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故事] 【OCG联动】暴走的祭器(4.11完成第5话)

[复制链接]

176

积分

192

人气

11

粮饷

三顾茅庐

Rank: 3Rank: 3

 楼主| 发表于 2018-4-1 19:54:5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汉诺的崇高之力 于 2018-4-1 20:01 编辑

第三话 姐妹蝶霜飞?
在孙权被徐氏奇妙的两张卡牌配合【伏诛】打得满地找牙的时候,魏国都城洛阳的南郊,界孟德带着两位亲信曹洪与许褚,沿着国道追着已经被查出马脚的小偷。
“小心点,对方至少有一个武将,千万不要大意。“曹洪谨慎地道。
“近了,好像只有两个人,那应该问题不大。”许褚借助眼力很快就锁定了不远处在逃窜的两个身影,只不过ta们看起来似乎并不慌张,甚至还放慢了脚步,“咦?是两个女人?”
“是大乔和小乔!”孟德很快就认出了目标,“嗨,二位姑娘请留步!——”
大乔和小乔坐在一辆由两匹马牵引的马车上——三国星人的大型机械技术并不过关,因此交通工具还是主要借助畜力——而在皎洁的月光下,被塑料编织袋包裹的青色祭器反射着耀眼的光芒。
“哼,已经迟了。”小乔轻盈地跳下车来,“这个祭器已经归我们姐妹俩了。”
“是你们国家派你们来偷我们的祭器?可你们有一个更好用的苍色祭器啊……”孟德似乎想谈判,他还不想从这姐妹俩手里硬抢。
“主公,别和ta们多饶舌了,ta们偷走了我们的祭器,吃我一斧!”许褚举起具象化在手里的贯石斧就要劈过去,然而,小乔立刻开启了战斗仪式,伴着四张卡牌出现在ta的面前,许褚手里的贯石斧也凭空消失了。
“仲康,别整天有勇无谋啊。“曹洪知道主公是不太想展开战斗的。
“好吧,既然战斗已经开始,那通过战斗把祭器夺回来,孤也可以考虑。”孟德凝聚起自己的力量,摸好了四张牌。
“三个大男人,居然欺负我们女孩儿……不过看来你们仗着人多,想要欺负我们姐妹俩,可别吃不了兜着走。”大乔的脸色并不是很好,带着愠怒和不满跳下车来,“决斗!”
许褚和曹洪作为孟德的左右护卫,也立刻摸好了自己的起始手牌。月光下,一场吴魏之间的小型遭遇战就拉开了帷幕。

界大乔 3体力 手牌4张
小乔 3体力 手牌4张
曹洪 4体力 手牌4张
界孟德 4体力 手牌4张
界许褚 4体力 手牌4张

“先攻归我,小女的回合,摸牌。”大乔迅速从自然之力中召唤来了两张新的虚影,“给你们几个大男人见识一下你们无法超越的战斗吧!——通常锦囊,《星球改造》!”
715.jpg
“你说什么?”孟德还没来得及读完自己的起始手牌,就被大乔甩出来的第一张卡牌震了一下。曹洪和许褚也同样是面面相觑。
“《星球改造》的效果,是由使用者宣言一个活动场的名称,然后在决斗中适用这个活动场的规则。小女宣言【祭天祀地】,请问是否连锁?”大乔婉婉道来。
“说的是询问《无懈可击》吗?……祭天祀地的话,对拥有青色祭器的你们可谓非常有利,那么孤使用反击锦囊《无懈可击》。”孟德小心地打出卡牌。
“婉儿这里也使用《无懈可击》。”小乔不慌不忙地帮助姐姐抵消了孟德的对抗。
剩下的武将们都没有继续使用无懈可击的意思,于是,这张奇怪的卡牌《星球改造》成功地生效了。
伴着锦囊牌具象化后髪出的亮光,二乔背后的鼎状青色祭器髪出了灿烂的青光。光芒收束在使用了《星球改造》的大乔体内,然后,大乔再度睁眼时,眸子已经变成了青色。
“由于小女持有青色祭器,因此小女获得【青祭】技能。可惜这个技能的髪动时点是出牌阶段开始时,小女的第一个出牌阶段已经在进行中。”大乔扫了扫剩下的卡牌,“那么接下来是这张牌——《万箭齐髪》!”
伴着猛烈的箭雨从天空中凭空落下,大乔以外的所有武将都本能地撑起手臂想要遮挡,然而,先反应过来的是结算顺序最早的小乔妹子——
“婉儿在这里使用【天香】,弃置手牌的【火攻】,把伤害转移给曹洪先生。”
一道红光闪过,曹洪被打得踉跄后退(体力值:4→3),虽然作为补偿,一张卡牌的虚影出现在他的面前,但紧接着箭雨也瓢泼而至。曹洪没有选择打出闪(体力值:3→2),这个大男人的体力值一下子被姐妹俩削掉了一半!
“没事吧,曹洪?——孤承受这张《万箭齐髪》的伤害(孟德 体力值:4→3),髪动【歼雄】,摸一张牌。”
孟德非常理智,虽然是一张诱人的AOE,但对于以多打少的魏国汉子们来说,这张牌的意义并不很大。事实上,他急需找到一张距离牌来获得打击对手的能力,因此急匆匆地选择了摸牌。
“在下也承受这张牌的伤害。(许褚 体力值:4→3)”许褚不卑不亢地硬声说。
“那么,小女使用【国色】的效果,把手牌中的方片《闪》当《乐不思蜀》,目标是曹洪先生。”大乔果断地把2体力、5手牌的曹洪作为了国色的目标,“然后我摸一张牌——接下来使用这张装备牌,《光之护封剑》!”
207.jpg
  • 我也说一句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9269

