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2757|回复: 91

[小说故事] 【曹节同人文】曹家有女初长成

[复制链接]

1万

积分

3995

人气

1141

粮饷

锋芒毕露 · 赋

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

翩翩儒生勾唇嫣然佳人美眷舞态生风珠纱遮面心悦君兮初出茅庐坚持不懈剑眉星目韬略志坚巧笑嫣然金璧之才

发表于 2017-10-11 21:02:0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白沫子 于 2017-10-15 18:44 编辑

曹家有女初长成






  豆蔻年华月 少女愁丝起
  
   阳春青柳,魏公府院。
   只见一女子,步态轻盈,身披水蓝浅色衣裳,乌黑长发,两条朱红色的细绳固定头发,随性分匝,头上只插一株茱萸发饰,巧笑嫣兮,满目星彩。身边有一年纪与她相仿的女子,与她说笑。二人身后,有两个婢女轻撑罗伞。
  “姐姐你看,春天刚刚来,这池里的鱼儿就急着冒出来。而且是锦鲤,想必定能保父亲大人,和我们曹家今年事事平安。”说完,女孩便伸手戏水,逗弄着池里的鱼儿。
  “就玩一会节儿,这可是母亲给我们新裁剪的衣服,不能弄湿的小心点,一会还要拜见父亲大人,似乎今日要找我们几个有事情要说。”说话女子为曹宪,戏水逗鱼女子的姐姐。
  曹节抬头盈笑:“姐姐,似乎在担心什么,父亲找我们有事情,去便是了。他在朝堂上的事情,想必我们也帮不上忙,所以父亲找我们,也不会是什么重要的事情啦。姐姐就不要太担心了。”
  “你呀,总是把事情都往好的方面想?你怎知我们父亲的心思,且不说我们,经常在他身边的几位弟弟,也不知。”曹宪只是把曹节的话,当做解闷,轻轻摇头:“你似乎还不知道,父亲找的可不止我们二人,还有妹妹曹华,不过华儿太小了,今日只有你我二人前去。”
  曹节听此事,还和妹妹曹华有关系,觉得事情没有自己想象的简单。冥想半天,然没有什么结果,只能和姐姐说到:“什么事情,竟然还牵扯到华妹妹。”
  曹宪也只是摇了摇头,看着池里游着欢快的鱼:“我也只是听下人提起,说是什么宫里好像要有人对父亲不利,幸好父亲大人果断绝决,及时发现了,才免除危险。好像是什么衣带诏,说我们父亲有什么谋逆之心,这种荒谬之词,怎么可能发生在我们父亲身上。于是父亲便与当今天子来个有理有据,要那个董贼人伏了正法。”
  “父亲大人一心为了大汉,带兵流血,图的不就是天下安平,反倒天下未定,便已经有人想谋害父亲,根基不稳,就想乱了内法,这些人的居心何在?”曹节听完姐姐的表述后,不禁发出这样的感慨。也无观赏这池中鱼儿的心情:“姐姐,我们回去吧,节儿被太阳晒的有些晕乏了。”
  曹宪看曹节脸上,却有点点红痕,也不敢让这个妹妹多在外面停留。便扶着曹节转身回屋。不巧,转身抬头,便已看到父亲大人站在那里,本来跟随二人的婢女,也不知道去了何处,大概是被父亲遣了下去。曹宪,曹节二人忽然见到曹操,没有想到父亲会亲自来后院找她们。也不知道刚刚她们二人说的话,父亲听了多长时间,从哪段开始。见面开头提什么为好了。
  “怎么了你们两个,见到父亲,这么意外,都不知道礼数了?”曹操话虽字上严厉,但是神情却没有任何一点,要责怪二位女儿的意思。曹宪,曹节见父亲已为她们的失礼,留了缓和之词,便赶紧向父亲轻下腰身,双双行礼:“见过父亲。”话毕,也不敢抬头,生怕曹操发现自己眼中的心虚。
  曹操见二人的举止,也心中了然。神情不减,拉着两位女儿的手,走向池边:“你们,是不是在想,刚刚说的话,我听到了多少?”见二女依旧不语。曹操也不觉有失,继续说下:“那为父就告诉你,从刚刚说为父果断绝决开始,为父便已经在那了,不说话,只是我也好奇,我不能经常陪伴你们身边,不知道在你们心中,父亲是个什么样的人,所以不需要怕,我们曹家的女儿,只要有我在一日,有你们的兄弟在一日,定是不会要你们有什么要怕的,但是做了有违礼数的,作为父亲肯定也要责罚你们,刚刚那些话,说与父亲无妨,在外面不需要提,毕竟现在这世道艰险,有时候说者无意,听者有心,明白没有?”
  曹节先开口回了父亲:“父亲的话,做女儿的定会谨记。父亲常年要带军出征,为了安天子的业,不能经常见我们,本是正常。我们作为子女,也想为父分忧,然没有什么能帮助到父亲的。”曹节说完,语气有些低落。曹操便轻拍女儿的秀发几下,笑道:“我的女儿怎么会无用,只是你们还小而已。”
  曹宪见父亲也没有了刚刚的严厉之气,便也说到:“父亲如有我们能帮上的,我们作为曹家的一份子,肯定是会竭尽所能的。父亲今日要见我们,是所谓何事?此事还与华儿有什么关系?”姐姐问出心中所忧,曹节也看向曹操。
  曹操安抚她们二人不必慌张:“不是什么特别重要的事情,只是想看看你们三人,女儿也不知不觉长大了,再过几年,你们便到了可以嫁人的年纪,为父便想着,要多陪陪你们。华儿还小,倒是可以多在府上看上几年光景,你们二人啊,为父恐怕,看的时间要少了。”
  曹节听父亲这样的话,却摇头表示:“父亲,节儿可以不嫁人,这样就可以一直陪着父亲啦。”
  “傻闺女,要是一直陪着父亲,就变成老姑娘,会丑丑的。”曹操说笑道:“再过三年左右,你们也到了出嫁的年纪,父亲啊,自然会给你们安排好,你们安心等待就好,跟着夫子多读读书,长长见识,我就很开心了。”曹操刮了一下曹节和曹宪的小鼻子。
  “知道啦,父亲。书我们肯定会好好读。可是父亲为我们找夫家,难道不应该遵循,女儿们自己的意愿吗?”曹宪有些疑惑问着曹操,然不知这席话,却让曹操变了脸色。
  曹操起身甩袖,背对着曹宪与曹节说道:“我是教过你们作为曹家的女儿,是不需要怕什么别人,但是你也要有作为曹家一份子的责任。时间不早了,为父还有其他事情要处理,你们也早早回去吧。”曹操说完也没有看二女,便直接离开了。
  留下一席话,曹宪曹节才明白,作为曹家一份子,有些事情是需要另外一些事情偿还。

