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942|回复: 2

[小说故事] 雏凤试声 (小清新向)

[复制链接]

1511

积分

292

人气

56

粮饷

六韬之略

Rank: 6Rank: 6

心悦君兮

发表于 2018-12-27 10:56:0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诗妙风雅 于 2018-12-27 10:55 编辑

阳春三月,纯净的阳光恣意地流淌,将所有的春色一起点亮。
喧啾百鸟,忽见孤凤凰;
  凤非梧不栖,焉能事草莽?
歌罢,绿萝漂浮间,随着几声朗笑,一青袍男子阔步走出,负手站定,欣欣然望向眼前一片芳菲。
男子正当盛年,气宇不凡:剑眉星眸,凝一身凌然正气;青衿玄带,蕴千缕陶然墨香。
他是一代鸿儒,精通文翰,妙解音律;他是一只孤傲的凤凰,所鸣阳春白雪,曲高和寡;他仕途蹇滞,流落江南,授业不倦。
蔡邕之名,扬于吴越,岂弄权小人之所料也哉?
随着一阵轻柔的煦风,一道素白的倩影安静走近,云流蹑步,齑尘不惊。
这位俏立着的雪衣少女,自然就是蔡邕的独女——蔡琰。她继承了父亲精致的面容,却少了那种风霜磨砺出的锋锐,多了一份空灵纯净,全然没有人间的烟火气,更像谪落凡尘的一枚仙珰。
正值金钗之年,花苞初绽,青涩褪去,少女已出落得亭亭玉立。一双素手捧着古朴的木盒,正如一朵幽雅的莲花。
父女二人沐浴在晨曦中,空气中勾勒出了两人淡金色的轮廓,庄严、肃穆,浸染着岁月的质感。尚料峭的春风里携了一段冷幽的花香,轻呷辄醉。
一道破败的篱墙向远方蜿蜒,欹斜的木桩上竟生发出茁壮的新枝,隔开了烈焰蒸霞与冰天雪地。
左畔,小盏般的桃花缀满了枝头,酝酿出醉人的芳香,化作绮丽的香云雾霭,慷慨地倾洒,依傍了微风,化作绮丽的粉云香霭,娇蛮地将天际也染上了一抹诱人的胭脂。
而右畔,仿佛有神灵以昆吾剑斩下了万丈清辉,任其恣意挥洒、垂落在梨树枝头。一阵谷风拂过,霎时间惊涛骇浪,卷起千堆雪。(若待月桂伐尽,吴刚丁丁于此乎?)
套作半阕《水仙子》窃拟之:
飞炎与流素争先,赤练与纨鏖战,霞与雪缴缠,一曲琅然。

生若夏花之绚烂,死如秋叶之静美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511

积分

292

人气

56

粮饷

六韬之略

Rank: 6Rank: 6

心悦君兮

 楼主| 发表于 2018-12-27 11:00:04 | 显示全部楼层
微风勾动起蔡邕的衣袂,让他蓦生泠然御风之感。
蔡琰轻移莲步来到父亲身前,屈膝一礼,恭敬地举起了木盒,身姿曼妙修颀,宛如曲项的天鹅。
蔡邕肃容,撤步微避,也躬身还了一礼,庄重地打开了木盒,取出了一根系了一串宫穗的青琯,更不答话,神情安适地步入了桃花林。
那一角青色很快隐没在花团锦簇中。许久,悄无声息。
蔡琰伫立在林外,鬓角的秀发微微的飘动,似乎默默地化为了这一片景色中的画中人。木盒静静地睡在隐隐绿草上,沾惹上几分春意。
落英在翩跹起舞,小溪在低吟浅唱。
如春天清泉汩汩而流,清越的笛声一点一点从深林中飘扬出来,明快飞畅。
暗香袭来,蔡琰凝神望去,看到一位素衣红裙的丽人从飞舞的桃花雨中娉婷走出。
衣裙虽旧,整洁清素;不簪珠翠,光润流瀑;樱桃口色,桃花神骨。
她在溪畔坐下,掬一捧清水濯洗面容,微笑着做起了女红。那双手如同蝴蝶般翻飞舞动,鲜亮的图案在她的针线下流泻,似虹。甜美的酒窝里似乎藏着些女儿心事,上扬的朱唇里萌动着青春的热情。
划然音涩,由角入徵,复为缠绵婉转、绮丽明媚。
落日的余晖如一帐红绡,披在林梢,迤邌滑落。平野上一览无余,只潦草地涂抹了几笔炊烟。
江皋落孤日,红洲飞翠鸳。
曲音转商,凉意初浓。
秋暮,乱洒衰荷,颗颗真珠雨。
雨过月华生,冷彻鸳鸯浦。    
池上凭阑愁无侣,奈此个、单栖情绪!
却傍金笼共鹦鹉,念粉郎言语。

