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72493|回复: 130
打印

【大小虎同人文】芙蓉两开并蒂归(附音乐有车?)

  [复制链接]

1万

积分

3541

人气

1001

粮饷

锋芒毕露 · 赋

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

翩翩儒生勾唇嫣然佳人美眷舞态生风珠纱遮面心悦君兮初出茅庐坚持不懈剑眉星目韬略志坚巧笑嫣然金璧之才

跳转到指定楼层
发诏君主
发表于 2017-11-8 10:43:26 | 只看该作者 回帖奖励 |倒序浏览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白沫子 于 2017-11-8 12:41 编辑

芙蓉两开并蒂归






芙蓉两开夏萤火 卜卦双签互不知

  “娘亲,爹爹要什么时候回来,看我和妹妹?”趴在步练师膝盖上的一对女娃抬头,问着眼前美目花颜的娘亲。
  “大虎想爹爹了?”步练师轻摇着丝扇,为二位女儿赶去夏日的燥热。孙鲁班摇摇头,头上附带着的小铃铛随着她的动静,发出清脆的响声,吵醒了在一旁浅睡的孙鲁育。小手揉了揉朦胧的双眼,睁眼就看到姐姐在和娘亲说话,不知道娘亲说了什么话,让姐姐看上去不是很开心的样子。
  孙鲁班也察觉到妹妹醒来,自知是自己弄出来的声音吵醒了妹妹,便赶紧来到妹妹身边,抱住她说道:“小虎你醒了,是不是姐姐打扰到你睡觉了,都怪姐姐不好,影响到妹妹休息了。”孙鲁育只是浅笑,对孙鲁班说道:“姐姐,没事的。小虎知道姐姐不是故意打扰我的,肯定是什么事情,惹到姐姐生气了。”
  孙鲁班看妹妹没有怪她的意思,这才放心下来。毕竟这个妹妹,是她从小守护到大,一直体弱多病,每次出门孙鲁班都会亲自陪她,才肯放心,生活吃穿都要一样。
  “父王答应回来后,就立刻看我们的,按之前离别的日子,今天已经回来几日了应该,为什么一点消息都没有?”孙鲁班是气父亲不守承诺,答应她和妹妹的事情,却没有如约完成。
  步练师听完大虎的话,轻言道:“你爹爹确实回来了,不过他是去看望王夫人了这几日,听说孙和患了重病,所以他这几日便在那边,多停留了一些时间,过几天就会来看你们的,不要着急。”
  孙鲁班听完娘亲的话,再看看娘亲的脸色,虽然是笑脸对人,但是双眸还是泄露出一丝丝的悲情。孙鲁班知道娘亲的表情是什么意思,在这个宫里,她虽然年纪只有九岁多,但是这个府院里的人情世故,却知道的一清二楚,知道娘亲的个性不喜欢争,温温雅致,但是她不希望自己以后也变成和娘亲这样,天天需要等候别人的爱,我要自己保护自己珍惜的人。
  忽然远处走来一位宫女,身后跟着一位道袍老者,二人来到步练师面前跪拜。只见那宫女说道:“夫人,你要请的道长来了。”步练师点了点头,对那位道长说道:“素闻道长对卦象占卜精通,我想让道长为我两个女儿的凶吉,问上两卦,不知道我两个女儿有没有这个缘分?”
  白袍道长,已然发色与胡子全白,但是面容白皙,且透着粉血色,容光焕发。道长打量着,站在步练师身边的两位女娃,思考了一会开口道:“可以,不过她们二人要分开算卦,不能坏了命格。”
  步练师看向二位女儿,似乎询问她们的意思,孙鲁育看出娘亲的意思,但是姐姐似乎不是很乐意这样的安排。于是孙鲁育转动双眸想了一下,小声告诉孙鲁班:“姐姐不要担心了,我们虽然是分开算的,但是算完我们可以相互告知,那老道士又不知道,娘亲大老远请来的人,我们还是不要扫了娘亲的心情。”孙鲁班知道妹妹的心意后,便也同意了这个办法,转向娘亲甜甜的回答:“请娘亲和道长的安排,我和小虎都可以的。”
  步练师浅笑的点点头,便让身后的两个婢女分别带大虎小虎去各自的房间,等候道长去给她们占卜。步练师也想跟随,却被道长拦了下来,道士说:“还请夫人见谅,占卜问卦,乃是所看之人自己的命数,即使是她的双亲,也不能得知这其中玄妙,还请夫人在这边等待一段时间。”听道长这番说法,步练师便点了点头在屋外等着,孙鲁育与孙鲁班对视一眼,便被分别带走了。
  大概过了几个时辰后,道长和孙鲁班,孙鲁育一起来到步练师这边。道长和步练师说了几句后,叮嘱两位女娃不能告诉任何人,她们的卦象。两个女娃笑着点头答应道长的话。步练师也有事情要找道长说,便让大虎与小虎自己在院里玩耍。
  孙鲁班与孙鲁育看娘亲走远了,大虎便立刻问小虎:“妹妹,那老道士给你什么算的什么?”被问道的小虎一时不知怎么回答,双眼只是有些闪躲。孙鲁班没有仔细看,就高兴的告诉妹妹:“那老道士还算有自知自明,说我以后的人生将是一片福瑞,还说能和妹妹长长久久在一起,不会分开呢,妹妹你的是什么,快告诉姐姐啦。”孙鲁班一只手轻轻拉着孙鲁育的衣袖。
  孙鲁育带着小小梨涡说道:“我也和姐姐一样,道长告诉我,小虎一生一世要和姐姐在一起的,永不分离。”孙鲁班听到妹妹的回答,瞬间花颜绽放,抱住孙鲁育:“好的,大虎要永远和小虎在一起,我要保护你一辈子,不会让你受到任何人欺负的。”窝在孙鲁班怀里的孙鲁育,静静的靠在孙鲁班的怀里,小手吃力的抱着孙鲁班的身体,小声的说道:“我也会好好保护姐姐的。”
  “对了妹妹过几日便是你生日,姐姐要送你一个惊喜哦!”孙鲁班双手捧着孙鲁育的粉颊。孙鲁育听到姐姐要在生日送她惊喜,便十分期待,自从孙鲁育有了记忆以来,每年孙鲁班便变着花样送她生日礼物。

评分

参与人数 15人气 +75 收起 理由
薛定谔的老鼠 + 5 原创内容,膜拜大神!
隨丶心 + 2 原创内容,膜拜大神!
钟意施丹 + 2 原创内容,膜拜大神!
树苏苏 + 15 精品文章,给你点个赞!
帅到被毁容 + 10 精品文章,给你点个赞!
ymx920 + 1 精彩精彩,才华横溢!
司马烽 + 5 厉害了我的哥!
冰火同炉 + 1 精品文章,给你点个赞!
公子世无双 + 15 厉害了我的哥!
洛花惜水 + 5 精品文章,给你点个赞!

