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1886|回复: 55

[小说故事] 【汉末风月记】从广陵绝响看魏晋风度

[复制链接]

1万

积分

2220

人气

392

粮饷

锋芒毕露 · 谋

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

结伴而行上网的曹丕佳人美眷翩翩儒生荐言献策勾唇嫣然坚持不懈珠纱遮面韬略志坚剑眉星目舞态生风初出茅庐巧笑嫣然心悦君兮金璧之才

发表于 2018-2-20 14:15:0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鲱鱼喵丶 于 2018-5-8 13:03 编辑

从广陵绝响看魏晋风度
                                                              ——致YC.WEI 峻峰孤松之嵇康

       一曲广陵散[1],曲终人亡,大抵这世间再也没有天籁若此,风度自若了吧。平心而论,能够在那样一个浮华乱世中,做到秉持本心,不畏生死,已是再难复求的姿态,更何况,他仅仅是选择了他认为正确的路,那是信仰远比生命重要的多。

       这就是嵇康,是那个活在竹林中的苍松,也是洛阳郊外树下的打铁人[2],是面对挚友[3]时那个的爱憎分明的他,也是在刑场上那个毫无惧色的他。他生在魏晋,却活在当下。

       有时候,我会去思考,究竟是时代造就了嵇康,还是嵇康引领了时代?不过更多的时候我情愿糊涂一场。那个时代,魏晋,若去寻觅一个词描述,我想了很久,是“浮华乱世”。浮华者,魏晋风度缘起于建安,先后出现了三曹七子七贤[4]等文坛的代表,重养生,尚清谈,美则美矣,但是却又溢满了病态。乱世者,中原之地,异族当政,即便那偏安江左的王室[5],出现在舞台上的也只是士族和权臣,前者有王导,谢安之选[6],后者有桓温,庾亮之流[7]。当真是华丽轻浮又混乱不堪。有点像春秋战国时期百家争鸣的味道,毕竟历史,很多时候不过只是重蹈覆辙。

       春秋,战国,秦,汉。
       魏晋,南北朝,隋,唐。

       纵向对比,相似度惊人。若把魏晋比作春秋,那南北朝无疑是第二个战国,两者又都奇迹般的终结于一个一统却又短命的王朝,前者是秦,后者便是隋。然后的取而代之,是大一统的两汉也是盛世大唐,并相继走向各自封建王朝局部坐标轴上的极点。若说不同,只是这两个历史轴上的人物风流不同罢了。这就是嵇康生活的时代,他引领魏晋也好,魏晋造就了他也罢,都不过只是人类文明卷轴上的沧海一抹,值得玩味,却不必深究。

      嵇康短暂的半生,可谓之无与伦比的精彩。我们翻开书简,去细细品味夹杂着广陵绝响的最后一个故事,左不过有五个人是不得不提的。那个谋谟半生的钟会,难逃的不仅仅是自己的命运,还有后世剪不断的诟病;阮籍醉了一生,昏沉中背负着竹林的无奈和些许挂念,游走在司马氏和自己的本心之间;就连那将老庄之学熟稔于心的向秀[8],也在多年之后的旧地重游,由衷的感叹物是人非;反倒是那山涛,在经历了无数变故之后,却将天下大势的分合看的更淡;风云际会的主角司马一族,即便被历史选择,却也历尽了淘洗[9],让人回首反思,这故事其实从最开始,就是一个错误的轮回。如是这般,是嵇康生命的终点,也是魏晋风度的缩影。


【注】

[1]广陵散:十大古曲之一,嵇康之后失传。《太平广记》里记载了是幽灵所传,左不过是古人为了美好的东西增添一抹传奇色彩的描述,《南史·江淹传》中也记载过郭璞讨要五色笔的故事,附会江郎之才,乃神人梦中之笔,这也是著名的“江郎才尽”的典故。

[2]打铁人:嵇康曾经在洛阳郊外的居所,和向秀一个拉风一个打铁度曰。在魏晋那个时代,文人从农从工很多时候都不是一种谋生的手段。《三国志》中就有记载“亮躬耕陇亩,好为梁甫吟”,嵇康打铁也好,诸葛亮耕地也罢,不过都是士族隐居的风雅故事。