评分

参与人数 9人气 +46 收起 理由
洛花惜水 + 5 原创内容,膜拜大神!
左手枫叶 + 1 看的老夫戏瘾大发
木丶婉清 + 2 女神~么么哒
帅到被毁容 + 10 精品文章,给你点个赞!
桃猪 + 1 精彩精彩,才华横溢!
十年屯田 + 5 精品文章,给你点个赞!
无聊的银 + 15 厉害了我的袜子!
孙笨不笨 + 5 原创内容,膜拜大神!
沐语潇湘 + 2 厉害了我的哥!

查看全部评分

<font size="5">求暖,送人气——十二妹纸文

1万

积分

3995

人气

1141

粮饷

锋芒毕露 · 赋

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

翩翩儒生勾唇嫣然佳人美眷舞态生风珠纱遮面心悦君兮初出茅庐坚持不懈剑眉星目韬略志坚巧笑嫣然金璧之才

 楼主| 发表于 2017-10-11 21:07:0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白沫子 于 2017-10-15 18:45 编辑

  初见不禧颜 温淡自饮水

  几年岁月,把曹家的女儿们,雕刻的愈发姣好。午饭小憩,曹节靠着雕花的木床,慢悠悠的看着,今日夫子说过的书。忽然一婢女惊慌闯入,看到曹节后说着:“小姐,听前厅说,老爷要将你嫁给那汉朝的天子了!”
  只见曹节手里的书,已经在婢女话音结束时落下,曹节赶紧坐起身,看向婢女:“你再说一遍,父亲要把我嫁给谁?”
婢女又急急忙忙的说了一遍,曹节双目聚神,转身要往前厅走去,却又忽然停下,害后面跟着的婢女,来不及停止,撞到了曹节身上,幸好曹节扶着木柱,倒没有什么意外。
  “小姐,你怎么忽然又停下来了?”曹节没有回答,只是转身问她:“你确定父亲只是将我一个人,要入那汉家天子的门?”
  “这倒不是,还有小姐你的姐姐和妹妹,共三人。不过华儿小姐过于年幼,说是等到了年纪再进宫,现在先给封号。”婢女如是说道,却不敢抬头看曹节的眼神。
  “那我姐姐那里,知道这件事情吗?”曹节好奇姐姐曹宪,若是知道这事情,不知道作何感想。
  婢女回复到:“大小姐,是最先知道的,还是她要我通知小姐的,不过看大小姐神情,倒是没有什么不满或者惊喜之情。”曹节听完婢女这样描述,觉得自己也没有必要再到前厅,姐姐让下人通知的事情,想必是不会有错。只是嫁给一个没有见过面的人,而且还是和自己的姊妹一起,总觉得有些不自在。便又去往曹宪住的地方,想与姐姐说说此事。
  曹节来到曹宪住处的门外,敲了敲门:“姐姐在里面吗?我是节儿。”屋里起初没有声音,过了一会,才传出曹宪的声音:“是节儿吧,想必是为了刚刚我让下人通知你的事情而来吧。”
  “是的,姐姐。不知现在可否方便进屋,与姐姐说说此事?”曹节站在门外,姐姐没有要她进去,自己也不方便擅入现在。
  “我知道妹妹心中的惑,节儿你还记得几年前,父亲对我们说过的那番话吗?父亲说出来的话,不仅仅是说说而已,那肯定是会实现的,无论是这件事情,还是以后父亲要我们做的任何事情,他或许有站在,身为他女儿的角度考虑,但是他更会站在整个大局上考虑。杀伐决断,由不得谁说停止。我们一起入宫,也方便有照应,有父亲在,妹妹也不必担心在宫中受苦,安心即可。姐姐今日也累了,就不方便接待妹妹了,改日再与你一叙吧。”曹宪说完,便不再回应曹节。
  门外的曹节等了许久,也只能作罢,知道姐姐今日或者几日都不想再见他人了。
  几日后,曹宪,曹节,曹华三人便进宫,受了封赏,尊为夫人,由于曹华年纪过小,便在魏公国封地上暂且留下,等到适婚配年纪再送入宫中。虽然是曹操的三位女儿嫁入宫里,但是也没有什么隆重的礼仪,一切从简,说是丞相的意思,然毕竟是曹家三位女儿出嫁,有些东西是自然不能省,曹操自是以束帛玄纁五万匹为订婚的聘礼。
  也是在那日,曹节第一次见到这位大汉朝的天子。曹节与其他二姐妹受到册封后,便站在一旁听宫中的人念叨着礼仪说辞,曹节暗自观察起这位,以后要陪自己后半生的人,没有书上形容的那么庄重威严,也没有书上说的那么神秘不可测。反倒一身书生模样,好像更适合在田园之间读书饮茶,不应该坐在这风云变化的朝堂的上,虽然看上去有权力主宰他人,但是曹节也知道真正在这个许昌,谁才是真正有权力。