查看全部评分

<font size="5">求暖,送人气——十二妹纸文

7086

积分

607

人气

164

粮饷

八斗高才

Rank: 8Rank: 8

荐言献策勾唇嫣然坚持不懈珠纱遮面韬略志坚剑眉星目

推荐
发表于 2017-11-8 11:54:16 | 只看该作者
日常先顶在看
  • xxy :还是很不错的,顶一波
    2017-11-11 11:33 
  • 白沫子 :谢谢漂亮又可爱的鱼
    2017-11-8 12:07 
  • 我也说一句

  • 评分

    参与人数 1人气 +1 收起 理由
    白沫子 + 1 精品文章,给你点个赞!

    查看全部评分

    支持 2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1万

    积分

    3541

    人气

    1001

    粮饷

    锋芒毕露 · 赋

    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

    翩翩儒生勾唇嫣然佳人美眷舞态生风珠纱遮面心悦君兮初出茅庐坚持不懈剑眉星目韬略志坚巧笑嫣然金璧之才

    逐鹿枭雄
     楼主| 发表于 2017-11-8 10:43:27 | 只看该作者


      几日后,孙鲁育生日庆宴,宫里已经送来,大大小小各种礼物到孙鲁育居所。孙鲁育到没有对这些有什么期待,每年生日父亲除了第一个来看过,后面都是礼物到就算过了。孙鲁育也不在乎这些,双眼一直向外张望,可是期待的身影一直没有来,让她有些小小失落。
      忽一清脆的笑声伴随着轻快的脚步,映入孙鲁育眼里,看到来人是谁后,孙鲁育急忙从椅子上跑下来,一把抱住对方:“姐姐你终于来了,小虎还以为姐姐忘记了。”孙鲁育说到最后,声音带着颤音,双眼有些红红,看着孙鲁班心里疼。
      孙鲁班在孙鲁育额头上,轻轻亲了一下,安抚着妹妹:“让妹妹担心,姐姐来晚了是我不好,不要哭乖啦,这样对你身体不好,你怎么这么不相信姐姐呢?姐姐可以负其他人,唯独不负你,刚刚是有事情没有弄好,姐姐心里也想赶紧见到妹妹的。”
      孙鲁班说话声音起起伏伏,额头上也渗出一层薄薄细汗,孙鲁育看在眼里,知道姐姐是有急事,不然也不会出了这么多汗,说话都这么吃力不顺畅,知道姐姐心里寄挂着自己,便一扫阴霾,垫着脚尖,抱住孙鲁班的细劲,在孙鲁班双颊各重重的亲吻两下,抬起熠熠闪烁的双眼看向孙鲁班:“姐姐来我就不哭了,今天生日小虎要和姐姐开开心心的。”
      孙鲁班看妹妹绽放笑颜,便也高兴说着:“是的,天色也晚了,姐姐带你去一个地方,说好要给你送惊喜的。”就这样两个女娃手牵着手,离开了府院。
      孙鲁班带着孙鲁育,小心翼翼的走进一片密林,树林安静的出奇,只有微微的夏风,带动着树叶沙沙的声音,两个小小身影相互搀扶,一弯新月温柔地照在她们身上。
      二人走到密林深处,孙鲁班在一颗大树下停止,孙鲁育没有注意到姐姐,便撞上姐姐的暖暖后背,顺带发出一声轻呜。孙鲁班转头看向妹妹:“小虎怎么这么不注意,有没有被姐姐撞疼?姐姐帮你吹吹。”说完,孙鲁班便轻轻的揉了揉,孙鲁育的小鼻尖。孙鲁育笑着摇头说到:“姐姐没有事的,是我自己没有用心看。”
      孙鲁班看妹妹没事,便又看了看四周好像在确认什么,一会后孙鲁班向孙鲁育说:“妹妹闭上眼睛,一会姐姐喊你睁开再睁眼哦。”
      孙鲁育虽然不知道姐姐是何意,但是还是捂住双眼照做,虽然看不到,但是双耳却听到姐姐好像走远,心里有些小小害怕,但是想着姐姐这样做肯定有自己的道理,不会害她,便也安心继续等着。
      过了一会,孙鲁育听到脚步声又离她近了,接着听到属于她姐姐的声音响起。
      “妹妹睁开眼吧,喜欢吗?”孙鲁班站在孙鲁育的身后,抱住她小小的身体。孙鲁育睁开双眼,便被眼前的景色震惊了。
