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2222|回复: 4

[小说故事] 【东吴志.志二】

[复制链接]

1007

积分

522

人气

46

粮饷

五谷丰登

Rank: 5Rank: 5

发表于 2019-12-23 10:48:2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问千万 于 2019-12-23 11:00 编辑

雒阳风云

鲁阳某军帐
     “主公啊,消息传来,孙太守在阳攻破董贼前锋胡轸,眼看他就要进入雒阳了,要是这样,恐怕咱们便无法控制他了。”一个留着两撇八字胡的瘦子皱着眉望向上座的一人说到。

   “唔……不错,怎么能让孙坚先我一步进雒阳呢?阎主簿,赶紧想个办法。”上座的人回应。
   “呵呵,主公,听说孙太守军中粮草快没了……”
   “嗯,传我命令,暂停发往阳人的粮草。”
   “主公英明。”




       阳人

      “父亲,你可真厉害,居然带领大家打了一场大胜仗耶!”孙策兴奋的满脸通红的喊到
     “策儿,这胜利都是靠大家努力杀敌得来的,可不是我一个人的功劳。”孙坚望着眼前身高近自己肩膀高的儿子说到。
     “此外,这次你竟然这么冒失,轻身犯险,对上华雄,若非我及时赶到,不然为父如何向你远在庐江的母亲交代?”
     “是,我知错了。”孙策低头说到,也不知此刻脸上的红色是因为太兴奋,还是太过羞愧。
     “嗨!主公,公子没事就好,怎么着咱们都是打了一场大胜仗了,接下来咱们就要直逼雒阳了。哈哈,没想到,哈哈哈。”一旁的韩当也兴奋的喊到。
     “不错,主公,你的名声势必名扬天下,可喜可贺啊。”一向稳重的程普也是面带笑容的附和着。
       厅里,几人正说的高兴,一人正脸色不太好的走了进来,作了一个揖:“主公,咱们可能有麻烦了,不知何故,鲁阳方面迟迟未发粮草。眼下我们的军粮已经不够大军一天的用度了。”
       孙坚一听猛的站了起来:“什么!?袁公不是答应供给粮草的吗?这……公覆,眼下我军正要进军雒阳,没有粮草该如何是好?”说完,孙坚便愁眉紧锁的望着眼前的黄盖。
      一旁的程普忍不住叫到:“肯定是那袁术见我们就要打进雒阳,故意扣住粮草,哼!这般小人之心,也不怕辱没汝南袁氏的名声!”
      黄盖轻咳一声:“咳,主公,我军没有粮草,军心难稳啊,要是董贼再来犯,我们可没法抵挡了,所以,还是请你**去鲁阳一趟,问清楚那袁术,是何原由,断我们的粮草。”
    “嗯……不错,我这就动身。”孙坚沉吟片刻后,立刻做出决定。



         鲁阳
       "将军!将军!你不能乱闯。"守门小卒气苦的望着眼前强闯军营的孙坚,大声喊到。
    “滚开!我要见袁公的,袁公!”孙坚大声的喊到。
      声音早就传到袁术军帐内,袁术与阎象对视一眼,心里有了计较,大步跨向门口。
    “哈哈,这不是文台吗?听说你在阳人攻破董贼前锋,当真是英雄无敌啊,哈哈……来来来,有话进帐说。”袁术满脸亲切的问候着孙坚。
      孙坚没有出声,一脸不高兴的望着眼前衣着光鲜,众人簇拥的贵公子道:“袁公,我军没有粮草,没办法再进攻雒阳,”
      袁术立刻苦脸说到:“唉,我也没办法……我现在也很……”
    “袁公就别再装了。我生死不顾是为了谁?上为国家讨贼,下为军报家仇。老实说,我和董卓并没有什么私怨,而你却受人挑拨,居然怀疑起我来,这是怎么回事?”孙坚义正言辞的继续说着:“眼下我的军队还在阳人,随时可能面临来自东北面董贼的进攻,现在的情况,跟吴起洒泪西河,乐毅功败垂成的情况完全一样!请袁公好好的考虑一下!”
       袁术被问的哑口无言:“这……这……”一对小眼睛却没有停止转动,显然正在思考对应之策。
       一旁的阎象冷笑一声:“孙太守,请你对我家主公放尊重点,我家主公出身高贵,乃大汉后将军,祖上四世三……”
     “住口!阎主簿,你有什么资格在这说话?要不是听信你的谗言,我怎么会做出这么糊涂的决定!还不快向孙太守道歉!”袁术突然怒喝,打断阎象。
       阎象有点懵了:“主公,不是你……。”
       袁术怒喝到:“还敢饶舌!左右,给我拖下去脊杖四十!”
    “啊!主公饶了我吧……”阎象像一只死狗一样被拖了出去。
       一旁的孙坚冷眼旁观着,一言未发。
    “呵呵,文台啊,都怪我不好,听信小人谗言,你放心,粮草稍后就送往阳人,你看如何啊?”袁术问着孙坚。
    “既然袁公答应给粮草,我也无话可说了,我这就返回阳人。”孙坚说完,正要走出大帐。
    “文台且慢,我有一事相求。”
    “嗯?”
    “文台,假如你进雒阳了,如果找到了陛下,还请一定要保护好陛下。”
    “陛下?袁公是指陈留王?”
    “不错,虽然河内那群人不承认陛下,但怎么说,陛下也是先帝的骨血啊,哼,反观河内那群人,特别是袁绍那个庶子!竟然想拥立大司马(刘虞)为帝,真是大逆不道,已经完完全全背离了当初会盟之初的誓言。我们为什么会在这里?那就是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救陛下逃离董贼的的魔爪。”袁术言辞激烈,满脸激昂。
      孙坚听了,默然无语。
    “所以,文台,请你一定要好好的保护陛下……”
    “我明白了,我一定尽力保护好陛下。袁公,在下就此告辞了。”
    “好,那就拜托了。”
      孙坚心底并不明白为什么袁术这么反复强调这个没有价值的伪帝,只是他身受袁术的提拔之恩,也不好再追问下去。然而孙坚总觉得,袁术心里想的,绝对不像他嘴巴上说的那么简单。