[3]挚友:这里指山涛和嵇康的一篇大作《与山巨源绝交书》。山涛某次高升后,举荐了嵇康代替自己的原职,嵇康就写下了绝交书,表达了自己不愿意出仕的立场,这里的绝交指的是政 治立场的绝交,而不是朋友关系的绝交。李善注的《嵇康集校注》以及后世的文章大家对此都有类似的解释。

[4]三曹七子七贤:三曹和建安七子是同时代的人物,其中三曹指“曹[cāo],曹丕和曹植”。建安七子指孔融,陈琳,王粲,徐[gan],阮瑀,应玚,刘祯,除孔融之外,其余六子皆是邺下文人,他们常与曹丕曹植在邺城以酒会诗,留下了许多代表建安文学的诗辞歌赋,后六子俱亡,曹丕以王世子的身份曾追思旧友,写下了款款情深的《与吴质书》。竹林七贤,指嵇康,阮籍,向秀,山涛,刘伶,王戎,阮咸。建安七子和竹林七贤与其说是汉末魏晋文坛的代表人物,也可以说是一种如“曹魏四友”一般的政 治组合,七子在政 治上是支持当时的统治者曹氏,而七贤相反,是以归隐的方式隐喻对司马氏的抵触。

[5]偏安江左的王室:这里指东晋。八王之乱之后,西晋政权被推翻,司马睿在王导和江东士族的支持下,建立了东晋王朝。

[6]王导谢安:唐诗中“旧时王谢堂前燕”描述的就是那时王谢两个家族的鼎盛场面,王导和谢安,是当时活跃在东晋政坛上的名流,也是士族的代表人物,很多时候他们的光芒是盖过司马氏的,盛极一时。王导大约还是有理想的,他的理想至少是做一个像诸葛亮一般的政 治家,只是可惜了,对于动荡不安的东晋王朝而言,他终其一生不过是做了一枚玩弄权术的匆匆政客,也是遗憾。谢安也是一代江表高才,桓温晚年一心想要效仿曹[cāo]和司马昭,也是因为谢安的从中阻挠,最终抱憾而亡,在那个乱世中,谢安忠于王室的赤诚,难能可贵。

[7]桓温庾亮:出现在东晋舞台上的权臣,其实这里列举桓温和王敦最为恰当,文中选用庾亮主要是从文辞的角度避免重复。桓温和王敦,史书上都说是权臣或者是叛乱者,其实我总觉得他们谋反很多时候都是[po]于无奈或者是对朝堂昏暗的一种反抗,其实正史中记载的一些故事和传奇,从中还是能够看出来,他们很多时候是一个可爱的英雄,或者是枭雄的。庾亮是东晋王室的一个外戚,活跃在王导的时代,本人也是一个崇尚清谈的大家。

[8]向秀:为《庄子》做注的大哲学家,也是竹林七贤之一。嵇康死后,向秀洛阳旧地重游,想起了嵇康与自己洛阳打铁的那段风月故事,有感而作,写下了一篇寥寥几笔《思旧赋》,却让人未读已然感同身受。

[9]淘洗:司马炎死后,八王之乱五胡乱华,西晋覆灭,然后司马睿在江东建立了东晋,东晋政坛基本都士族当政,中原之地也好江东也好,先后也出现了不少乱世枭雄,总体而言,司马一族在这个历史舞台上,几乎很少把握主动权。

评分

参与人数 7人气 +43 收起 理由
眠眠不觉 + 10 精彩精彩,才华横溢!
ctrlj + 9 厉害了我的哥!
白橘子 + 5 支持鱼姐姐
幼蕉 + 10 精品文章,给你点个赞!
哈伊芭拉哀 + 3 昨天份的人妻,今天补上
吃土的小土逗 + 5 精彩精彩,才华横溢!
钟意施丹 + 1 精品文章,给你点个赞!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万