  比他低一些坐着女子想必就是他的皇后——伏氏,面色虽有笑意,却也难掩眼里的苦楚。离家之前,母亲卞夫人便和她絮叨过,君王的爱是许多人的,不要想他会只爱你一人,不要执念把握,只要做好自己,一个妻子的本分即可。曹节也知道,帝王家的女子其实比平常百姓的家的更难做,一身华丽的外衣下,包裹着不知多少的辛酸,然而这些事情,或许不敢提,不能提,只能自己品尝。
  曹节这样想,顿时感觉这看似金碧辉煌的大殿之上,不过是汉朝的虚妄,能不能维持这大汉的名声,且不说这乱世未定,即使定了,也未能是汉家的天下。今日自己便要把后半生交给这样的人,有父亲在,定不用担心自己与姐妹,也不用担心父亲会动了这皇帝,即使只是父亲口上的君主。
  曹节双眼左顾右盼,不巧对上了刘协的眼神。似乎对方也发现了她,眼神稍作停留了一会,含笑点头,便转了目光。曹节没有觉得这次对视,让自己有多惊艳,只是一抹温暖的水流,缓缓进了心田,好似在这个宫中,不算太过冷情了。
  已经在宫中有些时日了,华儿过小,还在父亲那里,姐姐曹宪自从来了以后,很少见人,连她这个当妹妹的想见一面,都需要几次说辞,才能说上一次话。虽入了宫,成为这天子的夫人,不过自那次以后,就再也没有见过一面。不知是有事情要忙,还是不想见身为曹家的女儿。曹节站在雪地里,望着刚刚冒出花骨朵的红梅,这么冷的天气,树叶早已入了土中,只有这些花还在树枝上。不怕冷,也要绽放自己的美丽。
  曹节正欲伸手摸摸那娇嫩的花苞,就听到身后有脚步声靠近,停止了手上的动作。曹节转身,原来是陛下。便提衣行礼:“见过陛下,臣妾不知陛下在此处,惊扰了你的兴致,若有冒犯之处,还望陛下见谅。”
  “你是……?”男子见曹节,恍如第一次见,反倒身后的宫人提醒了他。
  “陛下,这是三个月前,曹丞相的三个千金之一,曹节,节夫人。”宫人提醒陛下后,他便了然:“原来是节夫人,我也是刚入此地,不存在什么惊扰。夫人想看这梅花,继续看便是。”
  “那臣妾谢过陛下恩典,既然陛下也来此院,想必也是散心,不知可否与节儿说会话。这宫里是有不少人,可是多说有些冷,节儿来了这么久,除了姐姐以外,还没有与这宫里他人说过半句闲话,闷得有些慌……啊,节儿自说自话这么多,忘记陛下是日理万机,想必是没有这个时间的,散心也是为国事所烦。”曹节说完,流露出短暂失落的表情。
  曹节没有抬头看陛下,反倒听到身旁传来轻笑声,只听那声音说:“朕还没有这么忙,夫人想找我说说话,吾当然愿意陪之,你们都退下吧,有需要会唤你们的。”
  刘协上前与曹节比肩而站,也望向那梅花:“节夫人也喜欢这红梅吗?”
  曹节摇了摇头:“节儿没有那个胆识,存不了这傲骨,只怕再冷些就要无了踪迹。”
  “那就从今日起,向这红梅靠近吧。以前我也这样想我自己,本来我不是什么天子,只是一个封地之王,后来被按了一个头衔,便就做不了春夏的柳。这个头衔也只是装饰,我从一个人手里转到另外一个人手上,他们表面都会对我毕恭毕敬,其实真相如何,不用我多说,想必你也知道。”刘协轻轻折了一朵未开的红梅,别入曹节的发髻间:“现在它是没有开,希望下次见到你的时候,它是已经开好的。”
  “陛下已然是这冬日的梅了吗?”曹节反问,她并没有看到这男子身上,有与这傲骨红梅的相似之处。
  刘协也摇了摇头:“我也不是,有时我连自己的明天是什么样子,我自己都是未知,现在是一蒲苇,摇摇晃晃不知来路。夫人你是曹家的女儿,所以不需要担心这些。但是若有天,如我一样,没有了家族,又要依附于谁?”
  曹节知道他说的这些,也知道他的处境。自己是不需要担心,有父亲与弟弟们在这朝堂,不过也会如他说言,这乱世谁有能说出必定不会改变的事情,自己的命其实也是和父兄他们绑在一起,只是现在又多了一人。
  “陛下说的这些,臣妾都会谨记。我也做不了这红梅,但我知道红梅开了,也就代表春要来了,希望总是有的,只不过时间不定,明暗不清。陛下说自己是一蒲苇,我也不能轻言自己如磐石,那我也做一缕蒲苇吧,毕竟已是陛下人,那就如你一般。”曹节说完,便向刘协绽放出,今年冬天的一抹笑容。照进刘协的眼里,没有耀眼的绚丽,但如初雪亮了心里的光。
  “你笑起来很好看,应该多笑笑,这宫里的人笑的,让我都忘记了怎么笑了。”刘协神情黯然。
  曹节心里好像有什么塌了一角,伸手碰了碰刘协的肩膀:“陛下若是喜欢看节儿笑,陛下有空可以来我院,与我说说,我虽然是曹家的女儿,但我也更是陛下你的妻子,或许这就是缘,没有来由,但是总归是在一起了。外面冷,陛下也早点回去吧,臣妾也要回去了,看天想必要有场大雪来临。”刘协不语,只是牵起她的手,与曹节一起走回她的住所。
  从这到曹节的别院不是很近,但是两人也只是默默前行,互相不敢打扰这份安静。

