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598|回复: 8
打印

【刘琦同人文】寒夜空寂,不及心凉。

[复制链接]

348

积分

180

人气

4

粮饷

锋芒毕露 · 赋

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

巧笑嫣然

跳转到指定楼层
发诏君主
发表于 2017-10-4 20:24:44 | 只看该作者 |只看大图 回帖奖励 |倒序浏览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萌萌椰子 于 2017-10-4 20:29 编辑

      冬日的寒夜,静的让人害怕。若细心聆听,甚至可以听见冰雪融化的声音。雪虽不大,但时不时传来一阵刺骨的寒风,已经足够令人生厌了。无论达官贵人,还是平民百姓,都不愿在街头多停留片刻,还未及天色黑透,便纷纷放下手中的琐事归家歇息了。平日热闹繁华江夏城,在大自然的力量下,还是低下了高傲的头颅,归于沉寂。这种沉寂,往往会持续一整个冬天。大争之世,除了那些整日饮酒赋诗文人墨客,怕是没人会中意这天赐的雪景。身处乱世,人人自危,无论是谁,都想在这逆境中生存下去。生存,是每个东汉人为之奋斗终生的目标。
      可就是这样的夜晚,街边一个年迈的身影还在匆匆忙碌,张罗着推开自己面馆那斑驳的木门,门的上方,横着一块已经烂透了的匾,写着“柴记骨面”四个大字,字虽不小,但若不仔细辨认,定是看不出来的。没有助手,没有顾客。在这寒夜中陪伴老人的,只有一只瘸了腿的猫,和那盏将灭未灭的昏暗油灯。虽然天寒地冻,可是老人炖骨熬汤的动作却有条不紊,那看似不便的双手做起事情来却如两只白鸽上下翻飞,十分熟练灵巧。
      这家店虽破旧不堪,却被老人打理的十分干净整洁。听外人讲,老人名叫柴伯。柴伯十九岁时父亲外出被宗贼所害,便从父亲手中接过这家店,如今,已经经营了整整四十一年了。又有人讲,老人本不姓柴,当年黄巾作乱,民不聊生,柴伯逃荒时险些饿死街头,被这家店好心的掌柜所救,收作养子,视如己出。柴伯这个外号是常来照顾他生意的顾客们给他起的。以至于他本来的名字,柴伯想不起来,也不愿去想。逢此乱世,名字能有多重要呢?一个代号罢了,叫的顺口就行。                                                   

评分

参与人数 1人气 +8 收起 理由
潇水寒沙 + 8 原创内容,膜拜大神!

查看全部评分

348

积分

180

人气

4

粮饷

锋芒毕露 · 赋

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

巧笑嫣然

争玺诸侯
 楼主| 发表于 2017-10-4 20:25:57 | 只看该作者
      柴伯的大骨面,对汤的要求是极高的。面汤是以剔过肉的毽子骨用文火熬成,咸香中弥漫着一丝浓郁。刚出锅的高汤,浇在事先放在碗中散去热气的面条里,汤与面融为一体。吃上一口,劲道的面条滑过唇齿之间,盛开着倾城的绝对味道。不知忙了几个时辰,天已微亮,辛劳的汗水湿透了柴伯的布衣,大骨面的香气充斥着整个街道,将人们从整夜的熟睡中渐渐唤醒。
      江夏,地处边境,潮湿阴冷。是整个荆襄之地最为偏远的地方。刘琦推开府门,脸上依旧是如往日一般的憔悴与疲惫。停下脚步,抬头看看天空,雪花飘落,犹如胭脂般装点着那单调的天空。“又是一年...严冬了吗...?”刘琦喃喃自语,低下头,叹了口气。细细一想,距当初遵从孔明先生之计屯兵至此已有两年了。如今荆州内忧外困,自己想为父亲做点什么,可是手中只有一万人马,更是有心无力。两年前的时光,仿佛就在昨日。物是人非,也不知父亲的身体如何了。刘琦想着,一滴热泪从脸颊划过,滴在了冰冷的雪中,凝结成冰。
      刘琦边走边想,跟随着那令人垂涎欲滴的咸香味,缓缓步入柴伯的面馆。“刘公子,这么早起,来光顾老朽生意?”刘琦只是笑笑,没有言语。柴伯见状,也没有再问,自顾忙活去了。刘琦找了一个角落,取下佩剑放在桌上,坐了下来。细想这数年,兄弟反目,继母加害。不得已只能四处辗转。寻常人家的亲情与温暖,在刘琦身上荡然无存,他有的,只有身边的冷漠与无情。
      过了许久,柴伯端来一碗面,放在刘琦面前。而自己却找了张长凳,坐在了桌子另一端。那碗面吸饱了那肉汤之后,散发出独特的香味。刘琦拿起筷子,正欲下著,又仿佛骨鲠卡在喉咙一般,难以下咽。刘琦放下筷子,问柴伯:“老伯,我在你这里吃了两年的大骨面,您觉得我这碗面,还要吃多久呢?”柴伯没有回答,倒了一杯茶,递给刘琦。讲到:“这面,自然是越嚼越香。但是苦难,则如黄连一般,是越嚼越苦的。自从公子来这江夏,光顾老朽小店已不知多少次了。无论人多人少,您看看我的面有哪一次不是一碗一碗慢慢煮出来的。好事多磨,只有经得起等待,才能品味这世间苦辣。”刘琦听完,觉得有理。这条路,是自己选的,跟他人无关。既已来此两年之久,又何必言退呢?便不在多想,将碗中面条带上汤汁吃的一干二净。吃完后,便摸出几枚五珠钱,放在了桌上,谢过了柴伯指点,便拿起佩剑出了门。门外,雪愈下愈大。可是再大的雪,也得前行。至于去往何方,安身何处,都是个未知数。荆州内忧外困,已经没有时间再容得刘琦细细思索了。路况如何?且行,且看吧。
  • 我也说一句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348