       孙坚的部队获得补给以后,继续挥军向北前进。董卓知道孙坚来势凶猛,便派出心腹将李傕前去招降孙坚。
   “呃,那个谁,你为什么不好好的待在陕县,怎么跑来雒阳了?”李傕在路上,看着旁边的一白面青年问道。
   “将军,在下以为,只有雒阳这样大的舞台才更加适合我。”
      李傕不耐烦的挥了挥手:“行了,我愿意给你展示才华的舞台,你看,我此行能完成相国的任务吗?”不等身旁的年轻人说话。李傕继续碎碎念道:“倘若能完成相国的任务,想必一定能压郭阿多一头,小子,你一定要好好的辅佐我啊。我是不会亏待你的。”
      旁边的年轻人静静的听着李傕的碎碎念。没有说话。
   “嗯?你有在听我说话吗?”
   “将军,我在听着呢。”
   “唉,我也是够蠢的,跟你个小子说什么。不管了,刘长史(刘艾)好也称赞我比孙坚厉害呢,气势还是不能弱了,驾!”李傕驱马向前。




        孙坚中军军帐

     “呵呵,相国一向都非常敬佩将军,经常在我们面前称赞将军见识过人,这次相国派我来,是想跟将军联姻,并且相国承诺,只要将军归顺相国,将军的子弟,都可以担任刺史、郡守,”在孙坚军帐里,李傕一脸谄笑的对孙坚说着。
     “哼,董贼倒行逆施,颠覆朝廷,作为汉臣,我恨不得夷灭董贼三族,否则我死都不会瞑目。”孙坚义正言辞的拒绝。
     “汉臣?孙将军,王刺史(王叡)和张太守(张咨)是怎么死的,您心里应该有数吧?”此时李傕旁边的年轻人突然开口,孙坚心下一凛,还没等孙坚开口说话此人就继续说道:“孙将军,在下觉得其实你跟相国有很多相似之处,请恕我直言,将军出身不过一介武夫,身处乱世,谁不想建功立业,如今天子被相国掌控,关东诸军各怀鬼胎,都难成大事,将军不过一太守,屈身于袁术之下,又能有多大的作为?请将军好好想想,如今相国爱惜将军的武勇,将军倘若归顺,凭借您的武勇,难道还怕您和您的家族没有出头之日么?”
     “……你是何人?”孙坚问道。
     “在下贾诩……”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007

积分

522

人气

46

粮饷

五谷丰登

Rank: 5Rank: 5

 楼主| 发表于 2019-12-23 10:49:2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问千万 于 2019-12-23 10:52 编辑

       孙坚一个人静静的站在城楼上,目光望着西北方,脸色露出复杂之色。

    “父亲,明天我们就要朝雒阳进击了,您怎么还不睡?”长子孙策的声音从后面传来。

    “嗯,睡不着,出来巡视一下。”

    “父亲,您今天把那个什么李傕赶走后您就一直这样,是有什么心事吗?”