  • 我也说一句

评分

参与人数 1人气 +4 收起 理由
孙笨不笨 + 4 精品文章,给你点个赞!

查看全部评分

<font size="5">求暖,送人气——十二妹纸文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万

积分

3995

人气

1141

粮饷

锋芒毕露 · 赋

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

翩翩儒生勾唇嫣然佳人美眷舞态生风珠纱遮面心悦君兮初出茅庐坚持不懈剑眉星目韬略志坚巧笑嫣然金璧之才

 楼主| 发表于 2017-10-11 21:07:4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白沫子 于 2017-10-15 18:45 编辑

心有千言不能语 误有因果不得解

  又是一年绿丝绦,曹节与曹宪,曹华已经被封为贵人。曹节知道这和父亲有关系,现在这个朝堂,真的是他说的算了,无人敢质,有也大概会很快消失掉。父亲的个性,曹节从几年前开始,便已经熟于心中。入了宫中几年,父亲也就只来看过她们姐妹几次,不到一手便可数出。曹节停下手中的针线,觉得今日怎么会想起这个事情,大概是已经忘记多久没有和父亲见面了吧。曹节嗤笑自己,估计是因为这几日,没有人来陪她说话,闷的开始胡思乱想去了。
  便打算继续手中的针线,谁知忽然听到一阵脚步声,还没有转头,只看一抹衣袖,打掉了手中的织布,伴随着生气的声音:“节贵人果然是有雅兴,我的皇后都要被你父亲害死了!你还在这里有心思弄这些!”
  曹节见来人是陛下,听他说的这些话,感到一头雾水。他的皇后,怎么可能会被父亲大人陷害。曹节正要靠近刘协说:“陛下,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误会,臣妾家父,虽有霸道之行有时,但是这种以下犯上的事情,定是不会做的,何况是要害陛下的皇后呢!”
  “当着我的面,抓走皇后,当时我就在外殿,郗虑坐在我身旁。她披发赤脚徒步而行,哭泣着经过我面前告别,向我求救,问我能不能再救救她吗?”刘协神色异常,抓住曹节双肩,紧紧握住,好像在他面前的不是曹节,而是她背后的曹操一样。
  “你知道我是如何回复她的吗?”刘协直视曹节的双眼,想从她的双眼看出,一丝这件事情她曹节也知道的踪迹,然而曹节眼里,写满的只有惊慌失措,不停的摇头,希望刘协不要再这样对她。此时的刘协早已,失去察觉的耐心,只想向她宣泄这份一直压抑的情绪。
  “那我就告诉你,我怎么回复的,我说我也不知我的性命还能延续到何时!你是不是听到也觉得可笑,一个皇上连自己的妻子都保护不了,生死权利都在大臣手里,这种傀儡我真的做腻了。你父亲是不是要我们刘家全死光才会放手,你回答我是不是?”刘协说到这里,双眼已经发红,双手掐住曹节的脖子,曹节感觉呼吸开始困难,想摆脱,奈何力气不抵,只能不断咳嗽来挣扎。
  正巧来送点心的婢女看到此景,赶紧和其他人合力分开了刘协。曹节才有了喘息的机会,曹节坐在地上,看着被众人拉开的刘协,还是一脸气意看着她。她也神情冷然起来。摸了摸脖子,感觉一丝丝的伤意在心里慢慢堆着。双人对视,最终曹节还是开口了:“陛下若觉得这事情,与我有关系,可以赐死于我,你也不用担心,我自会留遗书,让父亲不会追究。但是也请陛下查明事情真伪,从前我就允诺过陛下,我虽是曹家女,但是更是陛下的妻,你愿做蒲苇,我必随之,这些话,我曹节从来没有改变过,也不想改变!”说完,曹节便起身拍了拍身上的尘土,捡起打落在地上的织布,再看一眼面前的刘协,便直径回到自己的住处。
  身后没有往日唤她节儿的温暖声音,也没了大声训斥她这个曹家女的愤恨,如一潭死水,静的出奇,静的也让曹节的心怕了起来,不敢回头再看,怕再看会让自己更难受。
  