      漫天的萤火虫,围绕着她和姐姐在飞舞,小小的一只,在昏暗的树林散发着微弱的光芒,但是许多只聚在一起,又像一盏夏日晚凉的灯火,驱赶了烦热的夏季,却有留着一丝温暖在心头。孙鲁育呆呆的看着眼前的这幕,都忘记了回答的孙鲁班的话。
      孙鲁班看到妹妹的神情,知道妹妹是喜欢的,也不枉费她收集了这么久的时候,为了妹妹开心做什么事情,都是值得的。孙鲁班也不再问,不想打破这份属于她们姐妹之间的安静。静静的抱着孙鲁育,一起看着漫天萤光,温柔的月光穿过树林,斑驳的洒在她们的身上和周围,好似二人也化身萤火虫一样,与这些萤火翩翩起舞,远离这尘世间的纷争。
      孙鲁班看着妹妹娇俏的嫩白脸庞,无一不美的诱人,特别是那张犹如菱角般的嘴唇,粉红饱满又水水嫩嫩,简直在勾引她这个姐姐想尝尝。孙鲁班有了这个想法,就直接行动,低头亲吻孙鲁育的粉唇。
      孙鲁育有些意外姐姐的举动,不过小时候姐姐也很多次这样亲她,说这是代表姐妹之间相亲相爱的一种方式。孙鲁育也回应着姐姐的吻,双眼看着姐姐的眸,姐姐的双眸含情脉脉的凝望着她。那眸光温柔又充满怜惜,仿佛要把她融化在姐姐的火热里,孙鲁育感觉自己的脑袋,被这个亲吻弄得有些无法思考,呼吸好想也不顺畅,孙鲁班似乎也感觉妹妹的不适,不舍的离开了孙鲁育的唇瓣,看到孙鲁育双颊绯红,小嘴被亲的犹如被染红的荔枝,肉粉带着深深的红。
      孙鲁班纤手轻轻梳理着小虎的柔发,孙鲁育被姐姐凉凉的手触碰的,感到一阵酥麻触感,刚刚的火热,贴着这凉凉的手,孙鲁育抱住孙鲁班,安心的享受着姐姐的抚摸,就如同每晚和姐姐一起就寝一样,姐姐都是这样轻轻的抚摸着自己,这样的触感,让她觉得自己是被人疼爱的,是最幸福的时刻。
      “姐姐谢谢你,这是小虎长这么大,第一次见到这么好看的萤火虫。”孙鲁育说到后面,就直接窝到孙鲁班怀里,抱着姐姐小声哭起来:“有姐姐真好,小虎希望永远不和姐姐分离,那怕以后发生再大的事情,小虎都要和姐姐在一起!”孙鲁育带着哭腔说道,目光坚定的看着孙鲁班。
      孙鲁班望着怀里的妹妹,紧紧抱住:“放心好了妹妹,无论是以前,还是现在,或者未来,有姐姐一日,就不会让妹妹委屈,我们永远不会分开的。今天你生日要开心的,不要动不动就哭了,哭多了会变丑,以后嫁不出去怎么办呀。”
      孙鲁育红着双眼说:“变丑只要姐姐不嫌弃小虎,小虎就不在乎嫁人不嫁人,小虎想和姐姐一辈子生活在一起。”
      “傻丫头,这种话不要乱说,姐姐还准备了一个东西给你,不可以再哭了哦!”孙鲁班说完便从身后拿出一对玉钗,样式素雅却有灵气,用白玉雕琢的两朵芙蓉,翠玉搭配的细叶。孙鲁班把其中一支插入孙鲁育的头发上,端详了一会,掏出一门铜镜,借着月光,让妹妹看看是否喜欢。
      “小虎你看看戴得合适否,这是姐姐特命宫里的人找的好工匠,为我们两人各打了一枚,就当我们姐妹之间的见证,如何?”孙鲁班也把另外一个玉钗插入自己的发髻里,蹭了蹭孙鲁育的小粉颊。
      孙鲁育看了自己头上戴的和姐姐头上的玉钗,倍感姐姐对她的好,是她这样一生最大的幸福,无论未来如何,她都要保护姐姐,那怕粉身碎骨,这个信念在孙鲁育的心里深深的埋下。双手擦了擦双眼,展开笑颜对孙鲁班说:“姐姐送的,肯定是最适合小虎的,小虎觉得今天是一生最最开心的时候,好希望我们都能保持在这一时刻就好了。”
      孙鲁班看到妹妹开心,也没有多想她话里的意思,便将孙鲁育一把抱起:“妹妹开心就好,已经出来很久了,我们要赶紧回去,不然娘亲要担心我们了,小虎抱好姐姐,今天你是寿星,姐姐要把你亲自抱回去,累了就在姐姐怀里睡吧。”孙鲁育点了点头,头枕在孙鲁班的右肩抱着她,轻轻闭上眼睛,嘴角带得甜甜的笑容。
      就这样两个小小身影,离密林越来越远,带着暖心的甜离开,没有看到身后,刚刚还在一起的萤火虫群,现在只剩下孤零零的两三支,最终也各自分走了。
    • 我也说一句

