遇时,你对我温软的微笑吗?”

       “丞相,你还记得我被其他官员谏言降军不可重用时,你对我的无限信任带给我的温暖吗?”
       “丞相,你说得对,我已经成长为能独当一面的大人了。可长大真让人备受折磨。”

       “丞相,我是一个坚强的人,没有你的日子,我也不会颓废而过。”
       “丞相,我一定继汝之遗志,讨篡汉之逆贼。”
       “丞相,来世,维何求唯你。”
       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恨不生同时,日日与君好。
       丞相,来世,我一定要永远与你在一起。

       ……


  • 我也说一句

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万

积分

1606

人气

23

粮饷

凤引九雏

Rank: 9Rank: 9Rank: 9

无尽的巅峰结伴而行佳人美眷韬略志坚心悦君兮坚持不懈翩翩儒生勾唇嫣然珠纱遮面舞态生风巧笑嫣然剑眉星目

发表于 2017-12-22 11:24:42 | 显示全部楼层
我肥好厉害么么哒
  • 我也说一句

  • 评分

    参与人数 1人气 +1 收起 理由
    落青非绪 + 1 皮皮虾,我们走!

    查看全部评分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9281

    积分

    340

    人气

    4

    粮饷

    八斗高才

    Rank: 8Rank: 8

    翩翩儒生初出茅庐坚持不懈持之以恒心悦君兮巧笑嫣然韬略志坚舞态生风

    发表于 2017-12-22 11:43:24 | 显示全部楼层
    前排!
  • 我也说一句

  • 评分

    参与人数 1人气 +1 收起 理由
    落青非绪 + 1 皮皮虾,我们走!

    查看全部评分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43

    积分

    80

    人气

    14

    粮饷

    二士争桃

    Rank: 2

    发表于 2017-12-22 13:13:55 | 显示全部楼层
    顶顶~
  • 我也说一句

  • 评分

    参与人数 1人气 +1 收起 理由
    落青非绪 + 1 皮皮虾,我们走!

    查看全部评分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万

    积分

    851

    人气

    251

    粮饷

    锋芒毕露 · 赋

    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

    勾唇嫣然文稻武略心悦君兮坚持不懈初出茅庐韬略志坚巧笑嫣然舞态生风珠纱遮面金璧之才剑眉星目

    发表于 2017-12-22 17:54:41 | 显示全部楼层
    后排围观姜小维与丞相解战袍
  • 我也说一句

  • 评分

    参与人数 1人气 +1 收起 理由
    落青非绪 + 1 皮皮虾,我们走!

    查看全部评分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万

    积分

    8581

    人气

    2749

    粮饷

    锋芒毕露 · 赋

    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

    无尽的巅峰上网的曹丕结伴而行荐言献策高山流水百战不屈文稻武略翩翩儒生勾唇嫣然佳人美眷舞态生风珠纱遮面心悦君兮初出茅庐坚持不懈剑眉星目韬略志坚巧笑嫣然金璧之才桃园三杰

    发表于 2017-12-22 18:07:10 | 显示全部楼层
    暖下月半回
  • 我也说一句

  • 评分

    参与人数 1人气 +1 收起 理由
    落青非绪 + 1 皮皮虾,我们走!

    查看全部评分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490

    积分

    199

    人气

    14

    粮饷

    四体不勤

    Rank: 4

    发表于 2017-12-22 20:41:35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天,居然石更了= =
  • 我也说一句

  • 评分

    参与人数 1人气 +1 收起 理由
    落青非绪 + 1 皮皮虾,我们走!

    查看全部评分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