积分

180

人气

4

粮饷

锋芒毕露 · 赋

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

巧笑嫣然

逐鹿枭雄
 楼主| 发表于 2017-10-4 20:26:21 | 只看该作者
      刘琦知道,那一天,早晚都会到来。只是,没想到会这么快,快的让他未及准备。那张薄纸,从指间悄然滑落,恰尔一阵穿堂风吹过,将它吹出屋外,带向远方。父亲去世,二弟继任。这一切,来的是那么迅速和唐突。刘琦瘫坐在地上,昂头靠着桌腿,想流泪,泪却早已流干了。只能任那纸上冰冷的文字如尖刀般扎在心头。
      如今,该当如何呢?刘琦身边,甚至连一个问计的人都没有,只有数不尽的继母与二弟派来的密探,一旦有所动作,便会身陷囹圄。诺大的荆州,如今内忧外困。曹军正欲南下,继母蔡氏又大有降曹之心,如今刘琮掌权,更是身不由己。想自己堂堂七尺男儿,身处江夏,有心无力。而荆襄一旦归曹,则江夏必然不保。
      可恨,可悲!刘琦所恨,并非恨蔡氏,而是恨自己。恨自己没有堤防蔡瑁张允有降曹之心,以至如今连父亲最后一面都未曾见到。刘琦所悲,悲自己年少无为,暂不说效仿父亲当年肃清江表,永镇荆襄。现如今,就连区区自保都成问题。唉,或许,让二弟继任是对的......固守也好,降曹也罢,至少二弟...会比我有主见些罢...
                                                                    
  • 我也说一句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348

积分

180

人气

4

粮饷

锋芒毕露 · 赋

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

巧笑嫣然

4#
 楼主| 发表于 2017-10-4 20:26:46 | 只看该作者
      大雪漫天,就连护城河都结上了厚厚的冰。刘琦站在江夏的城楼上,向着荆州的方向远望,忽而听见远方传来一阵喧闹。“‘四季轮回雪花绵,北风拂面透身寒。’今天...怕不是冬至了罢...”按江夏的习俗,冬至之时,是要祭祖的。所谓祭祖,便是为死者送寒衣、固房屋。家家户户用火纸剪制衣服,焚于墓前,然后添土。所以平常冬日里冷清肃静的江夏城,多了几分热闹的气氛。这样的日子里,刘琦却无心与百姓同乐。只是俯身,捧了一捧城墙上的积雪。
  “这雪...真白啊..如和田美玉一般,无半点瑕疵之色。若是人心亦能如此,还要什么功名与天下呢?”放开手,任这白净的雪从指缝中流去。刘琦心里清楚,儿时的理想和抱负,便如这雪一般无暇。可天公不作美,让其飘落在这空寂街道里,任人踩踏玷污,直至消融,化成流淌的冰河,融入土地。没有人会记得,当年它是那么的洁白无暇。只会看着它,看它湿润这充满战火的大地,被人遗忘在记忆的最深处......
                                                                     
  • 我也说一句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348

积分

180

人气

4

粮饷

锋芒毕露 · 赋

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

巧笑嫣然

5#
 楼主| 发表于 2017-10-4 20:27:17 | 只看该作者
      次年惊蛰,春暖花开。百姓们都欢呼雀跃,庆祝自己又度过了一个漫长的严冬。刘琦站在自己的府邸外的屋檐下,背着行囊。呆呆的望着愉悦的百姓们。回头细想,自己虽四处辗转奔逃,居无定所。可在江夏的这两年之内虽无大作为,但也算是保了一方百姓安居乐业,耕种无忧。想到这里,刘琦的脸上竟露出少有的微笑。走下台阶,久违阳光却刺疼了他的双眼。既然睁不开,那就闭着吧。闭着也好,顺其自然便可,如若不然,又能如何呢?
      荆州不出意料,落入曹操之手。父亲苦心经营十年的基业,眼看就要付之东流。别无他法,不能回头。刘琦牵着一匹白马,径直的走向城外,寻找他的下一个安身之所。这草长莺飞的时节,正适合出行。往哪儿去呢?既是要寻取安身之地,只有往南走,江南是个好去处。只可惜,那江夏城中的百姓,不知还能否一如既往的安居乐业。
      日上三竿,渐行渐远。可能是走累了,刘琦不觉停下了脚步。回头望望,儿时觉得一望无际的荆州城,已没了踪影。背井离乡,不知何日再见。千言万语,难解心中愁苦。万水千山,何人消我烦忧?
      刘琦放下包裹,面对故乡荆州的方向,默默跪下,拜了三拜。
   “天不佑我,愧对百姓。失意之人,难返荆襄。”
      刘琦站起身,拍了拍身上那故乡的泥土,不问前路,走向远方。
   “不知此生,有无机会再吃一次柴伯的大骨面了。”
  • 我也说一句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万

积分

507

人气

21

粮饷

空城绝唱

Rank: 10Rank: 10Rank: 10

佳人美眷炮灰更大的炮灰七步成章坚持不懈六韬之略持之以恒日久弥坚巧笑嫣然心悦君兮

6#
发表于 5 天前 来自手机 | 只看该作者
都是高手,能书善画
  • 我也说一句

  •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9992

    积分

    1489

    人气

    229

    粮饷

    八斗高才

    Rank: 8Rank: 8

    7#
    发表于 5 天前 | 只看该作者
    社区的一股清流
    但是我今天真的没有时间看
  • 我也说一句

  •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