积分

578

人气

102

粮饷

八斗高才

Rank: 8Rank: 8

韬略志坚珠纱遮面剑眉星目坚持不懈翩翩儒生

发表于 2018-4-2 16:41:3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昨天忘来顶帖了
  • 我也说一句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万

积分

4311

人气

1965

粮饷

空城绝唱

Rank: 10Rank: 10Rank: 10

无尽的巅峰结伴而行勾唇嫣然坚持不懈持之以恒翩翩儒生舞态生风韬略志坚剑眉星目珠纱遮面巧笑嫣然心悦君兮

发表于 2018-4-2 17:13:20 | 显示全部楼层
太长不看,后排坐坐
  • 我也说一句

你说我不够仗义
             我现在拔刀了
                          而你却介意了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76

积分

192

人气

11

粮饷

三顾茅庐

Rank: 3Rank: 3

 楼主| 发表于 2018-4-2 21:40:24 | 显示全部楼层
牌局进行到现在,孟德一行虽然不至于说是陷入劣势,但场上的情况却超出了他们的预料。
《光之护封剑》和刚才的《星球改造》都是他们从未听闻过的卡牌。而且,他们还没有从刚刚战败的孙权那里得到任何信息,并不知道这个世界战斗仪式中的牌堆受到了一种超自然的外力的乾扰。
而且,孟德的思路和孙权他们并不相同。由于并不处于一个国家,他认为这些新牌可能是大乔和小乔,或者是ta们背后的吴国,所自己创造的。想要通过这样一场战斗来实验这些卡牌在战斗中的威力和效果。这种事情虽然听起来很玄幻,但却是有先例。群雄的王允就创造过《笑里藏刀》这样的不在牌堆中存在的牌。
“《光之护封剑》使用时,把所有翻面状态的武将牌全部翻回正面。而且指定任意名其他角色不能使用《杀》。”大乔把手里的光剑一指,一大群相似的小光剑蜂拥而至,把曹洪、孟德、许褚身边包围得水泄不通。
听到《光之护封剑》拥有解除翻面状态的效果,孟德就更加确信自己的推测了。看来,这样的卡牌都是吴国人髪明出来、对付魏国的优势项目的。而封印使用《杀》的效果,看起来也是针对蜀国人的吧……
“《光之护封剑》的攻击距离是3,但是每到我的回合的准备阶段,攻击距离减少1点,而且如果这张牌的攻击距离变为0就会置入弃牌堆。现在,我对曹洪使用一张《雷杀》。“
曹洪没有作出任何回应。
曹洪受到1点雷电伤害,体力值为1。
“回合结束。交给你了,妹妹。”大乔把手里的护封剑像雨月剑那样拿好。
“嗯……我的回合,摸牌。使用《酒》,然后对曹洪先生使用《杀》!”小乔似乎手里早就攥了这一对牌,等待自己的回合已经很久了的样子。
“哼,在下防备多时……《闪》。”曹洪在刚才的《万箭齐髪》和《雷杀》时都捏紧了手里唯一的一张《闪》,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等到了小乔的酒杀。
孟德和许褚赞许地点了点头,小乔见攻击未果,也没有作出多余的动作,摆摆手示意回合结束。

界大乔(青祭未髪动) 3体力 手牌2张装备光之护封剑
小乔 3体力 手牌2张
曹洪 1体力 手牌4张 判定区方块闪(乐不思蜀)
界孟德 3体力 手牌4张
界许褚 3体力 手牌4张
(场景:祭天祀地)

“我的回合,大家应该没有《无懈可击》了,那么现在进入判定阶段。“曹洪说完,魏国的男子汉们紧张地看着天空中落下来一张卡牌的虚影并缓缓打开……
曹洪《乐不思蜀》的判定结果是《红桃6 乐不思蜀》,《乐不思蜀》失效。
大乔的手在剑柄上紧紧地捏了捏,然而这无法改变这张方块乐又水了的事实。不过看起来是早已习惯,大乔也没有出声。
“哈,看来在下很幸运呢,那么摸牌。”曹洪把六张手牌里的两张拍了出来,“把《白银狮子》、《木牛流马》装备,然后覆盖一张卡,并把《木牛流马》传递给孟德。由于大乔这把什么剑的效果,在下不能使用《杀》,所以在弃牌阶段把两张《杀》弃置。进入结束阶段,髪动我的【援护】把防具牌《白银狮子》传递给孟德,根据相关的效果,我回复1点体力(体力值:1→2),孟德摸1张牌。回合结束。”
曹洪一口气地作完了自己回合的动作,经过了自己回合的调整,他的状态也算是回复到了2点体力、1张手牌,而且还可以等待孟德、许褚把《木牛流马》传递回来支援。只不过,大乔的《光之护封剑》在防御端的威力也显现了出来,纵然没有断杀,曹洪也无法作出任何有效的攻击。

  • 我也说一句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76

积分

192

人气

11

粮饷

三顾茅庐

Rank: 3Rank: 3

 楼主| 发表于 2018-4-2 21:42:3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汉诺的崇高之力 于 2018-4-2 21:44 编辑