  • 我也说一句

<font size="5">求暖,送人气——十二妹纸文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万

积分

3995

人气

1141

粮饷

锋芒毕露 · 赋

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

翩翩儒生勾唇嫣然佳人美眷舞态生风珠纱遮面心悦君兮初出茅庐坚持不懈剑眉星目韬略志坚巧笑嫣然金璧之才

 楼主| 发表于 2017-10-11 21:08:2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白沫子 于 2017-10-15 18:45 编辑

  不知过了多少时日,曹节宫里除了偶尔看望自己的妹妹,和来来往往服侍她的人外,好久都不得见其他人了。
  今天本来以为和往常一样,看看书对着窗外的枝桠发呆,一天时间就过去了。却忽然收到,父亲要来宫里见她的消息。感觉有一年的时间没有见父亲了,但是父亲的身影却一直在曹节脑海里,父亲的事情,在宫里很多人会谈起,比如最近又带兵打败了谁,收复了什么,即使很久不见,也犹如昨日别离那般近。曹节在想父亲为何而来时,婢女已经通报于她,说曹丞相在前围的玉兰埦等她。
  曹节便随着婢女去了,见到父亲。他还是如此伟岸,如一座不倒的山,守着这片地方的安宁,只是双鬓的丝丝白发,泄露了他的衰老,女儿已经出嫁不少,儿子也已经在这个朝堂有不少功绩,时间好像给他的不是太多了。曹节看到这样的父亲,不禁有股闷意伏于心头,眼眶也泛红。
  “节儿这是怎么了,看到我不开心吗?怎么反而一脸哭脸对着为父。”曹操笑道,声音浑厚,也带着一份沧桑。
  “节儿只是想到,好久没有见到父亲,今日得见,觉得珍惜,见父亲面容又生了些白发,顿感这时间磨掉了太多东西。”曹节见父亲今日开心,便说话多了些趣。
  “原来我节儿这么想为父,为父也很想你们三个,把你们嫁人这宫里,确实委屈了你们。今日见节儿,是给你带来一个好消息的,想必你听了肯定会欢喜。”曹操自信满满地说道。
  “哦?父亲究竟给节儿,带来什么好消息,快点告诉节儿吧!”曹节好久没有听过什么喜庆的消息了,这宫里多的是人心惶惶,所以父亲的好消息,她希望能给自己找点希望的东西。
  “今日见陛下,和他商量了选后一事,毕竟皇后之位一直空着,不利稳定。”曹操话没有说完就被曹节打断。
  “父亲这选后,与我有什么好消息而言?”曹节见父亲这样一开头,心理就开始觉得不对劲。
  曹操接着说下:“怎么与我的节儿无关,陛下说宫中嫔妃里,说我们曹家的女儿最为适宜,尤其点了节儿你,说这个皇后之位,唯有你最为合适。”曹操没有发现曹节脸色变化,只顾说道:“果然陛下有眼光,我这几个女儿里,就节儿你最得我心。”
  “父亲,是不是你逼陛下,要他立我们曹家的女儿中一个为后?你为什么要这样做,你现在这样,那下一步呢,你是不是也打算逼陛下把皇位……”曹节还未说完,便被一掌扇在脸上打断。曹节也未曾想到,自己的话会把父亲激怒成这样,神情茫然立于一旁。
  “节儿看来是真的长大了,居然会把父亲想成这样,难道为父在你心里,已经变成了一个十恶不赦的人了吗?别人误会我,我不在意,但是作为我曹某的女儿,你也这样看待父亲,真是要为父心寒。”曹操有些后悔打了那掌,看到曹节脸上的红印,对一个在战场,在朝堂上从无过错的人来说,道歉这种事情,似乎已经离他很远了,即使面对自己的孩子也是一样。
  曹节不信:“是父亲做的事情,要节儿很难相信。有伏氏被废在前,你敢说那事情不是父亲你所为?”曹节气愤的望向父亲。
  “若她做的是要害你父亲的事情呢?布局要把为父拉入谷底的事情呢?节儿也可以觉得无所谓吗?”曹操严厉的看着曹节,他从这个女儿的身上,看到了年少的自己,以为黑白是非真的就是一线只分,没有什么相对而言,但是他也相信女儿会长大,会发现很多事情远远比她想的复杂。
  曹节也知道父亲,不会特意为难一个对他没有威胁的人,但是自己的身份已经不同,不能只考虑,作为曹家女儿的自己了。曹节轻语道:“所以,这次选后其实也是父亲,暗示陛下要从曹家选对吧,只不过陛下觉得我恰好而已。”