积分

2220

人气

392

粮饷

锋芒毕露 · 谋

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

结伴而行上网的曹丕佳人美眷翩翩儒生荐言献策勾唇嫣然坚持不懈珠纱遮面韬略志坚剑眉星目舞态生风初出茅庐巧笑嫣然心悦君兮金璧之才

 楼主| 发表于 2018-2-20 14:15:05 | 显示全部楼层
钟会之谟
阮籍之醉

钟会之谟
        嵇康之死,直接原因是得罪了钟会。钟会这个人,是魏晋时期的高级士族,如果深究,还是个大书法家,大文豪。我国古代的士族,和欧洲的贵族还是不一样的,可以用现在的话通俗的解释为有钱,有权,更重要的是有学问。可想而知,这样的钟会,大抵该是万千少女迷恋追逐的对象,不过遗憾的是,直到蜀中战乱的败亡,正史也好,野史也罢,都很难找到关于钟会感情方面的只言片语,只知道,他终身未娶,让人唏嘘。
       钟会与嵇康的恩怨,要从少年时说起,那时的钟会是十分仰慕比自己年长几岁的嵇康,隔墙掷书[10]的故事,比起来那些初出茅庐却自命不凡的文人来说,更多的是几分率真可爱。或许是因为有前事如此,钟会才会在功成名就后,广邀宾客浩浩荡荡的正式拜访嵇康,壮胆也好,显示诚意也好,场面上的事情钟会能做的都做了,结果却是碰了一鼻子灰,怏怏而回。嵇康见罪钟会,原委大抵如此。
       那年洛阳郊外的一棵树下,他二人还留下了似是而非的对白。
       嵇康:何所闻而来,何所见而去?
       钟会:闻所闻而来,见所见而去。
       倘若抛开一切背景,单单仅凭这一问一答,此二人可谓是一时双璧,世间能出其右者,寥寥可数。这样的两个人总该能够做到相互欣赏,结为知己,方不负一时佳话。只是可惜了,知己的前提却是志同道合。
       嵇康之志,可说是魏晋文坛的代表,大约受正统文明熏陶的有识之士,都很难接受凭借阴谋权计行篡 逆之举的司马氏,这种观点到了东晋,就连帝国的首席大臣[11]都敢拿到朝堂上公然言明,可见司马氏不为士族看好,即便过了很久都难以淡忘,甚至更甚。至于钟会,且不说他日后之事,当下的他,可是正经八经的司马昭阵营,而且是备受宠信和重用。他与嵇康的洛阳问礼,问的也不单单是学术上的交流,而是一种带有政治色彩的试探,甚至可以附会说,钟会此行,是司马昭授意的,为的就是投石问路,看你这位文坛之首,是否愿意效忠司马氏。所以嵇康不理钟会,钟会吃了闭门羹,都是必然。
       因为统治,疆土其次,人心为上,这一点曹操明白,司马昭更是了然。
       所以他二人似乎都做了同样的事情,就是不能放过文坛之上那些不受驯服又影响力不可小觑的人物,于是曹操杀了孔融,司马昭杀了嵇康。不过在曹操备受指责的时候,司马昭就比较幸运了,因为有人在前面挡刀——那个骨子里溢出着倨傲又睚眦必报的钟会。

阮籍之醉
        阮籍与嵇康,大抵是竹林之中最为相像的两个人。嵇康死后,大概也只有阮籍,还保有着些许他竹林的姿态,却也是再难洒脱。选择出仕司马氏,是大势所趋。又或许没有嵇康,也就没有阮籍的无可奈何。毕竟在生命与信仰的抉择下,已有人慷慨就义。
       不过阮籍自有他的办法,却也是让闻者心酸,周旋司马氏,竟是在酒坛和醉梦中,浸泡了一生。
       司马昭想与他联姻,他大醉数月,只好作罢。司马昭加九锡[12]需要有人执笔劝进表,他又故技重施,被叫醒之后,却也是洋洋洒洒的写下了一篇锦绣文章[13]。大概这就是阮籍的态度,能避便避,实在不能装傻,就痛痛快快的做事情,总好过丢了性命。
       如此看来,若要醉,真不必这酒。狂荡不羁,遗世独立,想要秉持竹林风骨,却又无法敞开胸怀,他留下的那些作品,有多少吞吞吐吐?又有多少欲言又止?那个在现实与梦想中苦苦挣扎的,才是真正的阮籍。
       纵观千年风月故事,那令人神往的隐士风采,很多时候并不像世人眼中的那般清高,选择归隐的士族,更多的其实是并不看好庙堂之上的统治,亦或是不受重用,才会摆出一种孤高的姿态,只爱风花雪月。魏晋之上,如是这般,前者有嵇康,后者亦有陶潜,他们或有不屑为之的傲然,或有求而不得的坦然。其实真正胸怀天下的士族,都该如诸葛[14]一般,深入衮衮红尘,自是一往无前。
       嵇康归竹林而不染;阮籍居庙堂而自持。他二人的身上,自然流露着那个时代翩然风度,飘飘兮如遗世独立。他们无法左右历史,甚至于无法左右自己,却独独领起一代风骚,是竹林名士,是嵇康,也是阮籍。
I