    “唔……没什么,去睡吧。为父再巡视一会儿”

    “是……”孙策应承着走下城楼

    “我一定要为孙家立足于世做点什么。”孙坚望着孙策离去的背影喃喃道。





       次日,孙坚进军大谷关,董卓**率兵与孙坚在先帝陵墓间发生战斗,董卓败走,移屯渑池。

     “哈哈,主公,咱们这次又大胜董贼,现在雒阳已近在咫尺了!我们快点出发吧!”韩当兴奋的大叫到。

    “义公啊,你这个急躁的毛病什么时候可以改一下?雒阳可是难啃的骨头,别忘了,镇守雒阳的可是有飞将之称的吕布镇守。”一旁的黄盖严肃的说道。

    “可是,之前我们不是在阳人击败了他们吗?吕布也不怎么样嘛!”韩当不屑的回道。

    “好了,别说了,休整半日,朝雒阳进发!”孙坚沉声道。



       雒阳



      “将军,我有点受不了了。居然让我们并州兵团去面对凶恶的孙坚军,那些凉州人却躲在后面,真是让人不痛快。”张辽正不悦的抱怨着。

     “文远啊,你不觉得有趣吗?关东联军中除了他以外,其他人根本不值一提。这不正是彰显我们并州部队荣光的大好时机?”说这话的正是吕布。

     “可是将军,眼下的雒阳到处都是被烧毁的房屋,破瓦遍地,我们并州铁骑的优势发挥不出来的。”张辽回道。

       吕布正要说话,外面一位跟张辽着装类似的将官急匆匆的走了进来报告说:“将军,孙坚的军队已经来了。”

       吕布轻笑一声:“来的好快,张辽,魏越,你们通知其他人,把军队开往宣阳门,我们在这里迎击这江东竖子。”

       孙坚军队开往宣阳门的时候,吕布的部队也已经整合完毕。两军对垒。

     “前方那人应该就是吕布了吧?”孙坚向旁边的黄盖确认道。

     “这股气势,应该就是吕布了,之前咱们在阳人没有碰到吕布,不然胜负还真是不好说啊……”黄盖脸色凝重的望着前方

     “唔……不错,不愧是号称‘飞将’的吕布,单单这股气势就远非胡轸这些人相比了。”孙坚虽然这样说,可眼睛里却闪耀着兴奋的光芒。握着古锭刀的手也攥的越来越紧。

     “主公,冷静点,你作为主帅没必要冲锋在前,这种事还是交给我们吧。”一旁的程普面露担忧之色开口说到,他比谁都更了解自己的主公。

     “德谋啊,身为大将,倘若不身先士卒,怎么能让手下将士信服呢?放心,我自有分寸。”孙坚笑着说道。

     “父亲,还是让孩儿来对付吕布吧。”一旁的孙策也满脸兴奋,跃跃欲试。

     “不,你现在还不是他的对手。驾!”孙坚话音刚落,驱马走到军队前面。扬起手中宝刀,指着前方纵马持戟的武将大声喊道:“将士们!前面就是国都!我们之前就已经击败了董贼,眼前的吕布也不能阻挡我们的铁蹄!只要打倒吕布,就可以完成我们义军的勤王大业!杀!”说罢。便纵马向吕布军队冲去。身后的军队也如潮水往宣阳门拥去。

     “好胆量!”吕布暗赞一声,也挥舞着方天画戟,快马冲了上去,并且对上了他设定的目标。

       眨眼见,二人刀来戟往,已经交锋数合。吕布出身并州,善弓马,手中的方天画戟更是舞的神出鬼没,倘若是寻常对手,不出一个照面要么坠马而死,要么扔下兵器狼狈而逃,此时他没有想到,孙坚凭借一口刀,便可挡住他的杀招,更为难得的是,孙坚不仅防御密不透风,还能找准机会进攻吕布。

     “不错,我吕布从并州到中原以来,第一次碰到象样的对手。”

     “阁下也不差,我南征北战多年,也是第一次遇**这样的高手。”

       二人打的难分难解,都没有能够**对方,这让的周围的小兵目瞪口呆,不管是孙坚军还是吕布军,在他们的印象中,好像还没有看过有谁可以跟自己的主帅打上这么久。

       另一方面,兵对兵,将对将,混战的将领也都碰上难缠的对手,程普对上成廉魏越,黄盖对上高顺,韩当也被魏续宋宪等人缠上。此时,孙策也是加入混战,杀的起劲,当用*挑飞一个小兵时,一股强烈的压迫感从他右侧逼来,孙策眼神一凝:“好强的杀气,看来你不简单。”

     “你也是,年纪轻轻,就有这般武勇,来吧就让我张辽来领教一下。”出现在孙策右侧的是吕布手下青年将官张辽。

     “哼,正有此意。”孙策冷哼一身,挺着长*向张辽刺去。

       之前在阳人差点死在华雄刀下的孙策,一改往日轻视他人的性格,急躁的性格也是收敛了不少,此时对上张辽更是谨慎。铁*宛如一条毒蛇,从各种角度向张辽刺去。却被张辽娴熟的刀法一一化解