  曹操知道现在的女儿,不想听他多解释,也不再多说其他,转身背对着曹节:“你想这样认为就这样吧,我做这些事情,确实站在我的角度考虑,但是我也是你的父亲,不会害了你。我知道你在这个宫里受的苦,和你心中担心的事情。”
  “父亲究竟是要安这个天下吗?我也希望父亲能安这个天下,但是也请父亲,考虑一下陛下的感受,和那些还在信着汉还存的大臣们。”曹节知道父亲这样说,应该不会发生自己心中所想的事情。
  “这天下不是我一人便可安,父亲老了,时间也不久了,很多事情我已经交给你的弟弟们办了,但是为父一直愿做着一世汉臣,为父背负的骂名不少,但是这条为父是不会去碰的。所以节儿无需多虑,好好做个皇后,时间不早了,我还有事情要处理,就不和节儿多叙了,这宫里要是觉得冷了,就让你母亲过来陪陪你,她也想你们姐妹很久了。”曹操说完,便已离去。
  曹节看着渐渐远去的身影,倍感这次见父亲,好像下次就再无机会。父亲的话,让她安心许多,至少父亲在的时候,不会为难陛下。不过想必陛下更是不愿意见自己了,本来因为伏皇后的事情,就已经没有来过她这,这次事情,陛下肯定也是觉得,又是与自己有联系。有些事情,不是自己不想不为,就会停止,自己也是父亲手里的一枚棋子,只是好看了一些,父亲会想着保护。
  过了几日,刘协宫中的人,送来皇后的凤衣,还有其他的封赏。曹节问来的宫人,陛下可还有其他话告诉她。那宫人思索了一会,才回禀曹节:“回娘娘,陛下只是说,希望你喜欢这个位置,其他没有了。”
  “这样的,那麻烦你把这个丝帕转交给陛下吧,并且和他说,双双蒲苇缠,相思不离君。”曹节说完,便将手里的丝帕和一块玉石交给那人:“你保证这东西和话都到陛下手里,这就当打赏你的。”那人赶忙谢过曹节恩典,立刻去办了。
  旁边伺候曹节的宫女表示疑惑,欲问。被曹节打断了:“陛下估计还是生我气的,毕竟这次又是我父亲为难他做的事情,不过应该没有之前那次气我的厉害了。这样也好,现在要我见他,我也不知道要与他说些什么是好,不见反而双方都能淡然以待。”
  “娘娘就不怕,陛下对你的误会加深吗?”宫女问出疑惑。
  曹节也只是笑笑:“若是这样,那就算我不了解他吧,误会或者不误会,他都不会来见我,其实结果都是一样,所以不必纠结是哪个原因了。我累了,今日就早点休息,至于后面那些大臣送的东西,你们分类打理放好即可。”
  曹节自从当了这汉家的皇后起,后宫大小事务打理有序,只有宫中必须皇上与皇后双双出席的场合,曹节才能得见刘协,曹节每次遇到这样的事情,内心总是欢喜,虽然表面与刘协还是只有寒暄几句,但是这样说话总比不说的好。刘协虽然没有给过她过多的笑颜,但是看到他一直带着,她给他的丝帕在袖,内心觉得陛下还是不太讨厌自己,也就不把这些表面的情况当作事情。偶尔有其他嫔妃在背后议论她,即使听到,曹节也不甚在意这些,只当是被风吹进耳边的话,过耳后无了踪迹,不挂在心上。
  时间如流水一样,不经意流失,就这样过了好几年,安稳的让曹节忘记了即将发生的事情,对她的一生产生了巨大的改变。
  三月初春踏来,曹节在行宫看书,忽然一宫女急匆匆进屋,跪在地下说道:“娘娘,曹丞相,曹丞相在洛阳去了。”
  曹节当即站起,跑到那宫女面前再确认了一遍,宫女只是点头。曹节问她:“这事情,是不是都知道了?”宫女依旧点头。
  “那我父亲临终前,有说要谁接替他的位置吗?”曹节根据这几年的经历,想必父亲心中,已经非常确定要选谁了。子健做的事情,确实要父亲失望不少,看来大抵应该是子桓了。
  说到这个弟弟,曹节就觉得不安起来。做事风格最像父亲的儿子,可是心胸却无法做到如子健那般。他若接了这位置,曹节不免担心,当初父亲对她说过的话,这个弟弟会不会又有其他想法。
  曹节告诉跪着的宫女:“你下去吧,准备一些素衣和祭拜用的东西,过几天回魏王府邸,想必母亲应该是最伤心的。”曹节也想到了母亲,这个一直陪父亲南征北战的女子,也是自己从小的目标,做一个如母亲一般,不求富贵荣华,只是想在夫君身边,为其分担一些事情的女子。父亲的走,对母亲肯定是很大的打击了。
  • 我也说一句