  • 我也说一句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万

积分

2220

人气

392

粮饷

锋芒毕露 · 谋

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

结伴而行上网的曹丕佳人美眷翩翩儒生荐言献策勾唇嫣然坚持不懈珠纱遮面韬略志坚剑眉星目舞态生风初出茅庐巧笑嫣然心悦君兮金璧之才

 楼主| 发表于 2018-2-20 14:15:0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鲱鱼喵丶 于 2018-2-20 13:19 编辑

向秀之思
山涛之仕
司马之心

  向秀之思
       向秀与山涛,有两篇关于养生论的问答,向秀难嵇叔夜养生论,嵇康答向子期养生论,以文会友,大抵是古往今来文坛上最为浪漫却又平常的故事,侃侃而谈,好不自在。只是可惜了,当向秀再次回到洛阳的时候,却已经物是人非。
       思旧赋未提笔,怕是个中滋味,不由言说。仅寥寥数笔,却是字字珠玑,因为这世间再华丽的辞藻,也难以表达向秀对旧友的思念。当司马昭向向秀询问竹林之隐的时候,向秀想都没想,不屑的说出“不值一谈”之类的言论,怕是他清楚的很,此生此世,三生三世,他,都回不去了。既然回不去了,也不必挂念。如此說來,嵇康之死,还是影响了文坛,也影响了曾经的竹林梦里人。在现实和理想之中,活着的人醒了,但却是迫于无奈而非醒悟。
       提到养生的思想,总是能让人想起魏晋滋生出的一种怪诞哲学,唤做“清谈”[15]。魏晋的那些士族们,宽衣解带,披头散髪,脚拖木屐,手持麈尾,扪虱而谈,好不自在飘逸。
       我想即便放在开明的现代社会,这样的行为做派怕是都不能接受,很难想象在一千多年前的魏晋,竟成一时风尚,争相效仿。当真是让人怀疑,那是一个什么样的时代。
       其实魏晋之人,是美丽的追求者,他们追捧的,不仅仅是容貌上的风姿,也有行为上的潇洒。从汉末到魏晋,史书上记载的风姿绰约之人比比皆是,就连曹操[16]在接见使臣的时候,也会找个仪表堂堂的人替代自己。不过还是苏东坡“雄姿英髪,羽扇纶巾”的描述更加贴切。毕竟爱美之心,今人有,古人也有。
       大概是,漂亮的活着,溢美却又不乏病态,大乱之世,人心丧乱的一种解脱态。