    <font size="5">求暖,送人气——十二妹纸文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万

    积分

    3541

    人气

    1001

    粮饷

    锋芒毕露 · 赋

    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

    翩翩儒生勾唇嫣然佳人美眷舞态生风珠纱遮面心悦君兮初出茅庐坚持不懈剑眉星目韬略志坚巧笑嫣然金璧之才

    4#
     楼主| 发表于 2017-11-8 10:43:28 | 只看该作者

    红妆粉黛潜别离  黯然心伤话诉泪

      今日的宫殿,与以往不同,全被装扮了一袭浓烈的红色,想必是喜事。宫里大部分宫女和太 监,在两个装扮异常华丽的宫殿来回穿梭。宫女匆忙行走,也不忘记说着今日的皇宫热闹的繁华。
      “宫里好久没有这样热闹了。”其中一宫女对同行的姐妹说道。另外一人也附和点头:“是呀,毕竟是二位公主大婚,虽然大公主是二婚,但是也嫁给的是东吴大户。不过二公主年纪不过十三四岁就要嫁人,只能说这就是帝王家。”
      “这后面的话小心被人听到,有些话不能乱说知道吗?”刚刚那名宫女敲了一下她,又看了看四周,似乎没有人听到她们对话,这才安心。
      屋里两位美人已经打扮完毕,静候旨意。孙鲁班看了看镜中的自己,已经没有第一次嫁人的心情,这次再嫁也不过是父王的一次利益联姻,不止是她,包括妹妹也是。她轻叹一口气,问了旁边的贴身侍女:“二公主那边准备如何了?”侍女在她耳边小声说了几句,孙鲁班的云眉向眉心皱了起来,起身便转向隔壁屋里。
      孙鲁班还没有进屋,就听到孙鲁育哭泣的声音。便赶紧往屋里走去,走近看见妹妹有些红肿的双眼,像一只受伤的小兔子,需要人来保护。一袭红衣,也映衬出这个昔日里,被她守护这么久的小娃儿,也有了属于自己的美人风情。
      孙鲁育看到姐姐来她房里,有些意外,不过还是起身向姐姐行礼,但被孙鲁班连忙制止。
      “小虎这是怎么了,都要嫁人了怎么这么不开心,你瞧这妆都被你哭丑了,来坐下,让姐姐帮你整理整理。”孙鲁班虽然不知妹妹是因为何事哭泣,但是现在最重要的是安抚她,不然一直这样,等新郎那边来接人,也不好交待。
      孙鲁育就这样安安静静的,让孙鲁班来打扮自己,也停止了哭泣。孙鲁班见小虎情绪转好,便也开始与她说起了话。一边给孙鲁育梳头,一边聊道:“姐姐就给你梳个平日里喜欢的发型,作为出嫁的发妆也不会有什么不妥的。”
      孙鲁育点了点头,忽然说:“姐姐,你了解要嫁给的人是谁吗?”身后给孙鲁育梳头的孙鲁班,停了手上的动作,想了一会又继续给孙鲁育梳着:“我知道的,是个不错的人,父亲很器重他,而且这朝堂上对他的评价也可以的。妹妹是不是不了解你要嫁的是何人,所以刚刚在为这事哭泣?”
      孙鲁育说:“有些吧,不能全不知道,毕竟父王告诉我的第一天起,我便让梅儿打听了这个人,人是好人,可是我并不怎么了解,就忽然嫁过去,心里十分没有底罢了。而且小虎想和姐姐在一起,不想分开,姐姐虽然之前是嫁过人的,但是至少那时小虎还是可以时常去看,和你说话,现在我们姐妹两是真的分别了。”
      孙鲁班这才明白妹妹的心事,淡淡的笑道:“妹妹多虑了,虽然父王把我们当做,他联系各大世家的其中一环,但是他倒还不至于糊涂到,让我们嫁给不能善待我们的人,妹妹放心便可,我们身为帝王家的女儿,命运便是这样,有些东西我们享受了,便要失去一些东西作为代价。见不到是不会的,妹妹想姐姐了,便请府里的人写封书信给我即可,毕竟长大了,不能像以前那样任性了,知道没有。”
      “姐姐我知道这些,就是有些难受而已。”孙鲁育趴在孙鲁班怀里,静静的靠着。孙鲁班摸了摸孙鲁育的秀发,缓缓用玉梳梳着孙鲁育的秀发,嘴上说着:“一梳女儿娇颜开,二梳红妆披身来,三梳欢喜无忧抛,丝丝离别潜心中……”
      姐妹二人没有在屋里待多久,便被宫里派的人请了过去,披上盖头,二位公主便走向相反的方向,那里有她们这一辈的相伴人。
      几年间,姐妹二人来往如前,逢了节日,便必一起看景赏花,诗词歌赋无不畅谈,风华岁月间,不知愁岁的几年,就这样慢慢的过着。然顺有时尽,事有终起,有些事情该发生的,还是需要面对。
      全琮府上,孙鲁班正在庭院里,翻着昨日小虎派人送来的古书,读到正有趣时,一丫鬟进入庭院,靠着孙鲁班耳边小声说了几句,孙鲁班放下手中的书,反问那丫鬟:“你确定这消息属实,父王真的要立孙和为太子?要那个姓王的妇人来当皇后?”丫鬟点了点头,孙鲁班大怒,走向身后的侍女,轻快抽出,随身携带的佩剑,身影轻快,对着院子里的几颗杨柳划去,剑光火石间,便见那几棵树上,已经有了几道非常深的口子。
      刚刚回府的全琮,一到庭院,就看到孙鲁班在舞剑,想必是有什么事情让她很生气,不然也不会舞剑发泄。一众下人,看到大人回去,便赶忙行礼。全琮只是让下人给他一把佩剑,便要他们退下。全琮拿起剑,轻身一跃,奔向孙鲁班方向去了。
      双剑忽然交锋,孙鲁班看清挡剑之人,神情一顿,但是还是不管,从侧身又要继续发泄心情,全琮见此状,也赶忙紧随,继续挡住孙鲁班,力道拿捏精准,让孙鲁班发力不了,也不会伤到自己。
      “你拦着我做什么?你今日从朝堂上回来,应该知道我所气何事,放开我。”孙鲁班有些恼火的对全琮说。
      全琮当然知道他夫人为何生气,今日孙权立孙和为太子,而王夫人为皇后。孙鲁班素来是怨恨这对母子的,奈何步夫人走的早,不然也不会这样。全琮轻叹一口气:“公主还是先把心境平稳了,你在这气,他们母子也不知,你这是得不偿失而已。公主若真不想让孙和当上太子,还是从长计议为好。”
      孙鲁班被全琮的话回了神智,现在在这发泄,也是浪费时间,说不定那对母子还会笑话她,现在不能慌,现在要好好计划计划。
      “说要从长计议,但是现在要如何做起,孙和这个太子是父王亲自给的。”孙鲁班一丝头绪都没有现在,反问全琮有没有什么好的计划。
      “这太子是父王给的,当然也可以拿回去给别人,孙家的男子这么多,少他一个孙和也没有什么,就要看公主想要辅佐谁了?还有就是这个事情,有必要找公主的妹妹朱公主说说。”全琮献计,只是要不要做,还是看孙鲁班如何打算。
      “这事情与我妹妹何干,你是想说朱据是孙和的人?”孙鲁班听到关于妹妹的事情,就格外谨慎起来,她已经在这个朝堂上有所涉及了,但是她还不想她一直守护的妹妹,沾染上这浑浊的朝堂戾气,这只会玷 污了她的纯真。
      全琮没有再说什么,只是点了点头后,拿过握在孙鲁班手上的佩剑,收好两把剑后,握住孙鲁班的手,双眼对视说:“无论你做什么决定,我都会支持你的,你只管顺从自己的心意便好。”
      孙鲁班没有想到全琮会说这样的话,有些红晕上脸,低着头不看他的双眼回道:“嗯,我知道的,我会找小虎谈谈,也谢谢你,子璜。”
    • 我也说一句

    <font size="5">求暖,送人气——十二妹纸文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万