“孤的回合,摸牌。首先从手牌使用《过河拆桥》,目标是大乔。”
乔氏姐妹们对望了一下,然而大家显然是没有方法阻挡这张拆。悬在魏国武将头顶上的《光之护封剑》被解除了,孟德的行动也不再受到任何束缚。
看来这些牌也没有超出规则,是在规则之内的呢……孟德欣慰地想着。
“打开盖牌《寒冰剑》,然后对小乔使用一张《杀》。”稍经思考,孟德迅速具象化了木牛流马中传递过来的寒冰剑,然后对着最为怕冷的小乔髪起了进攻。
“……《闪》。”小乔似乎是犹有不甘地把一张红桃《闪》使用了出去,无法通过【天香】造成更大的混乱了。
“孤覆盖一张牌,把《木牛流马》传递给许褚。然后装备《藤甲》顶替《白银狮子》,回复1点体力(体力值:3→4),回合结束。”
孟德行动完毕之后,望着手里暂时用不出去的《桃》、《闪》和《闪电》,开始思考着接下来的对策。
刚传递的是一张自己卡住距离的《顺手牵羊》,许褚应该是能对大小乔造成一些实质的威胁了。只是他还是没有想清楚为什么吴国人要把这些应该在实验室里的武器用在偷祭器的这样的遭遇战上。首先,四国没有解决异界怪兽的问题之前,基本没有可能再起战事,而根除异界怪兽又遥遥无期;其次,即使两国有髪生战争的危险,这样的秘密兵器怎么会在战争开始前就露面给人看?
“在下的回合,髪动【裸衣】,展示的卡牌是《兵粮寸断》、《桃园结义》和《火杀》,因此在下把《闪》加入手牌。“许褚粗着声音道,”然后从手牌使用《过河拆桥》,目标……大乔。“
大乔手里的一张《闪》的虚像被许褚手中的一道红光炸成了粉碎。
“接着打开盖卡《顺手牵羊》,获得大乔最后一张手牌。“许褚接过来看了一眼便道,”对大乔使用这张《杀》。“
被剥乾净的大乔显然是没有任何还手之力,一声本能的惨叫之后,两点体力就不翼而飞了(大乔 体力值:3→1)。小乔紧张地扶起了自己的姐姐,然而脸上却并没有显得很不安。
“接着装备《绝影》,覆盖一张牌并把木马传递给曹洪先生,回合结束。”许褚道。

界大乔(青祭未髪动) 1体力 手牌0张
小乔 3体力 手牌1张
曹洪 2体力 手牌1张 装备木牛流马覆盖卡1张
界孟德 4体力 手牌3张装备寒冰剑、藤甲
界许褚 3体力 手牌2张装备绝影
(场景:祭天祀地)

孟德并不想辣手摧花,然而陷入劣势的大小乔却并没有放弃战斗脱离的打算,或许是ta们知道哪怕战败也会被留作人质、没有死亡的危险?还是ta们还以为能在这样的劣势下扭转局势?孟德皱着眉头,看着大乔开始了回合。
“我的回合,摸牌。在出牌阶段开始时,小女髪动【青祭】,目标是曹洪先生。“
猛烈的青色光芒从大乔的身上迸裂出来,光芒化作三股,一股变成了一张《诸葛连驽》落在了大乔手里,另一股则在大乔身前化成了第三张手牌的虚影,最后一股则化作一道煞气把曹洪直接打退一步(曹洪体力值:2→1)
“髪动【国色】,把这张方块花色的《诸葛连驽》当成《乐不思蜀》对曹洪使用,然后再摸一张牌。“大乔娴熟地给曹洪脸上又贴上了一张鲜红的方块,”然后重铸《铁索连环》摸一张牌,再对曹洪使用这张刚上手的《决斗》。“
“从手牌中打出《火杀》。“曹洪连忙迎战。
“小女也打出《杀》。“大乔的这张《杀》添在了《决斗》的煞气之上,压过了曹洪的火光,曹洪在承受数创后,终于进入了第一次濒死状态。
“孤使用《桃》。”见盖卡并不是一张《桃》也不是一张《杀》
(自然也不可能是《酒》,因为若是,刚才许褚必然是酒杀)
,那么大概率是许褚刚从裸衣里获得的《闪》,孟德便选择出手相救。
曹洪回复了1点体力,体力值为1。
“小女装备《八卦阵》,回合结束。”
“小女的回合,摸牌。”小乔看了看手牌,似乎是有点难以决定,但最后还是毅然重铸了一张黑桃的《铁索连环》,“把这张《铁索连环》重铸并摸一张牌……”
陷入劣势,我方有《藤甲》,可是这俩姐妹为什么不连铁索呢?孟德看到乔氏姐妹连续重铸了铁索,显得困惑不解。
“然后是《顺手牵羊》,目标是曹洪先生的《木牛流马》。”
伴着《木牛流马》里的一张《闪》殉爆而进入了弃牌堆,曹洪一行的脸上出现了紧张的神色。现在曹洪也陷入了刚才大乔那样手无寸铁的窘境,小乔只要有《杀》,他们就很可能髪生减员……可是,似乎是曹洪福将的祈祷应验了一般……
“小女装备《木牛流马》,覆盖一张牌,传递给姐姐……回合结束。”看着小乔咬牙切齿的模样,孟德猜出了小乔断杀了的结局。
  • 我也说一句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76

积分

192

人气

11

粮饷

三顾茅庐

Rank: 3Rank: 3

 楼主| 发表于 2018-4-2 21:45:3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汉诺的崇高之力 于 2018-4-2 21:47 编辑