山涛之仕
       嵇康临死前,将一双可爱的儿女,托付给了山涛。
       提起山涛,更多的人怕是会记起那篇绝交书[17]。若从文学的角度评价,嵇康的代表作,绝交书无出其右,可是他也为了这样一篇文章付出了生命的代价。与钟会的那点过往,不过些许导火,真正让司马氏不能容忍的,是嵇康在那字里行间的决绝。那必不堪者七,甚不可者二,简直就是在无情的抨击官场,换作任何一个统治者都不能容忍这样的直言不讳。有了杀人之心,死罪,只不过是一个名目,钟会谗言也罢,欲加之罪[18]也好,并不重要。
       其实山涛出仕司马氏,是有他的政治立场和背景的。宣穆皇后张春华是山涛的从姑母,如此算来,他与司马氏子孙,是表兄弟关系。相似的政治背景,其实嵇康也有。嵇康的妻子,是曹氏宗亲。这样看来,在那样一个家族观念和门第观点并存的大封建王朝,帮亲不帮理,也是说得通的。
       不过我倒是觉得山涛,着实看的开。
       一朝天子一朝臣,改朝换代其实是历史的必然,中原大地千年以来蛮夷当政早已不是头一遭,且或成历史,或被接受,怎就容不下一个篡权夺位的家族?况且天命所趋,大势已成,何不坦然接受?
       如是这般的言论,山涛开解过嵇绍[19],就是嵇康留下的儿子,也是八王之乱中鼎鼎大名的忠良。嵇绍帝王之畔痛斥叛贼,力保晋惠帝,结果被一群乱臣当场诛杀。于是时人也好,后人也罢,诟病其效忠司马氏与父不孝,若不尽心竭力又与君不忠,连带着抚养举荐的他山涛也一起背锅。
       罢了,不过是一些吹毛求疵的评论家们。
       只是嵇康若预见到此,是否会后悔托孤一事?
       我总觉得,其实嵇康此举,是生命尽头一丝丝的屈服和救赎。山涛是什么背景,他脑子里又是什么思想,嵇康身为挚友,怎能不知?就算嵇康自己不怕死,但孩子总是无辜的。想要保全性命,托付给山涛,是不二之选,至于以后会怎样,怕是只能今后事今后说,更何况,那时的嵇康,已经没有以后了。
       遗世独立,半生潇洒,临行之前的偶尔卖乖,其实都是人之本性使然。

司马之心
       司马昭之心,又何须路人皆知?毕竟他做的那些事情,不久之前,也有人做过,没错,是曹操。
       把朝政,杀名士,加九锡,窃江山。
       短短几十年,这样的戏码,重复上演了两次。更加相似的是,曹操杀名士,最终是他的儿子出来圆场;司马昭就比较直截了当,居然堂而皇之的在公众场合表示自己的悔悟。这大概就是这两个人的性格问题了,曹操是知错改错但是绝不认错,而司马昭,却是一个善于找人替自己背黑锅的主。
       建安七子的说法来自于曹丕的典论,除了孔融之外,其余六子皆是邺下文人,说的更直接一点,就是曹操的幕宾。我想若孔融还活着,是绝对不屑去当这个建安七子之首的,但是曹丕却以高度赞许的姿态钦定了他,究竟是对孔融本人文学造诣的肯定,还是对前事的修饰,其本心值得玩味。再看司马昭,嵇康之死,自有钟会背锅,而魏帝之死[20],也有贾充挡在前面。篡 逆之君诚然是需要这样的臣子替主上分忧,乃至于背负骂名,逃过史书工笔。这样说来二者又极其神似,毕竟,他们都是霸业的继承者,也是王朝的开拓人。
       一切的一切,其实并没有太多的刻意,究其本质,不过是司马之心也是君王之心而已。帝王之心,自古已然。
II


  • IvyLeague :魏代汉,晋代魏灭吴蜀还有点底线好歹能善待末代君主,刘裕篡晋时开了弑君的恶例以致南北朝隋唐五代的绝大多数亡国之君死于非命
    2018-2-22 11:01 
  • 我也说一句

  •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万

    积分

    2220

    人气

    392

    粮饷

    锋芒毕露 · 谋

    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

    结伴而行上网的曹丕佳人美眷翩翩儒生荐言献策勾唇嫣然坚持不懈珠纱遮面韬略志坚剑眉星目舞态生风初出茅庐巧笑嫣然心悦君兮金璧之才

     楼主| 发表于 2018-2-20 14:15:0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鲱鱼喵丶 于 2018-2-20 13:33 编辑
          