    积分

    3541

    人气

    1001

    粮饷

    锋芒毕露 · 赋

    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

    翩翩儒生勾唇嫣然佳人美眷舞态生风珠纱遮面心悦君兮初出茅庐坚持不懈剑眉星目韬略志坚巧笑嫣然金璧之才

    5#
     楼主| 发表于 2017-11-8 10:43:29 | 只看该作者

      次日,朱据府上,孙鲁育听闻孙鲁班要来府上一叙,已经和姐姐有半月未见,内心十分欢喜,今日特地一身淡雅装扮,插上姐姐送的玉钗,命下人多准备了一些,姐姐平日爱吃的糕点。
      孙鲁育在朱亭等候,不到半会,孙鲁班就出现了,孙鲁育赶忙起身相迎,孙鲁班见到妹妹,也是顿感已经好一段时间没有相见,二人心有所感,抱住对方,不愿分离,然此地比不上宫里她们二人熟悉的地方,自是不能一直这样,慢慢分开后,相互扶持对方,进入亭子。
      “姐姐,今日终于有空来看妹妹,妹妹特意准备了一些你喜欢吃的,姐姐快尝尝看如何?”孙鲁育满脸期待地看着孙鲁班,孙鲁班也不想拂了妹妹的好意,便拿起一块,浅尝了一口。
      孙鲁班点了点头:“嗯,十分好吃,不过感觉和之前在店里买的,好像有一些不一样,不过还是这个吃起来更好。”孙鲁育听到姐姐这样的点评,嘴角笑的更开,双眼也满是星光。
      “嘿嘿,谢谢姐姐夸奖,这是小虎特意请那个店家师傅教我的,姐姐吃的开心,小虎就满意了。”孙鲁育没有看出孙鲁班神情的异样,一心都在姐姐看望她这件事情。
      孙鲁班没有想到妹妹,对她如此用心,又想到今日来她这里的事情,反而有些不知如何说起了。孙鲁育看姐姐虽然在吃着糕点,但是似乎有心思,手里的糕点没有尝几下,若是按平日里喜欢,肯定是会多吃些。
      “姐姐心里是不是有什么事情,今日忽然想来看妹妹,应该还有其他事情吧?”孙鲁育向孙鲁班问道。
      孙鲁班见妹妹已经察觉她的心思,便也直接开门见山了:“嗯,确实有事情要与妹妹商量,毕竟这件事情,或多或少会牵扯到妹妹的夫家。”
      孙鲁育没有想到孙鲁班说讲的事情,还会与朱家有关系,继续听姐姐说下去。
      “妹妹应该知道昨日,父王已经答应让孙和当太子的事情了吧。”孙鲁班问孙鲁育,孙鲁育点了点头:“确实有这个事情,昨天我夫君回来还很高兴的告诉我这件事情,这件事情有什么问题吗?”孙鲁育不懂姐姐为什么会提到这件事情,确实孙和与朱据关系是比较密切的。
      “那妹妹想必应该也知道,母亲生前一直没有被立为皇后,不仅仅有群臣的阻拦,也有她王夫人的一份功劳。现在母亲走的早,他们倒是当了正位,若孙和真有了真正的实权,她王夫人是皇后的身份,你觉得他们会善待我们姐妹吗?”孙鲁班把心里的话都说与孙鲁育听,孙鲁育没有想到姐姐会有这样的想法。
      “可是立太子的事情是父王说的算,我们也不能干涉的,而且我们也是吴国公主,即使他孙和以后继位了,应该……应该也不会为难我们的吧。”孙鲁育越说越没有底气,不知道如何回答姐姐了。
      “人心难测,她王夫人如何对待我们娘亲的,你忘记了吗?一旦大权在握,现在的我们是没有什么威胁,那是因为父王还在,若父王去了,你觉得谁还会庇护我们,靠他们对我们的恩赐,我们还要反过来对他们附势趋炎?”孙鲁班一想到会有那么一日,火气更上心头。
      孙鲁育没有想到姐姐的会有这么大的反映,姐姐说的这些,她确实没有想过,但是即使这样,她们姐妹二人也不能改变父亲的决定吧。“姐姐你说这些,父王都已经立了那孙和为太子了,我们现在进言,相信父王也不会更改这旨意吧。”
      孙鲁班看妹妹被她说的有些心意摇摆,便向她吐露了自己的计划:“现在确实改不了父王的心意,但是父王长命百岁,真到他孙和登基的那年,还要看他有没有本事,若这些年间,被发现了一些大逆不道,罔顾人伦的事情,你觉得朝堂里的那些大臣和父王本人,还会觉得他是太子的合适人选吗?”
      孙鲁育有些惊讶,看姐姐的意思,这是要摆一个局,让孙和他下去:“姐姐,你不会是想陷害孙和吧?这不太合适吧,要是被人发现,识破你的计谋,你的处境就会很危险了,姐姐你还是别冒这个险了,若他孙和真当了那位置上的人,也不至于太为难我们,毕竟……毕竟我夫君也算他的亲信,这层关系,定是不会太为难我们的。”孙鲁育拉着姐姐的手,然孙鲁班抽回去自己的手,起身背对孙鲁育。
      “妹妹你真的是太天真了,若他真当上了,还会在乎我们感受如何,你现在的夫君确实他亲信,到那时候还是不是就不好说,再者真的是亲信,你也不过是他一届妻子,世间女子千万,姐姐说句你不爱听的,或许那时候,你便被休了。”孙鲁班有些恶言道,虽然她内心不是特别想说这些伤害妹妹,但是现在的局势,也是不得不为之。
      “那姐姐你既然有计划了,还要告诉妹妹我这些做什么?”孙鲁育知道姐姐心意已决,想做的事情,必定会言出必行,只是她知道自己目前靠着夫君,必然是无恙,但是就不知道姐姐会不会有意外在这场斗争中。
      “我本打算看妹妹是否和姐姐,在这件事情上有没有共识,不过看你的话里并没有这些意思,我不会勉强你的,你也放心,无论结局如何,我都会保证妹妹你的安全,你就安心在府上,对于我的事情你不需要在意,若你夫君向你问起我的事情,你就说一概不知即可。”孙鲁班转过身来,看向孙鲁育,双眼含泪,却尽量不想让泪珠流出。
      “姐姐这个意思是说,从今以后,便不与妹妹往来了吗?难道这件事情的发生,真的比我们的姐妹情谊还重要?我知道我个性是这样,能过便不想去争夺,也知道姐姐的刚烈性质,不想受委屈,可是这样的计划若是被发现,受到伤害的肯定是姐姐啊。”孙鲁育说话声音打颤,心绪也略显激动。
      孙鲁班看着妹妹,知道妹妹在心疼她,不过自己想争取一片,在这个朝堂属于自己的权利,这样不仅可以保护她自己,更重要的是保护妹妹,这些她都不需要知道,只要好好的活着,她便安心了。
      “妹妹不愿意和姐姐同走这一遭,姐姐便只身前往,前途未知,但是不拼一下,又怎么知道结局如何,姐姐不喜欢等待别人给我结局,我自己的命运是我自己书写的,不求前路凶吉,但求此生无悔。”孙鲁班从袖中递给孙鲁育一枚玉做的芙蓉花:“妹妹你这个收好,这个芙蓉花是姐姐命人特意做的,每一玉石花瓣都可以卸下来,妹妹若有什么非见我的急事,便托人把一片玉石花瓣交于我,我便会与你再见,平日里我们还是不要再见了。”
      孙鲁育接过那朵玉芙蓉,内心却万分伤痛,强忍着笑颜,双眼已经爬满了泪珠:“我会好好保存的,不知这一见是不是最后一面,妹妹也不知道该说写什么,只希望无论结果如何,姐姐都好好保重自己,无论你在哪里,别忘记都有小虎一直等你,这天下姐姐谁都可以不信,唯独小虎不会改变,岁月荏苒,静待一人。”
      孙鲁班摸了摸妹妹的娇颜,附身在她额头上,轻轻一吻,小声说道:“姐姐这一辈子,有你无悔。”说完便转身离开,再也不看孙鲁育一眼。
      孙鲁育看着渐行渐远的身影,最终还是没有忍住,泪水轻划双颊,滴落在今日刚刚裁剪的新衣上。看着手里的玉芙蓉,纤细的双手,抚摸着凉凉的芙蓉花,心里也有些凉意,忽然听到有脚步声,赶紧用丝帕轻轻拂去泪水,见是送茶的婢女,心里有些失落,不过想起姐姐的话,也知道自己是等不到她了,只希望以后的日子里,愿老天能保佑她。
    • 我也说一句