<font size="5">求暖,送人气——十二妹纸文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万

积分

3995

人气

1141

粮饷

锋芒毕露 · 赋

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

翩翩儒生勾唇嫣然佳人美眷舞态生风珠纱遮面心悦君兮初出茅庐坚持不懈剑眉星目韬略志坚巧笑嫣然金璧之才

 楼主| 发表于 2017-10-11 21:09:3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白沫子 于 2017-10-15 18:46 编辑



枭雄入尘换日月 蒲苇双携居山阳


  处理过父亲的丧事以后,曹家也正式由曹丕接管了。曹节的担心越来越大,总觉得她这个弟弟迟早会找陛下,只是没有想到会这么急切。父亲去的还不到一年,他便想来个“尧舜禅让”。
  前几日,曹丕的使者已经来此几次了,都被曹节派人撵了出去。曹节也知道,大势所趋,现在没有一个人支持陛下,都在盼望着曹丕赶紧登基,只是差一个玉玺,不符礼法罢了。
  曹节望着桌案上的玉玺,回想起前些时间,陛下亲自见她的一幕。那是在父亲走的一个月后,在没有任何人通知她的情况下,刘协来见她。曹节再见刘协时,已经记不起,这是他们多久没有单独见过面了,曹节当时在宫里为母亲缝制衣物。
  “陛下来臣妾宫里,是有什么急事吗?”曹节觉得,要不是什么大事,他应该不想见她的。
  刘协只是拿出了身后的包裹递给她,曹节疑惑接过后,便打开看,是一个匣子,打开盖子,是当朝的玉玺。曹节不明这是何意,看向刘协:“陛下这是做什么,玉玺不应该在陛下身边放着,给我是做什么?”
  “皇后不必惊慌,这玉玺迟早不会在我手里,曹丞相答应一生为汉臣,但是你弟弟想必不会这样委屈自己。迟早有一天他会威逼我交出这些,禅让给他。玉玺交给你,是因为你是我刘协皇后,即使他以后问你要,我觉得也不会太为难你,毕竟皇后你再怎么样,也是他曹丕的姐姐,他不会伤你。”刘协拉过曹节的手,一起坐在旁边的木椅上。
  “陛下对这个皇位一点都不留恋吗?”曹节从来没有想到,陛下会想的这么远,或许他有很多心思,只是他不曾表露,原来自己也不是最了解他的那个人。
  “我本来就不是当皇上的命,最开始我只是一个封王,然后忽然被人架着当上了一个傀儡皇帝,当了这么多年没有权利,只有供人摆设。现在大势所趋,我也到了该退出的时候,只是希望你弟弟那时候不会为难我们。”
  刘协发出感慨:“人人都向往着,当上君王是多么威风的事情,荣华富贵,权利欲望,不过也是一场梦,这江山谁都不能带走,走的都是我们,江山换了个人而已,想明白了这些,就不觉得这些执念不可丢。”
  曹节没有想到刘协看的如此破:“陛下真的一点都不想争取了吗?哪怕有一丝希望?只要我们不交出玉玺,他曹丕还能杀了陛下吗?”
  刘协只是笑笑,摸了摸曹节欲哭的容颜:“我的好皇后,我的好节儿,我一直都知道你对我的好,与你是不是曹家女儿无关,你一直是我刘协最好的妻子,我也不希望你受到伤害。他们真来要了,就给他们吧,不要和他们起争执,免得他们误伤了你。”曹节不语只是摇头不答应。
  刘协接着说:“这几日,我已经写好诏令,要把这帝位禅让给曹丕了,虽然推托了几次,其实他最后肯定会答应的。估计过几日,他就应该找你要这玉玺了。”
  曹节知道他心意已定,虽然表面上是他主动禅让位置给她弟弟,其实她也知道真实情况,是曹丕在私下威逼他这样做,只是曹丕希望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符合礼法而已。
  曹节的思绪被进来的华歆打断,曹节看了他一眼,并没有开口说话。
  华歆也只能硬着头皮说出此次前来的目的,虽然双方都知道要说什么。
  “还请娘娘不要为难华歆,禅让台都已经弄好,大臣还要陛下们都在前面,只差这玉玺了,还请娘娘把玉玺交出来,免得耽误了大事。”华歆毕恭毕敬说着,不敢抬头看曹节。
  曹节知道玉玺终究还是无法留存,并不能真正左右局势。曹节捧出玉玺,小心的擦拭着玉玺的每一处,再看了一眼华歆正准备恭恭敬敬地接住。忽然将玉玺扔到台阶下面,发出一声沉闷的声音,在场的华歆和其他人都没有想到,曹节会做出这样的事情,不过也没有人敢出口责难。她也只是做了,为前朝悲愤的发泄。华歆赶紧命手下捡起玉玺,看看是否有其他破损,本来这玉玺在之前有过一次损坏,后来用金子又打了一下缺口,现在再摔一次,华歆担心又出现不好的征兆,难以向曹丕交待。手下的人确定没有问题后,华歆才放心,让他们把玉玺擦拭干净,好送过去。
  这边华歆要手下擦拭玉玺,那边曹节便掩面痛哭道:“上天不会保佑你们的,你们活不长久。”声音在屋里久久传荡,曹节双眼发红,泪珠带脸,双手紧握在侧,看着他们手里的玉玺,盯了很久不语。
  华歆听闻也不敢多言,毕竟曹节也是曹家的女儿,即使嫁出去,这样说也不合适,不过现在这种情况,大概情绪使然,他也不多做评价。
  直到华歆看时间差不多了,便向曹节伏了一下身子:“望娘娘保重,而且曹殿下带几句话给娘娘,希望你听后不要做出其他傻事,不然我们也不好交代。”
  曹节生气的回道:“玉玺都给他了,他还想怎么样,他答应过的,这帝位已经是他的了,不会为难其他任何一个人!”
  华歆知道曹节所担心的,便赶紧说道:“娘娘这个请放心,陛下不是要为难的意思。只是从今日起,娘娘和宫里的那位便不能再居住于此了,陛下已经安排好了,以河内郡山阳县的一万户为食邑封给刘协,并封其为山阳公。其治内实行汉朝正朔,用天子的礼仪进行郊祭,上书言事不称臣。娘娘也改称为山阳公夫人了。”
  曹节不知道这算不算弟弟对他们的仁慈,不过这样安排也好。至少不会再与这混沌的朝堂纠缠不休了,终于不再用担心自己的立场,与他刘协的立场永远都是矛盾的,现在她与他终于双双归于平静了。
  曹节点了点头,示意华歆可以走了:“你说的事情,我会转达,以后这天下是他曹丕的,也请他不要再为难我们任何事情了,因为我们已经对他没有任何作用了。”
  华歆走后,曹节拭去泪水,准备进屋时。发现刘协已经站在屋内,没有悲愤,没有沮丧,看到曹节,反而露出了一抹浅笑。看到他的笑,曹节内心却十分复杂,总觉得是一碗苦药里放着一颗甜枣,但是他的笑却还是如第一次见他那样,暖暖的,温热着她。
  “陛下,你……”曹节正欲说下,却被刘协阻止了。
  “你以后就喊我伯和吧,陛下这个称呼已经不是我的了,这样称呼不合适,小心被外人听到,会有非议。”刘协说完拉着曹节进屋。
  “嗯,我知道了,陛……伯和。在外面发生的事情,夫君都知道了吗?是不是都看到了。”曹节不清楚刘协是什么时候来的,也不知道有没有被看到自己的丑态。
  “都看到了,我本来是担心你脾气倔,不肯交他们会伤了你,不过还好,并没有发生,我也就先过来了。”刘协看着双眼哭肿的曹节,内心有些不舍,用湿布轻轻的敷了一下曹节眼睛的四周。
  “让夫君费心了,夫君既然都知道,想必也知道曹丕对我们的安排了吧。”曹节小声的说道,不知道刘协听到这,会有什么反应。
  刘协点了点头,笑道:“这个安排可以,虽然不是最好,但是至少不是最差的,也没有让那些跟随我的人,再受到伤害,我已经知足了。这宫里本就不适合我,之前是被强硬搬到这里,现在又被迁回,轮回循环,本该如此,没有什么不舍得,你别伤心了,哭坏了身子,我也会心疼的。”刘协把曹节轻揽入怀,安抚着她。
  曹节在刘协胸前,静静着听着,她这一生所托的男子,不急不慢的心跳,呼吸着带有他气息的空气,忽然觉得这样也好。至少不会再有担心,至少不会再有为难。
  自那日起,刘协与曹节居住在山阳城后,与民同忧,躬耕菜圃,济世悬壶,当地的老百姓改称刘协为“大人”,改称曹节为“美人”,尊他俩为父母,简呼其为“大”、“美”。