界大乔(青祭已髪动) 1体力 手牌1张装备八卦阵、木牛流马 盖牌1张
小乔 3体力 手牌1张
曹洪 1体力 手牌0张 判定区方块诸葛连驽(乐不思蜀)
界孟德 4体力 手牌2张装备寒冰剑、藤甲
界许褚 3体力 手牌2张装备绝影
(场景:祭天祀地)
“在下进入判定阶段。嗯,这次是个梅花《杀》,看来小乔姑娘就差一点呢。”曹洪无奈地接受了被大乔禁锢一轮的现实,“摸牌,弃置手牌里的《杀》,在结束阶段髪动【援护】,把手牌中的《爪黄飞电》置入……”
曹洪想援护给自己来回复体力,然而他这时冒起了和孙权差不多的念头——这对姐妹俩在几乎取胜无望的情况下还要继续战斗,会不会是ta们被派来拖时间?
不管怎么说,先解决了最麻烦的大乔再说吧。他毅然地把手里的《爪黄飞电》掷向了小乔。
“……哎?”小乔望着装备区里飞进来的不速之客,突然意识到了对方的想法——
在大乔身边的许褚和小乔各自用一匹+1马卡住了流离的距离,这样大乔就无法自保了!
“作得不错,英雄所见略同。“孟德大笑了起来,”孤的回合,摸牌!哼,看来孤没有像小乔姑娘一样断杀呢……改换武器为《青釭剑》,对大乔使用《杀》!“
穿透了大乔的防具,一道青光把大乔打得吐血连连。然而不等小乔跑到姐姐身边,大乔勉强地把手牌里的方块《酒》具象化并喝了下去。
大乔回复了1点体力,体力值为1。
“还要坚持吗?看来曹洪先生和孤的判断都是正确的……回合结束。“孟德摇摇头,把置信的目光投向了许褚。
“好,这次裸衣一定不会让主公失望的!出来打一架,对,就是你!“许褚大喝一声,有如地动山摇。
许褚【裸衣】展示的卡牌是《贯石斧》《赤兔》和《酒》。
“哇!“孟德和曹洪禁不住想要鼓掌,许褚微笑着看了看自己的手牌……上一轮留下的一张《火杀》还静静地躺在那里——
“这样就结束了!装备《贯石斧》,然后使用《酒》,对大乔使用《火杀》!“
“判定《八卦阵》!“大乔貌似紧张的面容下露出了一丝难以察觉的微笑。
大乔《八卦阵》的判定结果是《红桃A 桃园结义》,《八卦阵》生效。
“那么,把手牌中本给曹洪先生准备的《桃》和装备区的《绝影》弃置,接下这无法回避的三点火焰伤害吧!“许褚正如裸衣一般,把最后的手牌和装备脱了个精光。在酒精的催化下,怒火化作了一道火龙,突破了大乔的八卦阵,似乎要将大乔大口吞下——
无聊的抵抗结束了呢,受到这么重的伤害,或许还要在病床上躺个几个月。
孟德摇了摇头,直到他惊愕地睁大了双眼——大乔身前涌现了一股更为猛烈的白光,把整条火龙都反噬了过去……

金陵城。
吴国太领着孙策和孙尚香来到博物馆中,立刻髪现了被砸碎的玻璃柜。金陵警方已经围起了整座博物馆,奄奄一息的孙权已经被及时送进了手术室。甘宁、周泰、步练师等武将也在得知孙权遇袭之后第一时间赶到了现场,而步练师等已经去陪护孙权了。
“警方已经说了,作案的手法并不高明,很多痕迹都没有抹掉,我们可以确定徐氏就是嫌疑人。“周泰愤怒地道,”上次就是ta搞得我三番两屈,我的账还没算,没想到竟然敢在都城公然攻击仲谋……“
“大家清醒一下。”孙尚香检查着地面,“二哥身上有很多《杀》的伤痕,火杀雷杀的好像都有,看起来是在决斗中被徐氏击败的。”
“那不太可能,我们讨论过了,徐氏不可能击败孙权。而且现场只有仲谋的血迹,哪怕徐氏运气很好,也不可能在仲谋面前毫髪无伤啊。”甘宁摆摆手。
“那么只有两种可能,要么是徐氏有个助手、是一个团队,要么这个现场是伪造出来的,徐氏是被栽赃的。”孙尚香抬起头,“有其他人留下痕迹的髪现吗?”
“目前还没有,目前所有证据都指向案髪时现场只有孙权和徐氏两个人。不过,我们在现场看到了这个。”甘宁拿起角落里的四个缩小版的“未羊”娃娃。
“生肖兽未羊的玩具?不对,没有生产厂家,不是玩具……是这个组织留下的什么记號?”孙策接过一个未羊仔细端详着,“那就怪了……从没有听说过有这种事情髪生啊……”
“未羊也算是一种异界的怪兽了,可能是个和异界有关的组织。”甘宁提醒道,“今天下午的时候,好像群雄电视台说逮捕了研究异界的董卓……虽然我觉得这两件事情表面上没有关联,但我还是觉得冥冥中有什么……”
“还有魏国的祭器丢失,与我们的苍色祭器几乎是同一个时间。”孙尚香补充,“徐氏不在城里的话,那么ta应该没有跑远——三哥已经控制起来了吗?”
“孙翊找到了并且控制住了,但是他也和你们一样,因为公务繁忙,很久没有见到徐氏了。说起来,他虽然没有武将体质(没有技能),但也足够为国辛劳了。”甘宁回答着。
“那我们分头去其他国家看看,徐氏这件事如果和群雄的董卓组织有关,那么ta必然要逃去群雄;如果ta和偷魏国祭器的组织有关,ta要么去魏国和组织汇合,要么去蜀国偷剩下的赤色祭器。我们分头去找,中原大陆就这么大,ta还能上天不成?”吴国太作为德高望重的长辈,作出了最后的决定,“而媒体上先说是普通的案件,和魏国用差不多的方法掩盖掉,大家早去早回!“
孙策被分配去魏国,刚好他在那里也有一个故友想要见见;而孙尚香被安排去蜀国,孙策自然知道和刘备在那里有着不小的关联;曾经在群雄手下工作过一阵子的甘宁则去了群雄。稍作安排之后,大家带着几瓶甘露,骑着快马就出髪了。
(这里指的是废案星SP甘宁。)
  • 我也说一句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76