           一朝天子一朝臣,云烟过往转瞬间。如果说向秀有无可奈何,那么山涛就悠然从容的多,他们总有自己该走的路,竹林再好,终究只是这浮华乱世的清梦一场。嵇康选择潇洒的离去,留下了阮籍,带着竹林的不甘,把尽金樽清酒,换得了一生梦醉,却换不来一世心安。历史的舞台容许司马家族在那穷途末路中又苦苦挣扎了一个世纪[21],带给后人诸多感动,亦是万般无奈。曲终人不散,永远都会有另一个开端,去诉说着一样也不一样的故事和传奇。

    【注】

    [10]隔墙掷书:《世说新语》中记载,钟会撰写《四本论》之后,想拿给嵇康指点品评一二,但是又怕嵇康看不上自己,结果在嵇康家墙外犹豫了很久,竟然将著作从墙外扔了进去,然后掉头就跑。

    [11]首席大臣:这里指的王导。《世说新语》中记载晋明帝某次接见王导和温峤时,询问司马家族如何得到天下。结果王导毫不客气的从司马懿开始,道出排除异己,威逼皇室,结党营私,以臣弑君等等勾当,吓得明帝一身冷汗,无力的只应一句:诚如相公所言,国运岂能长久?虽然王导如是说,很大程度有倚老卖老,震慑新君的味道,不过若非司马一族当真不为士族看好,又怎么会有如此言论?

    [12]九锡:《礼记》中记载九锡是君王下赐臣子的最高殊荣,九种礼器分别为:车马,衣服,乐县,朱户,纳陛,虎贲,斧钺,弓矢,秬(jù)鬯(chàng)。曹操和司马昭均受过九锡,可以说是一种权臣的象征。

    [13]锦绣文章:这里指的是阮籍的《为郑冲劝晋王笺》。

    [14]诸葛:这里指诸葛亮。隆中归隐,大抵是晚年诸葛最求而不得的奢望,也是少时高卧的一种怀念。纵观历史,诸葛诞被夷三族,诸葛恪见诛于吴,诸葛瞻战死绵竹,诸葛家族在乱世之末,当真是抛洒热血,一往无前。

    [15]清谈:一种玄学主张,其特征表现为远离政治,逃避现实,蔑视俗务,只关心高远玄深的理论问题,向往超凡脱俗的高雅生活。麈(zhu)尾就是清谈家们辩论时的一种道具。

    [16]曹操:《世说新语》中记载曹操某次接见匈奴使臣,担心自己相貌不好看,于是将相貌堂堂的崔琰找来替代自己,自己却扮作侍卫随侍再侧,过后曹操派人询问使臣对魏王的印象,使臣说:魏王俊美非凡,但是旁边那个捉刀人却器宇轩昂,是个英雄。

    [17]绝交书:这里指《与山巨源绝交书》。文章的的核心段落提到了自己不愿意出仕的原因,依次列举了必不堪者七,甚不可者二。
    [18]欲加之罪:嵇康之死的书面原因就是介入了吕家兄弟的糊涂官司案。吕安的妻子被兄长吕巽做了不可描述的事情,吕巽呢却先髪制人诬告吕安,嵇康出面作证,莫名的就被卷了进来,再加上钟会煽风点火,于是司马昭震怒,下令处死嵇康和吕安。

    [19]嵇绍:《晋书·嵇绍传》中记载嵇绍挺身捍卫晋惠帝司马衷,被害于帝辇之侧,事后,有人要给晋惠帝收拾衣物,惠帝感叹道:不要洗,上面有嵇侍中的血。如此看来,这二货皇帝,大有装疯卖傻的可能性。

    [20]魏帝之死:曹髦不满被司马昭控制,率领亲兵攻打丞相府,结果在贾充的指使下,被武士成济所杀。后来有人劝司马昭杀了贾充以谢天下,结果司马昭不允,只同意杀死成济。

    [21]一个世纪:东晋王朝历时103年,一个世纪只是约数。


    • 鲱鱼喵丶 :回复IvyLeague: 贾南风算是八王之乱的**,不过说到底晋之乱在于司马炎的分封制度,曹丕的分封是虚封,所以宗亲都没有实权,司马炎高兴的以为借鉴了魏灭的原因,用实封国祚就能...
      2018-2-22 18:04 
    • IvyLeague :司马衷说到底还是低能,不然不会放任贾南风废太子弑太后灭杨家杀楚王挑起八王之乱的头
      2018-2-22 10:55 
  • 我也说一句