     “这人比华雄强太多了!”孙策心中着。

     “小子,决斗的时候,还有心思想别的事?”张辽冷笑一声。孙策心中一凛,随即全神贯注的投入决斗中。

       战事持续了近半个时辰,本就在不擅长的地形上作战的并州军团,加上主帅吕布专注于跟孙坚的决斗,忽略指挥军团作战的重要性,导致缺乏指挥并州军已经接近溃败。吕布这时才回过神来发现自己的军队竟然有人开始后撤逃跑,而孙坚军却能够以训练有素的阵型慢慢推进。

     “好个孙坚,竟然把我军逼迫成这样。”吕布用画戟格开古锭刀说道。

     “你确实很强,再斗上几回合,我一定会落败,但可惜啊,战局并不是靠一个人就可以改变的。吕布,你有如此武勇,何必替董贼卖命?”

     “哼……孙坚,这次我认栽。你也不用妄想劝降我。下次再好好比一比吧。”吕布虚晃画戟。纵马向后撤去。

       吕布的撤退,让并州军更是顾不上战斗,纷纷朝后退去。

       孙坚握着古锭刀的手更是轻微的颤抖着,旋即如释重负的叹了一声:“不愧是吕布……”

       孙策跟张辽的战斗已经进入白热化,打的难分难解。此时,张辽远远看见许多士兵往自己方向跑过来的时候,他也意识到自军溃败的事实。只是要甩开难缠的眼前的小子也不是易事,一时间他变得有些着急,本来均势的对决变成张辽的劣势。

     “怎么?不是刚刚还要我不要分心?怎么现在你也分心了。”孙策抓住机会,紧握长*奋力向张辽咽喉搠去。眼看就要刺中了。吕布驾着快马赶到,一戟挡住了孙策的攻势,救下了张辽。

      “文远,你是怎么搞得?竟然被这个小子逼成这样?孙家的人果然都是怪物啊……  我们走。”吕布感叹一声,驱马朝后走去

        张辽似乎很少不甘,狠狠的瞪了孙策一眼,策马跟上了吕布。

        孙策正想追击,沉厚的嗓音在身边响起:“策儿,别追了。他们不是我们的目标。”

      “是,父亲。”






        吕布的军队撤出雒阳后,孙坚军团爆发出震天动地的欢呼声。他们终于先人一步,进了雒阳。军中更是疯传孙坚是击败吕布的战神。

       孙坚进入雒阳城后,发现城内十室九空,偌大个都城,竟无半点人烟。孙坚见此状,心中无比惆怅。孙坚转身缓缓传令道:“义公,你带人前去搜救百姓,扑灭城中大火,德谋公覆随我前往宗庙,我要以太牢礼祠列位先帝。”

     “是!”

        ……

       当晚,孙坚正和程普黄盖商讨接下来如何西进时,韩当气喘吁吁的跑了进来:“主公,呼……有重要发现!将军兵士们看城南甄官井上有有五色气,一去打捞才发现这个宝贝。然后我就急忙拿来给您看了。”

     “嗯?什么宝物?”

     “您看。”

       只见韩当手里捧着一块四寸方圆,上纽交五龙,有一个角缺了的物件。孙坚拿到手中把玩着。翻过来看的时候,看到底部篆刻着“受命于天,既寿永昌”八个大字。一旁的程普见了,瞳孔骤然一缩,失声喊道:“主公,这是传国玉玺!”

        (未完待续。)


注: 雒阳之名始于战国时代,在雒水之北,古时“水北为阳”,因此称雒阳,当时邹氏五德终始说盛行,秦始皇统一六国后,根据邹衍“水德代周而行”的论断,以秦文公出猎获黑龙作为水德兴起的符瑞,因此雒阳也改“雒”为“洛”。后汉光武帝定都洛阳,因为东汉承接西汉,因此同尚火德,复名雒阳。由于特殊的地理位置,自古以来就是兵家必争之地,也是多朝建都之地。
  • 我也说一句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007

积分

522

人气

46

粮饷

五谷丰登

Rank: 5Rank: 5

 楼主| 发表于 2019-12-23 10:52:5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问千万 于 2019-12-23 10:58 编辑

萌新头一次发帖 格式啥的也不知道对不对  检查一下 星星也那么多 也不影响什么  感兴趣的朋友 凑合看把
  • 我也说一句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9189

积分

2086

人气

410

粮饷

八斗高才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9-12-23 11:04:3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学习新知识
  • 我也说一句

  •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