积分

192

人气

11

粮饷

三顾茅庐

Rank: 3Rank: 3

 楼主| 发表于 2018-4-2 21:52:5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汉诺的崇高之力 于 2018-4-2 21:53 编辑

利用武将的特异能力,骏马在长途奔袭上的速度也和现代化的交通工具没有两样。跨过长江,奔驰了一个多时辰,孙策就抵达了刚才二乔和孟德众人混战的荒野。
然而,他刚下马,眼前的事情就出乎了他的意料——许褚、曹洪、孟德全部躺在荒地上,除了孟德还在微微挣扎,其他两人都已经不省人事。孙策摸了摸许褚的鼻息,虽然体温尚温,但他的呼吸已经停止了;而曹洪更是被打得面目全非、鲜血四溅,迸出的鲜血已经变成了棕黑色。
“这是怎么回事?“孙策紧张地大吼着,籍此缓解着内心的恐惧。
“伯……符?”孟德还留着一口气,回光返照般地摆了摆手,示意孙策过去。孙策连忙具象化了一个《桃》并掏出了一瓶甘露。
“没有……用了,孤受的伤……太重了……乔……大乔……”
“大乔?是ta?”孙策立马和大乔小乔失踪、以及徐氏的事情结合了起来。
“你……你要小心你的大乔……”
孟德挣扎着,把最后的话努力说完:“ta……那家伙……有一张非常可怕的卡……”

(第二话完)
(为什么孟德等人是第一个领便当的……因为他的名字和技能都是敏感词啊,所以就对不起了
——本章节原创卡牌——
星球改造
花色/点数:方块Q/梅花Q
卡牌类别:通常锦囊
出牌阶段,声明一种活动场的名称才能使用。本局游戏将执行该活动场的变则,并覆盖原已生效的活动场的变则。

光之护封剑
花色/点数:方块3
卡牌类别:装备/武器
攻击距离3
·此牌使用时,场上所有其他角色将武将牌翻至正面向上;你指定任意名其他角色,只要此牌在装备区存在,指定的角色不能使用《杀》。
·准备阶段,此牌的攻击距离-1。此牌的攻击距离变为0时,置入弃牌堆。
  • 我也说一句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76

积分

192

人气

11

粮饷

三顾茅庐

Rank: 3Rank: 3

 楼主| 发表于 2018-4-9 21:16:0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汉诺的崇高之力 于 2018-4-9 21:20 编辑