    <font size="5">求暖,送人气——十二妹纸文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万

    积分

    3541

    人气

    1001

    粮饷

    锋芒毕露 · 赋

    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

    翩翩儒生勾唇嫣然佳人美眷舞态生风珠纱遮面心悦君兮初出茅庐坚持不懈剑眉星目韬略志坚巧笑嫣然金璧之才

    6#
     楼主| 发表于 2017-11-8 10:43:30 | 只看该作者

    终有祸起因果结 愿汝常生吾妄归

      孙鲁育在这几年里,看着姐姐一步步的设局,一步步的把孙和和孙霸玩弄于鼓掌中,几次惊险的事件,老天似乎听到了她的心愿,很是眷顾姐姐,除了全琮的早去,让姐姐非常伤心,现在父王完全冷落了孙和,对王夫人也没有以前的欢喜,倒是姐姐更得父王喜欢。
      朱据在最开始的一年里,倒是经常找她问关于姐姐的事情,不过孙鲁育都是以一概不知作为回答,这样几次以后,朱据也不再提起这些事情,再后来对她也越来越不关心,直到后来他因为劝谏废太子获罪,遭到孙弘进言被赐死,孙鲁育便在朱家呆不下去了。
      孙鲁育还算年轻,孙权不舍得她孤家一人,便把孙鲁育再嫁给刘纂,听说本来长公主是不同意妹妹再嫁,奈何抵不过孙权意思,只能再嫁当一个继室。刘纂对她相敬如宾,她也不在意他对自己有多好,只要能安心的度过每日,她便已经知足。孙鲁育现在每天就看看书,偶尔会在四下无人的时候,小心掏出那朵玉芙蓉,安静的看一下午。
      孙鲁育没有想到,在三月的艳阳春天里,会成为孙权归尘,朝堂斗争的一个新开始。孙鲁育前几日才拜祭完父亲,新的吴国皇帝——孙亮便开始了一系列的措施。孙鲁育也知道姐姐,迎来了她人生中的辉煌,她在朝野的权利越来越大,孙鲁育看到姐姐这样,虽然表面上没有表现太过开心,但是内心却是为姐姐这一路走来的不容易,感到欣慰。
      孙鲁育知道,即使现在,姐姐没有主动见她,她也不想去打扰,或许有时不见,比相逢再遇要来的好。只是接下来发生的事情,让她没有想到,或者再遇已经是下个生离死别。
      近几日,孙鲁育倍感内心不安,却不知有何事发生。今日刘纂回府,和她说了一件事情,让她知道,姐姐似乎遇到危险了。孙仪等密谋诛杀孙峻,因事情败露,孙仪自杀,但是刘纂告诉她,其实孙鲁班也参与这次谋 杀事情,因为孙峻现在,也不把孙鲁班放在眼里,孙仪的自杀并没有终止这个事情,反而查出来和公主有关系。
      孙鲁育这几日都在想着这件事情,寝食难安,最终孙鲁育托了自己的贴身丫环,让她去孙鲁班现在的府上走一趟。
      次日,醉晚楼最里面的厢房里,好久不见的姐妹二人,难得再聚一次。
      孙鲁育看着眼前的孙鲁班,觉得距上次相见时的变化,发生了太多在她身上,身穿华丽的服饰,虽然只是一个平常的出行,也是一身华美的衣服,妆容虽然精致,但是也透着一份威严和冷淡,只有眉眼间还带熟悉的样子,那支玉钗还是端详的在发上戴着,孙鲁育看在眼里,知道姐姐心里还是一直有她的。
      “妹妹你是不是发生什么大事情了,你居然把一整朵玉芙蓉都给我,当初不是说有事情,给我一瓣就可以,姐姐便会出现的,到底发生了什么天大的事情,让你把整个都给我了,快点告诉姐姐,现在姐姐有能力保护你,所以不用担心解决不了。”孙鲁班先看口说道。
    孙鲁班在赶来的路上,内心就十分的急切,当初妹妹府上的贴身丫环,把东西交给她,她打开一开,居然是一整朵的玉芙蓉,吓坏了她。来到醉晚楼看到妹妹安好如初,才稍微放下了担心。
      孙鲁育看到姐姐还是一如既往的担心她,更坚定了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孙鲁育看向孙鲁班:“姐姐,你去和孙峻说,是我策划谋害他的,毕竟我这朱公主的身份在此,想**他的理由更是充分。”
      孙鲁班一脸诧异,没有想到妹妹居然会知道这层消息:“妹妹你这是听谁传的谣言,他孙峻怎么敢杀害我,现在他的一切全是我给的。”
      “姐姐你不需要知道谁告诉我的,我也知道孙峻现在的一切是你给的,但是他现在想摆脱你的束缚,你也就会成为他的阻碍,孙仪的事情不正好说明这点吗?”孙鲁育淡定的回答。
      孙鲁班看着面前的妹妹,她恍然觉得,这么多年变的不只有她自己,小虎也变了,藏山水于心,不露情绪在外,既然她话都说到这个份上,看来自己也掩盖不下去了。孙鲁班叹了一口气,不知道,是为了这样为自己考虑的妹妹心疼,还是为了在这个朝堂与岁月里,终究还是让妹妹染上了瑕疵。
      “妹妹你知不知道,我若说你是策划谋害的,你就真没了性命,姐姐这是自作自受,不能让你受罪。”孙鲁班知道妹妹对她的心意,从来没有改变过,觉得这么多年的姐妹情谊已经这么深,真的她很知足了。
      孙鲁育喝了面前的清茶,直视孙鲁班:“姐姐我当然知道,我已经被姐姐保护了这么久了,久到我都怀疑,我这一生是不是就要,在姐姐的庇护下过一辈子,我虽然没有姐姐那样的本事,但是我却也想为姐姐做一些事情。姐姐现在好不容站在这个朝堂的顶端,不能就这样轻易下去的心情,小虎是知道,小虎虽然不现身庙堂,但是只要关于姐姐的事情,小虎从来都是加倍留意的。若我不说这次谋 杀是我,真要查到姐姐身上,那就正好中了孙峻的局了。”
      孙鲁班不知要如何回复妹妹,小虎说的没错,孙峻现在恨不得,她是这次谋 杀的幕后参与者之一,这样铲除了她,就没有人能成为他独揽大权的绊脚石,但是牺牲妹妹她做不到。
      孙鲁育忽然起身握住孙鲁班的手,半蹲着仰望孙鲁班:“姐姐就让妹妹来吧,不要犹豫了,妹妹活的也不短了,早走一日晚走一日,与我没有什么差别,若我的死能换回姐姐的生,小虎觉得是值得的,妹妹不想长守百年没有姐姐的时光,那会非常的难熬。”
      孙鲁班抽回手反握住孙鲁育,质问她:“那你有没有考虑过姐姐,若是你先走了,姐姐要这权利,要这朝堂又有何用?妹妹你不能这样对姐姐。”孙鲁班泪水一直不停,多久没有哭过了,孙鲁班自己都忘记了,自从卷入朝堂的斗争以后,她一直强忍着,再苦也是忍着回咽,只有在妹妹面前,什么坚强都是顷刻坍塌。
      孙鲁育带着泪笑着,抚摸着孙鲁班精致的容颜:“姐姐别哭,就让妹妹去吧,或者这是劫数,因果轮回,我们争的太多,现在便要付出一些代价。我相信姐姐没有了小虎,还是能好好活着,但是小虎不行,小虎若是失了姐姐,小虎怕是一日都不能活的。”
      孙鲁班知道妹妹心意已决,妹妹看似柔弱,但是骨子里却和她一样,留着娘亲坚韧的个性。
      “姐姐开心点,这么久不见妹妹了,应该和妹妹多说说话,多让妹妹看看你的笑容,不提一些不开心的事情了。”孙鲁育轻擦孙鲁班脸上的泪珠,回到座位上,和孙鲁班继续聊着近日街上发生的趣事,好像刚刚说的那件事,只是一时的幻象,然而姐妹二人却知,越是不想再提的,越是最残忍的事情。