  •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万

    积分

    2220

    人气

    392

    粮饷

    锋芒毕露 · 谋

    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

    结伴而行上网的曹丕佳人美眷翩翩儒生荐言献策勾唇嫣然坚持不懈珠纱遮面韬略志坚剑眉星目舞态生风初出茅庐巧笑嫣然心悦君兮金璧之才

     楼主| 发表于 2018-2-21 00:23:0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鲱鱼喵丶 于 2018-2-21 00:28 编辑
    【写在后面】      

           嵇康就要上线了,小编从来没有如此兴奋过一个武将的上线,大约是那竹林名气感染了我吧,大学的时候闲来无事,读过易中天的部分中华史,它就像是一个纲要一般,引领着我蹲在图书馆的墙角,读了很多线装纸张泛着陈旧颜色的古籍。晋书也好,三国志也好,史书工笔,其实无趣的很,现在想来还是世说新语记载的小故事更加感人。那时候随便读了一些,然后整理过一篇千字左右的魏晋风度札记,本文大多的文字都是出自这篇读书笔记。致千年魏晋风度,致竹林梦里人。


    2018年2月记





    • 我也说一句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万

    积分

    3978

    人气

    29

    粮饷

    空城绝唱

    Rank: 10Rank: 10Rank: 10

    翩翩儒生

    发表于 2018-2-22 10:48:1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钟意施丹 于 2018-2-22 10:49 编辑

    写的真好
    不知不觉就读了下来~
    那个时候的人性子里真的有股执拗
    很难得很可爱

    PS:《世说新语》这本古代八卦故事会真的合我胃口 哈哈

    • 鲱鱼喵丶 :是啊,那时候的人特别可爱
      2018-2-22 11:19 
  • 我也说一句

  • 评分

    参与人数 1人气 +3 收起 理由
    鲱鱼喵丶 + 3 礼尚往来~

    查看全部评分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6181

    积分

    2344

    人气

    265

    粮饷

    八斗高才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8-2-22 11:31:5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厉害了,鲱鱼喵。
    • 我也说一句

    评分

    参与人数 1人气 +1 收起 理由
    鲱鱼喵丶 + 1 皮皮虾,我们走!

    查看全部评分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474

    积分

    207

    人气

    17

    粮饷

    四体不勤

    Rank: 4

    发表于 2018-2-22 12:20:20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也不知道看完没看完
    • 我也说一句

    评分

    参与人数 1人气 +1 收起 理由
    鲱鱼喵丶 + 1 皮皮虾,我们走!

    查看全部评分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万

    积分

    7598

    人气

    221

    粮饷

    「版主」

    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

    夏日大乔先谢郭嘉

    发表于 2018-2-22 12:30:58 | 显示全部楼层
    为才鱼打电话~
  • 我也说一句

  • 评分

    参与人数 1人气 +1 收起 理由
    鲱鱼喵丶 + 1 皮皮虾,我们走!

    查看全部评分

    浅情人不知,除非相见时。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4930

    积分

    458

    人气

    89

    粮饷

    七步成章

    Rank: 7Rank: 7Rank: 7

    上网的曹丕巧笑嫣然心悦君兮剑眉星目初出茅庐

    发表于 2018-2-22 15:26:02 | 显示全部楼层
    嵇康固然风雅,不过受家人影响七贤里最感兴趣的还是刘伶

    那一副众人皆醒我独醉的超脱,怕是在众奇葩中也能首屈一指
    • 鲱鱼喵丶 :刘伶也很可爱呢,醉倒何妨死便埋
      2018-2-22 15:32 
  • 我也说一句

  • 评分

    参与人数 1人气 +1 收起 理由
    鲱鱼喵丶 + 1 皮皮虾,我们走!

    查看全部评分

    欢迎大家到全服国战第一萌妹纸周周的直播间做客:https://www.zhanqi.tv/152573748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