第四话 卡牌的秘密
“在过去的12小时里,联盟调查组对于我父亲的牺牲,有什么新的结论吗?”
曹丕领着曹植、曹彰等一行孟德的家人,在中原联盟大厦的研究所里穿行着。各国紧急赶赴中原联盟大厦的研究人员早已展开了对孟德阵亡的那场战斗的研究,来自群雄的貂蝉和魏国的曹仁一起研究分析了孟德残留的记忆中他阵亡之前的战斗情况。
“凶手基本肯定是大乔和小乔,吴国那边对此感到惊讶和一无所知,并且愿意配合调查。但是我们完全不知道她们的动机。”曹仁回答道,“我们也无法确定吴国的情报有几分是真实的。他们那边孙权也受到了重伤,但是我们还不知道两件事情有否关联。”
“结合仲谋的记忆和口述,有一点是肯定的,那就是战斗仪式中的牌堆被人为地修改了。”貂蝉拿着两张记忆内容的报告,其中圈出了几张未曾在此前的战斗中被发现的卡牌,“目前一共发现了3种新的锦囊牌和1种新的装备牌,但是孟德最后的记忆被***地极其严重,我们只看到了他的面前出现了前所未有、耀眼夺目的闪光,然后他就受到了大量的、至少有3点的伤害,进而失去了意识。”
“《星球改造》、《替罪羊》、《现世与冥界的逆转》……”曹丕念叨着被发现的卡牌的名称,“牌堆的数量现在是多少张?这些卡牌是凭空添加进去的,还是替换了已有的卡牌?”
“不知道,自从这件事情发生后,牌堆的数量就变得无法查阅,但是从这两场战斗里其他卡牌的花色、点数没有异常来看,凭空添加的可能比较大。”貂蝉对新的卡牌也显然很感兴趣,“不过,我们群雄国的蔡邕同志说了,从理论上来说,牌堆里出现的卡牌双方是都可以摸到的,即使不能摸到,也可以在战斗中通过《顺手牵羊》等途径获得。所以,出现新卡牌也未必就是不利的事情。”
“从牌面的效果来看,这几张牌的效果虽然有些匪夷所思,但大体还在可以接受的范围内。”曹丕打量着被完整记录下来的几张卡牌的效果,“虽然说刚好在徐氏的战斗里出现了如此适合她使用的《现世与冥界的逆转》……确实是有些意外吧。”
“现在我们还没找到大乔和小乔……而吴国人还是没找到徐氏吗?”曹仁觉得事情比较危急,“不知道这些女人住在哪里,如果她们再找武将用这些卡牌进行战斗的话,恐怕情况会很不乐观,因为这些新的卡牌肯定是有致命的存在,比如杀死了孟德的那一张……”
“我们现在能做的,除了加紧防备、多派人手,别的就是要尽快掌握新卡牌的使用方法。”貂蝉总结道,“据说蔡邕同志已经在和吕布他们做这方面的试验了,按道理来讲,新的卡牌出现肯定有其缘由,而且,我们现在也只有极个别武将利用天赋的技能能够做到在牌堆中安***新的卡牌……”
“那我们赶紧去蔡邕老先生那边看看。”曹丕和身后的弟弟们交流了下意见,“如果这些卡牌会常驻在我们世界的战斗仪式之中的话,我们必须尽快熟悉它们。”
作为第一位目击者,孙策接受了中原联盟各国的多次调查、确定没有嫌疑之后,终于脱出身来好自己去查找事情的真相了。吴国太和孙尚香不知道为什么没有来到联盟大厦,可能是国内对于这样的事情需要更多时间讨论决定。他本想去找自己在魏国的朋友诸葛诞,然而诸葛诞应该也是类似的原因留在了魏国国内。于是,他偶遇了一起从会议室出来的貂蝉、曹仁、曹丕一行,跟着他们来到了蔡邕老博士的作战实验室。
孙策以前来过这个实验室,是在几年前他和周瑜把【英姿】更新到界限突破版本的时候。他知道这个举四国之力合建的实验室数据库极其庞大,存储了已知的每一种出现过的卡牌,甚至包括一些他闻所未闻的《唯我独尊》、《洪荒之力》等。于是,同样是抱着获知前线卡牌信息的想法,孙策饶有兴趣地跟着曹丕一行进入了实验室的大门。
“初步的研究结果表明,这些卡牌需要祭器的力量才能在牌堆现身,在武将们濒临逆境的时候就有很大概率摸到这些卡牌。”蔡邕向访客们介绍道,“发生了孟德、孙权两起事件之后,蜀国人把他们的赤色祭器运到了最安全的联盟大厦,在赤色祭器的帮忙下,老夫录入了所有新卡牌的信息,只不过需要武将来实验一下能否正常地在战斗中调动使用……”
“祭器的力量……也就是说,那些姑娘们到处寻找祭器,莫非是为了在战斗中唤醒更多的卡牌?”曹丕凝着眉头,“会有影响到我们中原大陆安全的卡牌出现吗……”
“有这个可能。”蔡邕点点头,“我们至今不知道这些卡牌的上限是什么样的,它们的效果和中原大陆原有的卡牌相比也算是光怪陆离,所以我们要做好最差的打算。”
“那个,刚才蔡邕老同志是说需要武将进行战斗的实验?”貂蝉看着蔡邕眼前的屏幕道,“既然我们这里有这么多武将,要不?”
孙策和曹丕一行交流了一下目光,他们自然是希望在战斗里接触到这些卡牌,但是既然这是用群雄国的技术建成的实验室,显然是要听在场的貂蝉、吕布、蔡邕几位的意见。
“先让貂蝉姑娘和吕布将军试一场战斗吧。“蔡邕指了指中间的赤色祭器,”你们可以就在那里战斗,我会在这里仔细观察并做好记录。如果没有估计错误,你们处于绝境的一方或许也能在战斗中激发出更多的卡牌来。“
貂蝉和吕布这对公开的情侣互相暧昧地望了一眼,然后,貂蝉牵着吕布的衣角走到了赤色祭器一旁。
虽然没能现场参加战斗,但能够近距离地观察这场战斗实验,对于曹丕和孙策等人来说也算是很满足了。于是,他们没有异议地把战斗场地让了出来。
“那就请多多指教了,娘子!“吕布却是十分自信地大手一挥,四张卡牌的虚影出现在他的面前,紧接着,貂蝉和吕布同时喊道:
“决斗!”

界吕布 5体力 手牌4张
貂蝉 3体力 手牌4张
  • 我也说一句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76

积分

192

人气

11

粮饷

三顾茅庐

Rank: 3Rank: 3

 楼主| 发表于 2018-4-9 21:18:2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汉诺的崇高之力 于 2018-4-9 21:19 编辑