    • 我也说一句

    <font size="5">求暖,送人气——十二妹纸文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万

    积分

    3541

    人气

    1001

    粮饷

    锋芒毕露 · 赋

    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

    翩翩儒生勾唇嫣然佳人美眷舞态生风珠纱遮面心悦君兮初出茅庐坚持不懈剑眉星目韬略志坚巧笑嫣然金璧之才

    7#
     楼主| 发表于 2017-11-8 10:43:31 | 只看该作者


      孙鲁育邀请孙鲁班,今夜去双斛苑同住,那里是孙权在世的时候,赏给她们出嫁的一栋别苑,以前经常在那里小住,后来发生朝堂的事情以后,就再也没有去过,不过孙鲁育却一直让人每日都去整理打扫。
      二人来到双斛苑时,已经吃过晚膳,服侍她们的侍女也在屋外守着。二人进入里面的厢房,孙鲁班没有想到,屋里的布置和当初一模一样,不仅一尘不染,而且屋里摆放的芙蓉花,也是今日刚刚采摘插入的。
      “妹妹你每日都派人来这吗?”孙鲁班反问孙鲁育,孙鲁育只是点了点头,牵着姐姐的手继续走,孙鲁班没有想到妹妹的心思会如此细致,总觉得妹妹是需要保护的一方,现在看来,她已经在自己看不到的地方,渐渐变的沉稳而细腻。
      二人入榻后,孙鲁班给身旁的孙鲁育盖好丝被,手指不紧不慢的抚摸着小虎的面颊,孙鲁育忽然环起双手,抱住孙鲁班的脖子,抬头吻住了孙鲁班,身体还不断的在孙鲁班怀里蹭着。
      孙鲁班没有想到妹妹这样的举动,但是很快就回应妹妹的吻,紧紧抱住她,双手也改为抚摸小虎的后背,孙鲁育感觉被姐姐的纤手所过之处,有种说不上的舒畅,就如同小时候,姐姐亲吻她的时候一样,甜甜的在心头。二人互相抚摸着对方,不断呼吸吞噬着对方的空气,好像想把对方都占为己有,揉进自己的骨子里,不再分开。
      孙鲁育离开孙鲁班的唇,伸出粉舌舔了舔孙鲁班的嘴角,又移到脖颈,辗转来到姐姐的胸 前,轻轻解开孙鲁班的贴身服饰,在她心脏的位置,咬了一口,孙鲁班发出一声轻哼,胸 口有些渗出血丝,但孙鲁班却不介怀。
      “姐姐我真的超级,超级喜欢你的,小虎真的好想和你在一辈子,小虎在姐姐心脏地方刻下了印记,姐姐要把我放心里一辈子的。”孙鲁育说完有轻啄了一下孙鲁班的唇。
      孙鲁班看向妹妹,也伸手褪去她的衣服,反手抱她入怀,让她靠在自己身前,在她的背部轻轻的用舌头舔着,引的孙鲁育身体一阵阵的轻颤,菱角般的小嘴发出一声声轻呜,既压抑又好似舒服,孙鲁班看妹妹神情舒畅,忽然轻咬了一口在她肩膀上,孙鲁育突然喊了一声,但不觉疼痛,反而更贴着孙鲁班,享受着她的抚摸。
      “妹妹,姐姐也要你记我一辈子的,姐姐也非常非常喜欢你的,好想把你现在就揉入我骨血里,永远不分开。”孙鲁班说完又轻轻的咬住孙鲁育的嫩耳,让孙鲁育不断沉迷在她的柔情里,二人好似鱼与水般,密不可分,就这样缠绵直至天快亮,二人才觉得困乏。彼此互相拥抱,双方都希望时光能留在此刻改是多幸福的事情。
      几日后,朱公主以策划谋 杀孙峻的罪名进了大牢,孙峻赐死孙鲁育的那一晚,听宫里的侍女说长公主一夜未眠,一身青衣,披着朱公主生前的衣裘,在朱公主未出嫁时的宫里,走了一整夜。
      那晚的孙鲁班确实一直在孙鲁育未嫁的宫里,她没有想到小时候算的卦,会真的应验。妹妹亡故的前一晚,她是去大牢里见了妹妹,本想趁机替个人代替妹妹赴死,奈何孙峻的侍卫一直跟随,没有动手的机会。
      牢房里,妹妹已经被打的遍体鳞伤,这么娇弱的身子,怎么能承受这些刑法。孙鲁班见到此景,也没有办法,现在的她,确实对孙峻没有威胁可言。孙鲁育朦胧睁开双眼,看到来人是姐姐,忍着伤口的痛,想起身奈何没有力气,在快倒下的时候,孙鲁班连忙扶住她,孙鲁育就这样靠在孙鲁班怀里。
      “姐姐你怎么来,小虎这身模样,还是不想被姐姐看到的。”孙鲁育气息很弱,话说很轻。孙鲁班如鲠在喉,不知道现在要说什么话,只有泪珠在不停的流着。
      孙鲁育看到姐姐这般面容,反倒安慰她:“怎么每次见姐姐都在哭,是不想看到妹妹吗?”孙鲁班连忙摇头,但是还是忍不住泪珠:“姐姐还记得小时候,娘亲给我们请的那位高人吗?给我们算命格的,或者这就是命数,是小虎骗了姐姐,那个道士没有给小虎算什么大吉大利,说我活不到出嫁的,若是活到出嫁,以后的寿命,便是用姐姐的命抵的,若是我一直这样,最终会让姐姐历了劫数,先终了性命。”
      孙鲁班对妹妹的话,十分诧异:“不,妹妹这些都是骗人的,那个道士就是个江湖骗人,你就为了这话就糊里糊涂的为姐姐顶罪,若是我知道有这一环,我……我是不会答应的,我后悔了现在,可是我却不能把你从这害人的牢狱带走。”孙鲁育越说哭的越凶,话都不能顺畅。
      孙鲁育没有一丝怪孙鲁班的意思,反而嘴角扬笑:“姐姐还知道小虎一直容易生病吧,这个病其实一直没有好过,只是小虎不希望姐姐发现而已,每年还是会反复发病几次左右,缠着我的身子,让我生不如死,出嫁那年,我真的以为快死了,但是却在你生辰那晚又奇迹的好了,我便信了那个高人的话。”
      孙鲁班摇头说她怎么这么傻,孙鲁育还是一脸笑意:“姐姐,还记得小时候,你带我一起去看的萤火虫吗?现在这个天气是看不到了,但是那晚的美景,小虎会记得一辈子,小虎现在有些累了,姐姐能唱一首小时候,经常唱给小虎听的歌谣吗?”
      孙鲁班看着闭上眼睛的孙鲁育,紧紧抱住她,轻轻抚着她的秀发,嘴边轻轻的哼起小曲:“晚风吹,萤火飞,树下佳人戴花美,湖里鲤鱼嬉戏游,又闻对岸郎君美,不知君心可知吾,不知……”
      自朱公主被杀以后,孙鲁班性情大变,对人越来越严厉,在朝堂上越来越肆无忌惮,与孙亮等合**了孙綝,奈何全尚谋事不密,被其妻知晓,全尚妻心疼弟弟孙綝,于是偷偷向弟弟密报此事。孙綝连夜带兵缉拿了全尚,派其弟孙恩杀了刘承,率军包围皇宫,废孙亮为会稽王,孙鲁班也被变相架空权利,迁徙至豫章郡。
      再后来,孙鲁班郁郁而终,亡故的时候,只有亲人在旁,听当时在场的人说,长公主去的时候,口里一直念叨——晚风吹,萤火飞,树下佳人戴花美,湖里鲤鱼嬉戏游,又闻对岸郎君美,不知君心可知吾,然而在场的没有一个人不知是何意,只当是遇到了,亡故前的孽障景象。
      二百六十四年,孙鲁育的墓又被吴末帝以礼改葬于海宁,孙鲁班的墓也从豫章搬来于此。自此年岁间,来往的人总能在萤火虫的夜晚,看到两位女子大约三十多,上著青锦束头,紫白袷衣服,丹娣丝鞋,成双站在附近徘徊,走近便不见踪迹,后人以为是鬼怪,便甚少在萤火虫的夜里,在附近走动。
      只是听见过此景的人说,好似二女在笑谈,断断续续的传出一阵歌谣,歌谣大致是——晚风吹,萤火飞,树下佳人戴花美,湖里鲤鱼嬉戏游,又闻对岸郎君美,不知君心可知吾……
    • 我也说一句