   游于山阳,娴雅悠哉。节节如玉,伯和与携。



  • 我也说一句

评分

参与人数 1人气 +2 收起 理由
wisdom_1 + 2 给小沫沫加油^0^~

查看全部评分

<font size="5">求暖,送人气——十二妹纸文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万

积分

3995

人气

1141

粮饷

锋芒毕露 · 赋

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

翩翩儒生勾唇嫣然佳人美眷舞态生风珠纱遮面心悦君兮初出茅庐坚持不懈剑眉星目韬略志坚巧笑嫣然金璧之才

 楼主| 发表于 2017-10-12 14:25:36 | 显示全部楼层
最近发帖沉底很快,这次写的文章会有多少想看。不过沫沫希望每次都能呈现好的文章给大家。
  • 我也说一句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440

积分

694

人气

79

粮饷

四体不勤

Rank: 4

发表于 2017-10-12 14:34:24 | 显示全部楼层
哇,厉害了我的袜袜子
前排先马!!
  • 我也说一句

  • 评分

    参与人数 1人气 +1 收起 理由
    白沫子 + 1 精彩精彩,才华横溢!

    查看全部评分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万

    积分

    299

    人气

    317

    粮饷

    锋芒毕露 · 谋

    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

    犯言直谏荐言献策剑眉星目韬略志坚舞态生风巧笑嫣然珠纱遮面心悦君兮六韬之略七步成章八斗高才凤引九雏空城绝唱

    发表于 2017-10-12 14:37:31 | 显示全部楼层
    码一下,晚点看。
  • 我也说一句

  • 评分

    参与人数 1人气 +1 收起 理由
    白沫子 + 1 精彩精彩,才华横溢!

    查看全部评分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8629

    积分

    226

    人气

    149

    粮饷

    锋芒毕露 · 谋

    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

    坚持不懈持之以恒初出茅庐剑眉星目心悦君兮珠纱遮面

    发表于 2017-10-12 14:41:42 | 显示全部楼层
    前排暖贴
    • 白沫子 :Thanks♪(・ω・)ノ黎明
      2017-10-12 14:42 
  • 我也说一句

  • 评分

    参与人数 1人气 +1 收起 理由
    白沫子 + 1 原创内容,膜拜大神!

    查看全部评分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万

    积分

    723

    人气

    322

    粮饷

    凤引九雏

    Rank: 9Rank: 9Rank: 9

    勾唇嫣然心悦君兮珠纱遮面舞态生风巧笑嫣然剑眉星目韬略志坚

    发表于 2017-10-12 14:43:35 | 显示全部楼层
    先占楼支持慢慢看
  • 我也说一句

  • 评分

    参与人数 1人气 +1 收起 理由
    白沫子 + 1 请开始你的表演!

    查看全部评分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