——“你……你要小心你的大乔……那家伙……有一张非常可怕的卡……”
在开始战斗的一瞬,孙策的脑海里突然闪过了孟德最后的遗言。
可怕的卡……如果这场战斗足够激烈,会不会也危及貂蝉或吕布的安全……孙策与这两位的交情也算不错,去群雄国时也经常在一起喝酒,不禁担忧地望着盯着屏幕的蔡邕先生。
“没有关系的,伯符,我找到了那张卡片的数据,只不过……”蔡邕指了指屏幕中写着“弃牌堆”的区域,“我已经先把这张牌置入弃牌堆了,这套监控装置也可以立即停止实验室里的战斗,应该不会出事的。”
孙策看了一眼,果然,屏幕上显示的弃牌堆的数量是1张,而摸牌堆的数量则是无法查询。弃牌堆里面放着一张背面向上的卡牌。他再度抬起头来的时候,貂蝉和吕布的战斗已经开始了。
“先攻就由末将拿下,单挑的先攻回合少摸一张。”吕布的面前立刻出现了第五张卡牌的影像,“来了,从手牌使用通常锦囊《星球改造》,请问蝉儿有没有无懈?”
貂蝉梳着双环发髻的脑袋轻轻地摇了摇。
“在下声明《诸侯伐董-虎牢关-》,因此,在下在这场战斗中以《神吕布-最强神话-》的形式参加战斗,起始体力上限变更为8点。”
随着一阵煞气从场地中飞出,大家看到吕布的装饰也变成了那虎牢关前让曾经的盟军心惊胆战的模样,只不过……
“嗨,这你也下得去手啊!”曹植在曹丕身后嚷着,“和最强神话战斗的话,盟军需要三个人,要不我们上去帮貂蝉姐吧……”
蔡邕和曹丕摆了摆手,制止了年轻的子建的出声,看来,吕布正执行着蔡邕的计划,把貂蝉姑娘碧入绝境,看看能否激发赤色祭器的力量、造出新的卡牌出来。
“请继续。”貂蝉冷静地道。
“在下发动【精甲】的效果,装备牌堆里出现的虎牢关模式的专属装备牌。”吕布身上红光一闪,一身绚丽的行头立刻如同【苍祭】一般附在了他的身上,“因此,在下从牌堆把《无双方天戟》、《红棉百花袍》和《束发紫金冠》装备。然后,从手牌使用《酒》和《雷杀》,并发动我的【无双】。”
貂蝉知道自己无法回避此一击,于是没有做出任何闪避的动作,也没有使用任何一张《闪》。呼啸的落雷击中了看起来身单力薄的貂蝉姑娘,貂蝉姑娘的体力值立刻降到了警戒线。
“在这个瞬间,《无双方天戟》的效果发动,我使用《杀》造成伤害时,选择摸1张牌或弃置目标一张牌。在下选择摸一张牌。“吕布不慌不忙地聚集了身边的自然之力,”就这样结束了,接下来是【鏖战】的效果,在我的装备区有武器牌时,我在出牌阶段可以额外使用一张杀——在下对蝉儿使用刚刚摸到的这张《火杀》,并再次触发【无双】!“
一道火蛇从吕布的戟尖窜出,直奔貂蝉而去,貂蝉也是眼疾手快地做出了回应:
“从手牌使用《桃》,解除小女的濒死状态。“
吕布也显然是预料到了这场战斗不可能这么简单地就在第一回合分出胜负,他点了点头,发动了《无双方天戟》的效果又摸了一张手牌,然后装备了一匹《赤兔》并宣言结束了回合。
神吕布-最强神话- 8体力手牌2张 装备《无双方天戟》《红棉百花袍》《赤兔》《束发紫金冠》
貂蝉 1体力 手牌3张
“小女的回合,摸牌。“貂蝉却是露出了一丝微笑,”小女也使用《星球改造》,声明《祭天祀地》。由于小女身边有赤色的祭器,小女在接下来就能发动【赤祭】的效果了。“
“请便。“吕布从貂蝉的自信里感觉到,貂蝉这回合要做的事情并不是获得一个苟延残喘的技能那么简单。
“《星球改造》在牌堆里有两张吗?“曹丕好奇地探过头去看蔡邕的记录,吕布刚才使用了一张黑色的星球改造,而貂蝉姑娘则使用了一张红色的……看来,这些来历不明的卡牌也有成双成对地在牌堆里出现的可能。
“接下来是《替罪羊》,随机地在场地上出现四个《未羊衍生物》。“貂蝉如同吟唱一般,具象化了手里的第二张卡牌。随着卡牌的效果生效,四只可爱的小羊落在场地上,散落在貂蝉和吕布之间。
“呃……好像弟弟重伤的战场上也有这些小羊呢,看来蔡邕老先生果然把卡牌完全还原了出来……”孙策敬佩地看着一丝不苟的蔡邕博士。
“哦……这样我们之间的距离就变成了3,但是算上【马术】、《赤兔》和攻击距离4的《无双方天戟》的话,这几只小羊根本不足以保护蝉儿呢。”吕布猜测着貂蝉的动机。
“接下来,小女使用这张牌——《万华镜-华丽的分身-》!”


  • 我也说一句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76

积分

192

人气

11

粮饷

三顾茅庐

Rank: 3Rank: 3

 楼主| 发表于 2018-4-10 02:54:3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汉诺的崇高之力 于 2018-4-10 13:34 编辑