    评分

    参与人数 1人气 +10 收起 理由
    帅到被毁容 + 10 精品文章,给你点个赞!

    查看全部评分

    <font size="5">求暖,送人气——十二妹纸文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3万

    积分

    3974

    人气

    2869

    粮饷

    锋芒毕露 · 技

    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

    勾唇嫣然荐言献策坚持不懈持之以恒日久弥坚初出茅庐我是赢家才望高雅狂欢的曹操字字珠玑翩翩儒生佳人美眷金璧之才

    8#
    发表于 2017-11-8 11:31:51 | 只看该作者


    这次我要水沫子的前排~
    • Sarabi :回复白沫子: 哈哈哈~名正言顺!(✿◡‿◡)
      2017-11-8 11:36 
    • 白沫子 :回复Sarabi: 这次不是水贴了哈哈
      2017-11-8 11:35 
    • Sarabi :回复白沫子: (づ ̄3 ̄)づ╭❤~
      2017-11-8 11:34 
    • 白沫子 :么么哒。我的才女
      2017-11-8 11:33 
  • 我也说一句

  • 评分

    参与人数 1人气 +1 收起 理由
    白沫子 + 1 精彩精彩,才华横溢!

    查看全部评分

    求支持~(✿◡‿◡)
    点击,点击:http://club.sanguosha.com/thread-290805-1-1.html
    感谢~✿✿ヽ(°▽°)ノ✿✿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万

    积分

    3541

    人气

    1001

    粮饷

    锋芒毕露 · 赋

    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

    翩翩儒生勾唇嫣然佳人美眷舞态生风珠纱遮面心悦君兮初出茅庐坚持不懈剑眉星目韬略志坚巧笑嫣然金璧之才

    9#
     楼主| 发表于 2017-11-8 11:34:41 | 只看该作者
    听说这次要往城市边缘开车,我又来给自己的作品打广告了,回帖送人气日常!
    • 我也说一句

    <font size="5">求暖,送人气——十二妹纸文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万

    积分

    2628

    人气

    228

    粮饷

    空城绝唱

    Rank: 10Rank: 10Rank: 10

    勾唇嫣然荐言献策翩翩儒生坚持不懈剑眉星目持之以恒韬略志坚巧笑嫣然舞态生风珠纱遮面心悦君兮

    10#
    发表于 2017-11-8 11:52:43 | 只看该作者
    开,往城市边缘开,把车窗都摇下来。
  • 我也说一句

  • 评分

    参与人数 1人气 +1 收起 理由
    白沫子 + 1 原创内容,膜拜大神!

    查看全部评分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