  • 我也说一句

生若夏花之绚烂,死如秋叶之静美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511

积分

292

人气

56

粮饷

六韬之略

Rank: 6Rank: 6

心悦君兮

 楼主| 发表于 2018-12-27 11:02:0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诗妙风雅 于 2018-12-27 11:03 编辑

听罢,蔡琰眼里已是雾气朦胧。父亲也踉踉跄跄地从林中走出,衣衫有点凌乱,惘然地紧攥着长笛,浑然不知已指节发青。
父女二人对视良久。蔡琰心中纵有千般不平,此刻看到父亲脸上的苦涩与自嘲,都成了云烟。
蔡琰敛衽,缓缓下拜,扬起螓首看向父亲。
蔡邕愣了一瞬,声音略沙哑道:“此曲名为《青衣》,乃父年少轻狂得意之作。平生未敢轻付他人,恐所托非人也。汝龆龀即可隔壁辨音,天分异禀,料不应辱没此曲。今日传曲,不得再教旁人。”蔡琰颔首。
蔡邕传毕,道:“与我演此曲。”
蔡琰痴痴凝睇,似有所悟,默默地从盒中取出了一支彤管,隐入了梨花林。
初作莺啼鹿鸣,略试笛音,未成曲调先有情;复为叮咚春泉,毫发不爽。
蔡邕内心稍安,闭目悉听。
曲音阑干,渐入悲恸时,歧者迭生。蔡邕眉头紧锁,仍身若磐石。
欻然如闻裂帛,陡然音起苍悲,一阵刺骨的寒意让蔡邕打了一个寒战。天地希声,惟有悲歌声起:
烟尘蔽野兮干戈四起,胡骑凌略兮焦土千里;
民卒流亡兮颠沛流离,shishen亡家兮茕茕孑立。
冰霜凛凛兮心志难明,仰诉苍苍兮思怨填膺!
塞上飞雪兮月下琴绝,痛我方寸兮泣泪成血。
蔡邕不由击节,喟然叹曰:“善哉!今日终为天下妙矣。”细细咀嚼间,只觉哀恸过伤,复念女儿尚系孤女弱闺,不由冷汗涔涔。耳边忽然一声巨响,如山陵崩。顿时梨花狂舞,铺天盖地,天光无色,三月冬临。
蔡邕慌忙冲入林中,一时间冷风灌口,繁密的花瓣扑打在身上,加上视线被遮蔽,难以前行。直到花雨渐渐平静,蔡邕才得以来到林中空地,看到眼前的场景,愣在了原地。
梦幻般的落英还在缓缓地飘舞着,纷纷从少女身上滑落,不沾染分毫。蔡琰跪坐在地,裙裾像荷叶般展开。透过树杈的光束如洒落的暗金,缀点出少女的圣洁。她紧紧地将彤管搂在胸前,雪衣上似是卧着一枝红梅。
蔡邕回过神来,小步快跑到爱女身边,焦虑地检查着女儿的状况。琰目光涣散,眼神迷离,目光定格在鬓角濡湿、眼神里充满关切、自责的父亲身上,才悠悠醒转。嘤咛一声,ru燕入怀,倒在父亲怀里轻声啜泣。蔡邕抚摸着女儿的秀发,太息一声。
此日更无事。归去,琰大病,旬月方愈。此日情形悉如大梦,无从忆起,亦不复重提。

  • 我也说一句

生若夏花之绚烂,死如秋叶之静美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