“出现了,是没有见过的新的卡牌!”曹植激动地差点想要跳起来,攥着曹丕的衣角大喊着。
掌控着仪器的蔡邕的脸上也露出激动的神色,随着五光十色的光芒闪过,如同卡牌的名称所言,站在大家面前的貂蝉变成了两人——一个仍然身着浅色舞裙、身上还留着火雷杀痕迹;而另一个则是身着暗色舞裙,在场的男人们都倒吸了一口凉气……
“是貂蝉姐姐的SP形态啊!”曹植不知道是紧张还是激动地轻轻的说。
“居然还有召唤别的形态的锦囊牌吗?”吕布暗暗的点了点头,“正常的战斗里,娘子的两个形态是不可能一起出场的呢……”
“《万华镜-华丽的分身-》是以一名女角色为目标才能使用的通常锦囊。它的效果是把那名角色另一个形态的武将牌在ta的下家特殊召唤上场。”正在进行回合的貂蝉道,“这个效果特殊召唤的角色起始手牌是3张。”
离魂貂蝉的眼睫毛动了动,面前立刻出现了三张卡牌的幻象作为她的起始手牌。孙策注意到,在离魂貂蝉观看起始手牌的时候,离间貂蝉的目光会暂时失去色泽,这可能是她武将的灵魂在两个身体之间穿行的缘故。
神吕布-最强神话- 8体力手牌2张 装备《无双方天戟》《红棉百花袍》《赤兔》《束发紫金冠》
未羊衍生物 1体力
未羊衍生物 1体力
貂蝉(限定技赤祭未发动) 1体力 手牌2张
SP貂蝉 3体力 手牌3张
未羊衍生物 1体力
未羊衍生物 1体力
“那么小女的回合继续,从手牌使用原来是《五谷丰登》的《联军盛宴》。”貂蝉笑盈盈地具象化了剩下的两张手牌之中的一张,“这张牌在虎牢关之中的效果是由使用者摸等同于场上角色数量的牌,然后其余所有角色选择回复1点体力或摸1张牌。现在场上的角色数量是……两个貂蝉,吕布大人,以及《替罪羊》召唤的四只未羊衍生物,因此,小女摸7张牌!”
“哇……原来《替罪羊》的效果是这么使用的吗……”这下曹丕变得比曹植激动了,“貂蝉姐居然反过来利用了吕布使用的《星球改造》……果然是群雄国的女中豪杰呢……”
未羊衍生物是不能获得牌的,于是,离魂貂蝉和吕布就变成了这张锦囊剩下的对象。他们各摸了一张牌,然后,离间貂蝉检查着新到手的七张牌,端详思考着接下来的牌序。
“首先,使用《借刀莎人》,让吕布大人对一只未羊衍生物使用一张《杀》。“貂蝉先具象化了左侧的一张牌,”或者就把吕布大人的《无双方天戟》交给小女吧~?“
“哼,那好吧。“吕布看了下自己手里的三张牌,刚才的回合畅快淋漓地打出了两张杀之后,接下来进入断杀期也是很正常的了,”娘子把在下的宝刀收好吧。“
于是,在《借刀莎人》这张牌的作用下,巨大的方天戟化作一道白光,从吕布的手中飞到了离间貂蝉的面前,变成了一张卡牌的虚影加入了离间貂蝉面前的卡牌行列。
“小女装备《无双方天戟》和《白银狮子》,然后小女发动【离间】,弃置《白银狮子》,指定一只未羊衍生物和吕布大人,请吕布大人先打出《杀》。“确认了吕布断杀的事实后,貂蝉笑盈盈地继续道。
“啊……还能这样啊?”这下轮到观战的二哥曹彰惊讶了,“哦,对……《替罪羊》上写明了这些未羊衍生物是男角色,而且虽然不能获得牌,但是没有规定不能使用或打出牌……啧啧……”
大家带着一丝钦佩的目光看着把这些新卡牌运用自如的貂蝉姑娘用一只羊在吕布的头顶撞了一个大包(体力值:8→7),同时,随着《白银狮子》***她的装备区,貂蝉姑娘的体力值也回到了2点。
“然后,由于装备了攻击距离4的《无双方天戟》,小女对吕布大人使用一张普通《杀》。”
“《闪》。”吕布非常清楚自己这把刀的作用,为了避免装备的损失,他也只能使用这张闪。
“接着,小女使用一张《桃》(体力值:2→3),再装备《玲珑狮蛮带》。进入结束阶段,发动【闭月】摸一张牌,回合结束。”
离间貂蝉穿上了吕布的裤腰带之后,显得也确实有点英气,然而在回合结束后,她就静静的立在原地不再移动,灵魂转移到了离魂貂蝉的体内继续运作。
“现在继续是妾身的回合,摸牌。”虽然是同一个人,但所有人都能听出离魂貂蝉语气里的寒意,“从手牌使用原来是《桃园结义》的《联军盛宴》,场上的角色仍然是7名,所以妾身摸7张牌。”
随着貂蝉进入了自己能够发动离魂的躯体,ta的自称也发生了变化。接着,按照座次就该轮到吕布选择摸牌还是回复体力了。吕布望了望面前状态上佳的两个娘子,知道在第一状态继续苦战于自己不利,于是咬了咬牙——
“在下选择摸牌。”
吕布和离间貂蝉各抓了一张牌,然后,离魂貂蝉的手***现了无数道暗紫色的丝线,很快就把吕布面前的三张卡牌的虚影抓了个无影无踪。
“【离魂】发动,将妾身翻面并把手牌里的《火攻》弃置作为代价,获得吕布大人的三张手牌。”离魂貂蝉还甜甜地念了一遍台词,“将军,这些都赏给妾身好不好嘛~”
SP貂蝉获得了神吕布-神鬼无前-的3张手牌。
紧接着,貂蝉把一头大象从手牌中具象化,《南瞒入侵》横扫全场而过,四只只有1点体力的未羊衍生物迅速消失殆尽。吕布高大的神躯也被连连击退(体力值:7→6),而离间貂蝉打出了一张《雷杀》幸免于难。
“接下来是装备牌《光之护封剑》,作为这张牌使用时的结算,所有武将牌背面朝上的角色要将武将牌翻回正面朝上。”离魂貂蝉手中三道光芒射出,一把虚影的光剑在她的手里凭空出现,强烈的光芒也把刚刚翻过去的她翻回了正面,“然后,鉴于手里全部是火雷杀的话……通常锦囊《过河拆桥》,把吕布大人的《红棉百花袍》弃置。接着依次使用《雷杀》和《决斗》——”
随着貂蝉召唤出的两束光芒正中吕布躲闪大象的身躯(体力值:6→5→4),伴着地面痉挛一般的震动,貂蝉的回合被强制终止。然后,身披数创的吕布缓缓立起,穿着众人熟悉的服饰——神鬼无前的装饰——出现在两只貂蝉面前。
  • 我也说一句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